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两个人一顿午饭吃了四百多块,若是其他创业者看到这样丰盛,满是燕鲍翅的创业午饭,怕是会泪流满面。

都是创业,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狗都大。

若是以投资来看,江晓燕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投资人,嫁给陆峰,本身就是一件回报率最高的投资。

下午,化妆品商贸城,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化妆品商贸城,类似于义乌小商品城,在这里能够找到所有品类的化妆品,价格从高到低,全部是批发价。

这种集中批发,集中配货的思路,在往后的城市建设中发展了重要作用,例如华强北这种地方,并且地方政腐做过非常多的努力,电器城、化妆品城、小商品城、批发零售城,等各式各样的尝试。

各种各样的想法、创意都会优先在这座城市内展开,如果成功,就会把这套模式推向全国,这就是特区的使命。

化妆品城内共有商家五万七千余家,从化妆品成品,到化妆品周边,包括为化妆品配套的东西,例如凝胶、食用色素、蓖麻油、口红管、造型设计、开模器等等,一大堆!

陆峰看着门口的牌子介绍,心里已经有些震撼,这简直是化妆品的华强北啊。

“兄弟,你要化妆品嘛?想要啥牌子的?啥级别的,咱家都有,只要你说,立马就能做出来!”

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很机灵的介绍道:“我们那有图纸,你可以挑一下,什么都能做,今天下单,明天就现货”

“那个人,禁止在门口拉客,不知道嘛?”楼管已经走了过来呵斥着。

“不是拉客,这是我哥跟我嫂子,不好意思啊!”小伙子一手搂着陆峰的肩膀,很是亲昵的说道:“哥,人家这不让站门口说,咱去我摊位。”

由于柜台的位置租金不一样,客源也不一样,靠门的位置客流量大,租金也贵,这里禁止吆喝,禁止拉客,要不然乱成一锅粥。

陆峰被连拉带拽的进了一个十几平米的摊位上,墙面四周挂满了东西,小伙子翻看几个本子,上面的东西非常全,从口红、洗面奶、打底霜、美白乳、隔离霜、假睫毛、假发一应俱全。

陆峰翻看了一下,这应该是十几家合伙做的,互相拉生意,只要来一个客人,不管要什么,肯定能把客人留下,底层摊位的常用手法。

“你们这有口红嘛?”江晓燕问道。

“有,便宜的,五分钱一只,不算底座啊,贵一点的,八毛钱!”小伙子说着话从下面端出来一大盘口红来。

江晓燕试了几个直摇头,问道:“你们是自己开的厂子嘛?进货嘛?”

“我们有自己的货源,当然了,你们要是便宜,也可以拿货过来看一下。”小伙子兴致已经降了下来,他感觉的出来,这俩人不像是进货的,倒像是来找卖家的。

“我们再逛逛!”

“那只怎么样?姐,八毛钱的,你配一个两毛钱的底座,我给你贴一个兰蔻的标,你出去卖五块钱,绝对好卖,要的话,我可以给你量少一点,五百支就能拿。”

江晓燕直摇头,旁边的几个商家已经探出头盯着陆峰俩人了。

放下东西没走两步,就有人招呼:“来,进来看一下嘛,什么都有。”

“买不买进来看一下,我这有尾货,便宜!”

“尾货便宜,润肤霜,五分钱一瓶,全要的话,还能便宜。”

走了不足一百米,各种各样的招呼,甚至是拉扯,已经让陆峰一个头两个大,反而是江晓燕在这种环境下如鱼得水。

试几个产品,都不太满意,问了一下,做口红的是真的多,按照他们的行话来将,口红是硬销货,这里的每家店基本上都卖口红,利润基本上是明价格。

“这些口红都好便宜啊,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口红是一个价,底座是一个价,包装另外算钱,就连升降座都分塑料的,铜的,合金的,塑料还分那么多。”江晓燕皱眉道。

陆峰也是开了眼,各种颜色的口红看的他眼花缭乱,在这里,他完全插不上话,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化妆品。

江晓燕一路走一路问,陆峰完全是个跟班的,当江晓燕问一下他的想法,他也只能懵懂的点点头。

这使得江晓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原来你也有这么一面啊,啥也不懂,跟个二傻子似的跟在我屁股后面。

“我们打算生产一些高端点的口红,你们这要嘛?”江晓燕朝着老板问道。

“高端是多高端啊?目前最好卖的,就是终端市场五块钱,这个价格大家还是比较接受的,质量好一点,确实卖的快,哪怕利润薄一点的。”老板问道。

“我们打算做没那么干燥的,就是抹上去不会粘,比较润一点,他们那些口红都粘,甚至是油嘴!”江晓燕想了想道:“比如说,批发价格在一两块,如果说卖的好,你们做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