(1 / 2)

几辆火车同时靠站,人流量格外的大,陆峰追着追着就有些找不到了,四周全都是差不多背着编织袋的中年男人。

站住脚朝四周环视了一眼,没找到人,陆峰看着白梅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你找大叔嘛?”白梅花用手指着从旁边走过去的两人道:“那不是嘛?”

陆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俩人用胳膊抱着编织袋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脸上的神情很是放松,能看到笑逐颜开。

“你找大叔干啥?他们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我帮你喊。”

“别喊!”

“你准备好找你的东西!”

陆峰迈步跟了上去,手探进了兜里,摸到了那只工笔刀,跟在大叔身后掏出工笔刀直接划在了编织袋的底部。

工笔刀格外的锋利,齐刷刷的拉开了一道口子,一个包掉了出来,接着哗啦啦一大堆钱包、手表、金耳环等散落满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周围的人们吓了一跳,一时间不少人驻足观看,大叔掉过头看了一眼,盯着陆峰目光阴狠,旁边他的同伴拉了他一把,俩人飞速朝外走去。

“你东西掉了啊!”

“这不是我丢钱包嘛?”有人开始翻自己的钱包,发现早就丢了,拿起地上的钱包,正是自己的。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开始认自己的东西,白梅花已经呆立在当场,事已至此,她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敢置信而已。

反应过来急忙找自己的东西,翻找了半天无功而返。

“没找到?”陆峰问道。

白梅花摇了摇头,整个人已经六神无主,焦急的红了眼眶,出了火车站不知道该去哪儿。

陆峰看她如此,总不能把她丢在火车站,开口道:“先出站,找个地方吃口饭再说。”

俩人朝着出站口而去,这里围着一大堆人,已经有警察赶了过来,络腮胡和旧皮衣也赶了过来,没了陆峰踪影,不过听目睹一切的人说是个年轻人干的。

“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听过这号人,得打听打听。”

“感觉团伙人不少。”

“多又怎么样?咱怕过谁?”

火车站外,陆峰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来接自己的,旁边是一家拉面馆,要了两碗拉面,坐下来看着对面的白梅花,这十几个小时过的,如梦似幻!

热腾腾的面端了上来,陆峰朝着白梅花说道:“吃吧,你知道你表姐的地址嘛?”

“不知道,她说来了给她打电话,来车站接我。”白梅花拿起筷子说道:“谢谢你啊,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咱俩也算是共患难了,你是第一次坐火车,我也是第一次坐火车。”陆峰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滚烫的面进了肚子,说不出的暖洋洋,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吃饱了饭,陆峰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有人抽烟,有人坐在行李上低着头,还有人问东问西的找出口,这个世界,有时候真实又那么虚幻。

“他们会不会找你麻烦啊?”白梅花忽然担心了起来,说道:“我听我亲戚说,火车上的贼都是团伙,连偷带抢的。”

“没事儿,我感觉我已经把东莞一半的贼惹到了,虱子多了不怕咬。”陆峰不在意道。

“啊?”

白梅花有些傻眼了。

陆峰本来想着给她点钱,让她找个酒店临时住一下,然后买张票回家吧,后来一想火车站是这些贼的大本营,她一个小姑娘呆在这,绝对是羊入狼窝,帮人帮到底。

吃完饭等了十几分钟,陆峰才看到有人举着牌子站在了出站口,上面写着佳峰电子陆总。

“走吧!”陆峰站起身道。

“去.....去哪儿啊?”

陆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道:“让你几点来接我的?”

年轻人掉过头看到陆峰,愣了一下道:“后半夜四点,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困的不行,就回车上睡了一会儿,对不起陆总。”

陆峰看着他一脸困倦的样子,摆摆手道:“算了,走吧,先去酒店。”

上了车,白梅花坐在那显得有些局促,她知道陆峰不是普通人,从穿着就能看的出来,可感觉他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厉害。

现在的东莞正是扩建的时候,两年前并入了几个县区,提拔成了地级市,享受到了政策福利,开始疯狂的负债经营,前两年除了招商引资外,主要扩修道路,接入更多的铁路线,新的火车站即将竣工。

从火车站往市中心走,一路可看见工地,各式各样的基础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陆峰看着车窗外的大野地,若是没记错的话,二十多年后这里将会寸土寸金,各种中心广场矗立。

“团队负责人叫什么?”陆峰问道。

“姓叶,我们都叫他叶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