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盛夏之时,夜来的格外晚,傍晚七点半太阳依旧在天际残留着斜阳,喷泉在音乐的指引下舞动着,旁边有不少石头做的凳子,来来往往的,有打扮时髦的年轻小姑娘,有背着行李满脸迷茫的打工者。

喷泉对面是一家叫做威皇的大饭店,喷泉边的石凳上放着几个大编织袋,七八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或坐或站在那,皮肤黝黑,看上去有些可怜。

江晓燕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裙子,朝着陆峰说道:“那几个人像是从乡下来的。”

“每天来深圳打工的不知道多少人呢,这有啥稀奇的?”

“看他们好可怜,要不要招到厂子里干活,也是个活法。”

“停停停!”陆峰一把抓着她的胳膊道:“你可怜不过来的,他们能够来到大城市打拼,就已经不可怜了,真正的可怜人你看不到的,走吧。”

四楼包间内,赵嫣然已经到了,今天画了个淡妆,也是一身长裙,包厢内空调吹的颇为凉快,她坐在那目光有几分凝重。

“赵总,您的贵客到了。”服务员走进去说道。

赵嫣然急忙站起身换上一张笑脸,走出包间刚好碰见陆峰两口子,走上前一把握住手,开心道:“江总、陆总能够大驾光临,真的是蓬荜生辉啊,快快,请进,钱总没有一块来嘛?”

“钱总和魏副总开完会就来,马上就到。”江晓燕见到赵嫣然很是高兴,夸奖道:“赵姐漂亮了啊?”

“今天化了个妆而已,哪儿有你好看。”

“随便打扮一下就好看,上次跟我喝酒可没化妆,今天陆峰来,你就打扮起来,想干啥啊?”江晓燕开玩笑道。

赵嫣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眼神在陆峰身上瞄了一眼,她还真有这个心思,陆峰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吸引人的魅力,年纪还小。

她接触江晓燕比较多,从江晓燕的穿衣打扮,吃饭花费各方面看,赵嫣然觉得江晓燕就是个富家女,陆峰不过是个吃软饭的而已。

厂子里的事儿都是江晓燕一手打理,根本不让陆峰插手,这么一想,一切都说得通。

江晓燕要是没钱了,陆峰自然就离开了,她也不是说要跟陆峰有个什么未来,就是想玩个几天,毕竟能够让她心痒痒的男人,还真不多。

俩人坐下来聊个没完,从鞋子聊到裙子,又聊到化妆品,陆峰坐在旁边一句话都插不上,只能不停的喝茶。

十几分钟后,钱娜娜和魏艳丹走了进来,开始点菜,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今天是四个女人呢。

从点菜到上菜,再到吃饭,陆峰就跟服务员说了一句谢谢,她们的话题之跳跃,让陆峰都有些应接不暇。

前面还在聊着瑜伽,话锋一转就开始聊妇科病,就连魏艳丹都聊的如此起劲儿,说自己身体的一些变化,陆峰在一旁听的略有尴尬。

饭吃的差不多,病情交流的也差不多了,江晓燕率先开口问道:“赵姐,你说的那个大订单怎么回事儿啊?”

“你不问,我都差点忘了,是这样的,我有个老客户,人家每年都要定一批口红的,量还特别大,我上个月拿到一笔订单,最近正忙着呢,这就腾不开手了。”赵嫣然满脸的惋惜道:“本来有的赚,现在没办法,就想问问你。”

“是嘛?太谢谢赵姐了。”江晓燕喜出望外,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刚好砸自己头上了。

“这个客户人家是海外的,我也跟他说了你的情况,这回算逮着了,还就要一批质量好的货,不过我得提前跟你说一句,利润不高,最多给你百分之十五的利润率。”赵嫣然说道。

“没事儿,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大订单嘛,那什么时候见面啊?”江晓燕激动道。

“他人在海外呢,以前都是打电话跟我联系,因为老顾客嘛,最近怕是回不来,我明天给你生产的标准,你先生产着。”

魏艳丹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太对,急忙说道:“赵总,他人回不来,怎么签合同啊?定金也得给吧,哪儿有不给定金就生产的,更何况这么大的订单,定金要提高,得给百分之五十才能生产。”

“我跟他比较熟,都没要过定金,第一年合作的时候,也怕,但是当时缺单子,一咬牙就做了,没想到反而成了老客户,生意就是这样,需要的是真心对真心。”赵嫣然侃侃而谈道:“他也不是说不给定金,就是海外账户,往回国打钱,很麻烦的。”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在香江开个账户,海外的资金,兑换港币转入香江那边的账户,一天就能办理成功。”魏艳丹说道。

“都是老客户,还跑一趟香江?不至于吧,再说了,在那边开户得要本地人的身份信息吧?”赵嫣然笑的有些僵硬。

魏艳丹感觉出来这一单有问题,从她阻拦的样子来看,有大问题,再加上只因为来不及生产就把大单子给了江晓燕,很不可思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