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江晓燕披头散发的走了下来,用手挠着头,脸上连残留着宿醉的苍白,嘴里嘀咕道:“几点啊?”

“都快早上八点了。”

“都快八点了?”江晓燕整个人都是一惊,仿若大梦初醒,急忙道:“我去给你做饭。”

“都做好了,过来吃吧,头不疼吧?”陆峰走上前拉着她的手关心道。

江晓燕看着一桌子早饭,坐下来道:“头倒是不疼,就是想不起来昨天怎么回来的,你是不知道,昨天那气氛是真的好,赵总是真的会劝酒,我是一直喝。”

陆峰看她这幅样子笑了起来,酒局上最怕遇见她这样憨的,肯定是第一次喝断片,开口道:“以后出去就说不会喝酒。”

“都是女人,要是有一个男人我也不会跟她们喝。”江晓燕看着陆峰,谨慎的问道:“我没撒酒疯吧?”

“没有,乖巧的很。”陆峰给她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道:“公司那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派了一个副总过来,事情也不是很多,她每天工资不少,干这么点事儿,有些浪费,我就想着把她派你厂子去,你看行不?”

“人家也挺累的,我听凤霞说,你手底下的员工一个比一个累,好不容易有个休息的空,让人家休息一下呗。”

陆峰:..........

陆峰看出来了,她心疼所有人,就连一个没见过面的副总都先担心人家累不累。

“她挣的还多呢,工资是其他公司副总的两倍,就这么定了啊,让她去当副总经理。”陆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道:“江总心里别有疙瘩,可不是架空你,更不是安排我的人。”

“哎呀,我身上都是酒气,你说了算,说些见外的话。”江晓燕抬起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早上八点了,放下碗筷道:“我去洗漱一下,得往厂子赶了,今天试着生产一批......”

话说了一半,人已经跑上楼了。

陆峰坐在那吃着饭,心里却在冷笑着,就凭钱娜娜、赵嫣然这种阿猫阿狗也敢在他面前耍大刀,既然想玩,那就陪她们玩玩。

十几分钟后,江晓燕风风火火的走了,她更充实了,好像找到了独立的自己。

刚到厂子,钱娜娜就告诉江晓燕开会,还没讨论一些问题,一大堆报销需要签字的字据就被摆在了眼前,厂子里各种开销,从电费、水费、桌椅板凳、办公耗材、机器维修等一系列。

江晓燕又不是很懂,闷头签字就是了。

“咱今天能生产吧?”江晓燕签完问道。

“上午不太行,流水线正在调试,还缺一些原材料,就是昨天定的那几款口红,下午生产没问题,一会儿来几车货,第一车蜡油拉来了。”

江晓燕听着各种反馈上来的问题直皱眉,下面的人完全不处理问题,反而是层层转交,流水线上缺了三条螺丝,这种问题都摆在了她一个女人面前。

一上午时间,江晓燕忙的像个陀螺一样,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

中午一点多,陆峰开车到了机场,举起了手里的牌子,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女人提着行李箱,朝着陆峰走了过来。

“你好,是陆总让你来接我的吧?我是魏艳丹!”魏艳丹开口道。

陆峰打量了一眼她,开口道:“我就是陆峰。”

“陆总您好您好,没想到您来亲自接我,之前我一直没见过您,早就听其他老总说您很年轻,没想到这么年轻。”魏艳丹急忙握着陆峰的手客气道。

“你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是吧?”

“对对对,现在是行政管理的副总。”

“我听张总提起过你,说你做事儿很有大局观,这回的事儿就麻烦你了。”陆峰客气道。

“没有没有,应该的!”

“上车吧,没吃饭吧,一块吃一口,我正好跟你谈谈这个事情。”陆峰朝着停车场走去。

市中心的一家饭店内,陆峰要了个包间,点了四五个菜,魏艳丹坐在对面显得很是拘谨,她不紧张是假的,陆峰在公司内的威名还是很唬人的。

别看跟朱立东、张凤霞这样的高层好说话,下面的人见到他心里都打怵,他要是真生气,张凤霞和朱立东也得胆颤心惊,这是一种管理的手段。

“你不要紧张,放松一点,这又不是在公司,就当我是朋友,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两点半,事情已经说得差不多,魏艳丹也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她对于这种小厂子之间的事情还真不太了解,有些担心道:“陆总,我没有在小厂子呆过,对于这种事情也是第一次处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