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回到家里,江晓燕还是有些担心,陆峰安慰了她几句,让她去洗漱了。

“一会儿再洗漱,先给多多打个电话,这段时间真的是忙昏头了,孩子都顾不上管。”江晓燕说着话急忙坐下来给家里打电话,嘴里还嘟囔着别睡着了,没人接电话。

随着电话接起来,江晓燕听到电话那头多多叫了一声妈妈,瞬间哭了出来,陆峰早就知道她这幅样子,手里的纸递了上去。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这句话自古皆然,多多了一点都不想她,人家在村里那是一霸。

有钱啊!

村里流行玩玻璃球,她一买就是上百颗,带着一帮孩子,冰棍儿随便吃,同时在村里抓鸡撵狗的,俨然成了村里的祸害。

陆峰听着岳母在电话吐槽多多的恶行,在一旁憋着笑。

“燕儿啊,陆峰在旁边不?”

陆峰急忙朝着江晓燕摆手。

“他...他在楼上呢。”

“最近肚子有动静没?”

“没有,我都快忙疯了,每天都在厂子里,哪有时间去医院啊。”

“妈跟你说啊,我跟你爸合计了一下,陆峰给你弄这个厂子,居心不良,他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能力,要是生不出孩子,还挣不来钱,接下来就跟你闹。”

“妈,你说啥呢,陆峰对我很好的。”

陆峰坐在一旁冷笑着,有这么的丈母娘何愁不‘家业兴旺’呢?

“谁家的富太太出去开厂子啊?你别把那厂子看太重,那玩意值几个钱啊?晓红回来跟我说,这些资产啥的,都能转到你名下的,实在不行,你就让他把钱都转你名下,这样他也不敢在外面乱找。”

“他说公司现在负债累累,都是负债经营的,你不懂这些。”江晓燕有些烦躁道。

“你就是傻,他说啥信啥?没听过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那么大的企业,欠人钱?怎么可能,这话鬼都不信,晓红现在自己弄了个存折,自己存了不少钱了,你......”

“哎呀,行了行了,这老太太不教点好的,挂了啊!”江晓燕说完挂了电话。

陆峰想了一下说道:“要不把公司实际控制人换成你?”

江晓燕掉过头用拳头锤了他一拳,没好气道:“干啥呀?让我背好几个亿的债务啊?我可不傻,聪明着呢。”

陆峰看着她笑了起来。

“不过这几天好像是没有......”

陆峰笑容渐渐凝固了,说道:“咱忙活一天挺累的,我就在楼下睡了。”

“那我也在楼下睡。”江晓燕盯着他道。

“我在沙发上睡!”

“我也在沙发上睡!”

“沙发上睡不下两个人。”

“我趴你身上!”

陆峰长叹了一口气,从她坚定的眼神里看的出来,今晚难逃一劫。

..............

赵嫣然回到家后,洗漱完给自己开了一瓶红酒,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说不出的开心,做企业也有六七年了,什么样的生意都经手过,但是像这种简单的买卖,还真没做过。

她对于化妆品行业已经非常熟了,心里琢磨着,赚了这一笔,自己再添点钱,包下几个商柜,准备开始做自己的品牌了,这也是她的商业宏图,做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不甘心一直做这种杂牌货。

次日上午,合同就送了过来,并不是和客户直接签的合同,反而是一份委托生产合同,二十天内生产价值一百万元的货。

签了合同后,整个厂子快马加鞭的生产,又招了五十个工人,加上管理层,跑市场的,已经快接近三百号员工。

这个小厂子已经接近极限。

陆峰又恢复了每天做饭、海边玩儿的生活,这几天开始玩海钓,买了一套海竿,每天坐游轮出海,去海上钓鱼。

魏艳丹看着厂子的情况,每天是心急如焚,尤其是了解到这批货做完后,厂子账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更何况,这批货绝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她那天晚上就想跟陆峰聊聊,但是一直没机会,这段时间更是每天找不到人,也只能干着急。

一车一车的货往外拉,眼看就是员工发工资的日子,江晓燕自己又垫进去五六万的工资,随着最后一车货物拉走,厂子里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

这二十天的时间,所有人都在没日没夜的干,江晓燕朝着钱娜娜说道:“货款回来后,请你们吃大餐。”

“谢谢江总!”现场的人们鼓起掌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