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多多之前在这说幼儿园学的什么贵族礼仪,什么英语口语,什么表演、声乐、游泳乱七八糟的。

去了都穿的小礼服。

然而回去两个多月时间,什么鞭炮炸牛粪,什么上树掏鸟窝,什么下河抓鱼,往女厕所里丢鞭炮。

俨然一副素质教育的漏网之鱼。

江晓燕看了一眼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菜开始做饭,一边忙活着,一边问询最近厂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峰并没有告诉她柜台被人砸了,只是说,觉得柜台存在的意义不大,把几个售货的小姑娘都解聘了。

“我当时说的,让她们干够一个月啊,那几个小姑娘都是刚来这边的,不容易的。”江晓燕端着菜嘀咕道。

“放心吧,我都是按照满月的工资给结的。”

江晓燕这才露出笑脸,开口道:“这两天卖的怎么样?我下去再去看看,要是能卖的话,再生产一些。”

“柜台我都撤了。”陆峰急忙道:“你就稳打稳扎,做一些零碎的单子,按照我之前交给你的办法来。”

江晓燕虽然觉得可惜,不过还是点点头,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知足。

明天就是多多开学的日子,陆峰也定了明天下午的机票,下午一家三口在家门口晒着太阳,江晓燕不断的教着多多,去了幼儿园就是大班的孩子了,可千万不能教小朋友拿鞭炮炸牛粪。

陆峰坐在那看着她说教只想笑,花了几十万教出来的高档教育,回村里两个月忘得一干二净。

“晚上咱一家三口出去吃吧?”江晓燕随口说道:“就去上次的那家粤菜馆,我觉得挺好的。”

“晚上我有局,不能去了。”陆峰有些抱歉的说道:“这几天工作已经开始了。”

“那你忙你的。”江晓燕略显失落,不过心里也有准备,他一忙起来,人都找不到,嘀咕道:“我这回也有事儿忙了。”

傍晚七点,夜市刚刚出摊儿,已经步入了九月,天色来的比以往早了一些,兄弟烧烤绝对是后巷街最大的一家烧烤摊,每天晚上这里都聚集各路英雄,嘴里谈着各种上千万的大买卖,要是喝的多,也能上亿。

各种板凳已经放好,赵嫣然提前在这定了位置,豪哥还在打最后一场麻将,今天的麻将馆聚集着二三十号人,都是些老兄弟,跟他走过风雨的。

一个二十六七的女人走了进来,肚子微微拱了起来,用手扶着,身边的人看到女人纷纷叫着嫂子好。

豪哥掉过头看到女人也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喜色,开口道:“你来这干啥啊,烟雾缭绕的,回家养胎去。”

依偎在豪哥身边的女人也站起了身子。

“你今天晚上要去平事儿啊?咱不干了,行不?”

“最后一手了,三万,我碰了。”豪哥抽了一口烟说道:“五万块呢,这种大单子我也没接过,就是个外地佬,干完这一单我立马金盆洗手。”

他旁边坐着一个身材干瘦,尖嘴猴腮的男子,看了看嫂子,又看了看豪哥,突然说道:“豪哥,你这个场景特别熟悉啊,在电影里见过。”

“哦?瘦皮条你说,啥电影?”

“就是那种社会大哥,老婆怀孕了,然后立下誓言,最后一票就金盆洗手,电影里都死的老惨了。”

“去尼玛的!”

豪哥一把将瘦皮条推倒在地,呵斥道:“就他妈不能说点吉利话嘛?”

“豪哥,你信我,我没事儿干就在录像厅看这种电影,都是这种套路,百分之百的灵验啊!”

“艹!”豪哥怒了,站起身就拿脚踹。

跑上来几个人急忙拉着豪哥。

“豪哥,瘦皮条就是这种人,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对啊,打他也没用,脑子再踹坏了,更麻烦。”

“就是啊,再说了,脑子好的也不会跟你混”

“嗯?”

豪哥连踹了几脚,把心头火压下来,马上就退出了,不惹那么多事儿,看着瘦皮条呵斥道:“这几年来,你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污点。”

瘦皮条挨了打也不动弹,瘫坐在地上,嘀咕道:“可你是我的太阳!”

“太阳你个锤子?文青是病,是病知道嘛?我忍你很久了,你是出来混的,纹身纹的啥?”豪哥拉扯起他胳膊念道:“他们是你生命的过客,只有我永远安静的守护,你他妈拉个皮条都能拉的这么文艺,我是服气了。”

现场响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别笑了,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豪哥安顿了一下自己老婆,朝着门口走去,其他人紧随而至。

瘦皮条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自语道;“我比你们幸福,你们只爱一个女人,而我有一群女人。”

说着话跟了上去。

夜色朦胧,烧烤摊上烟雾缭绕,多了几分市井之气。

赵嫣然坐在一张桌子前,上面已经摆满了啤酒,同时她把旁边的三张桌子全定了下来,给豪哥的兄弟们吃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