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魏艳丹清点货物没有差,继续把货放在这储存,接下来需要一车一车的往回拉,拉回去进行二次加工,接着再储存在这里。

只要一天不卖,每天就有四百多块的储存费用,这些可都是钱啊!

回去的办公室,赵嫣然打了个电话又出门了,没一会儿在一家饭店,对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什么事儿啊?还叫到这?”男人开口道。

“前几天不是跟你说,帮我办个事儿嘛,你过几天给我扫个尾去,价格可以不用太高,先给十万块,扫不动的话,就给十五万。”赵嫣然吩咐道。

“什么尾货啊?这么贵?”男人惊诧道。

“一百万的现货呢!”

“就算是一百万的尾货,这价格有点贵啊!”

“人家是成本,又不是次品,你给办利索点啊,知道嘛?”

“放心吧,我看出来,你又要发一笔横财了。”男人吃了一口菜问道:“是不是那个买两吨蜡油的傻子?”

“还能有谁?”

“我跟你说,两吨蜡油的事儿传出来后,我就知道你要发了,这种千年不遇的冤大头都能让你碰上,你也是鸿运当头啊!”

俩人对视一眼,一碰杯,一切尽在不言中。

沉寂了几天厂房再次忙活了起来,新来的管理层很是规矩,江晓燕也突然发现自己不忙了,以前她忙的那些事儿,全部都有管理层去忙。

傍晚时分,魏艳丹开着车把江晓燕带回了别墅门口,看到陆峰在门口的地板上做着俯卧撑。

“他永远是这么悠闲悠哉的。”江晓燕嘀咕了一句下了车,感觉自己永远是操心的命。

魏艳丹却并不这么觉得,反而认为陆峰这种状态是一切紧张掌握,当能力足够掌控一切的时候,他就会很多空闲时间,因为他知道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一切都游刃有余。

“回来了?”陆峰爬起身擦了擦汗道:“做好饭了,糖醋排骨,清蒸螃蟹,还有一条多宝鱼。”

“今天加工了两车货,那边要了一万多的储存费,一分钱没赚到..........”

“好了好了!”陆峰看她撅起了嘴,急忙推着她后背说道:“吃饭吃饭,魏总进来一块吃吧。”

吃着饭,江晓燕气鼓鼓的说着赵嫣然怎么样,下午还给赵嫣然打了电话,俩人吵了一架,饭桌上一个劲儿的怪自己眼瞎。

“陆总,那些口红预计五天内能够加工完,接下来怎么办?”魏艳丹略一思索,接着说道:“我们是不是要对外宣传,这批口红就是打捞上来的,然后进行一些炒作后造成哄抢效应,卖出去。”

“你啊,做市场的话很普通。”陆峰对魏艳丹在市场方面的能力下了点评,吃了一口多宝鱼说道:“这种层次的市场推广、营销、策划,效果绝对是反响平平,因为你想到的,别人也想到了,这年头不缺聪明人,太多了。”

魏艳丹听到陆峰这样的评价有些紧张,急忙说道:“我对市场并不是很了解,更多的是做管理方面,也做过两年市场开拓方面的负责人。”

“你对古董这个东西了解不?”陆峰随口问道。

“古董?”魏艳丹摇摇头道:“没接触过这些东西,那些东西很贵的。”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贵啊?”

“因为稀缺!”

“稀缺?那去博物馆看多好,多珍贵的都能看到,这些东西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陆峰反问道。

“应该是买方市场,价高者得嘛。”

“比如说一件古董拍卖,三个人喜欢,这三个人是最有竞争力的竞拍者,那么这三个人能不能私下达成个君子协议,原本准备花一千万买下来,三个人商量个价格,五百万,先拍下来,三个人一块看,一块研究,然后在这三个人内部进行再次拍卖,这样一来,交了朋友,又能稀罕一段时间自己想要的东西。”

魏艳丹想了一下,点点头道:“确实是,不过首要条件是三个人得认识。”

“不需要认识,有钱人和有钱人之间是有魔力的,会互相吸引到一块,古董本身不产生价值,更多的是历史文化传承,有句话叫做乱世黄金盛世古董,为什么能成为今天这种境况,几千万上亿的拍卖出来,有市场就有需求。”

陆峰放下筷子,从嘴里吐出一根鱼骨头,看向魏艳丹道:“哪方面的市场?”

魏艳丹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了,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不太懂。”

“古董没有市场,但是给古董标价,很有市场,一个瓶子卖给你十万块,你买不?你肯定不买,如果你找个专家解读一下这个瓶子,然后找个拍卖行,在这个运行机构里转一圈,卖出了十万块钱,你觉得它值十万不?”

魏艳丹点点头。

“所以嘛,古董不值钱,但是让古董变的值钱这个事儿,很值钱,为什么这个事儿值钱,因为有旁门左道的市场,一个你看不到的市场,洗钱!”陆峰笑眯眯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