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魏艳丹有些明白了,可又没彻底想明白,这跟口红市场有关系嘛?

“都说了些啥啊?绕来绕去的!”江晓燕在一旁已经听的满脸问号。

“你看啊,没有市场,硬是制造出了市场,古董这种模式,其实就是一种营销,没有需求制造需求,哪怕是自娱自乐的市场,只要泡沫够大,总有傻子往里面冲,总有傻子接盘!”陆峰靠在椅子上说道:“如果没有傻子接盘,就把泡沫吹的更大一点。”

魏艳丹听的两眼发光,看向陆峰的眼神都变了,这实在太妙了,忍不住道:“陆总,您是说,给古董定价这个市场,对吧?”

“对!”

魏艳丹心中的震撼无与伦比,之前她跟市场部的人一块开会,几个副总吹嘘朱立东在市场开拓方面多么厉害,尤其是一些营销手段很出彩。

当时张总说朱立东算个屁,他那点把戏在陆总面前都不够看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必须有一个营销天才,她只承认陆峰。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张凤霞是总裁,在场的人不好反驳,不过大家都心里都清楚,术业有专攻,陆峰不可能比朱立东强的。

然而现在魏艳丹却毫不犹豫的相信,陆峰比朱立东强!

“那明天怎么做?”魏艳丹问道。

“先加工口红吧,然后租个柜台去卖,到时候找几个托儿,制造一点市场需求的假象。”陆峰点着一根烟说道:“等把这批货卖完,就回公司吧,我也该回去了。”

“好的!”

魏艳丹走后,江晓燕看着他道:“你刚才说的啥?”

“没啥,洗漱睡觉吧。”

“这才几点就睡觉。”

“早点休息挺好的,有助于怀孕。”陆峰笑嘻嘻道。

次日上午,厂子里一切照常,一批批的货物再次被加工,口红棒上刻上了迪奥的标志,同时在外面包裹的塑料纸印上英文。

上午十点多,一辆本田车停在了厂子门口,走下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穿着松垮的西装,手里拎着一个皮包,略显吊儿郎当的看了一眼厂房门口的牌子。

走到门前用手拍了拍门。

“有人嘛?开一下门!!”

门房的大爷打开窗户探出头去说道:“拍什么拍啊?干啥的啊?就跑这来拍门。”

“哟呵,还他妈有门卫,去告诉你们老总,就说财神爷到了,快点出来迎接。”男人的脸色格外蛮横,随手把包夹在胳肢窝下,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点着一根。

“哪家的财神爷啊?”

“你就说,我是来收购你们的,带着钱来的,买你们的货,要不你就打开门让我进去。”男人抽了一口烟说道:“我跟你说,你要是把老板的买卖耽搁了,他估计能从这里把你揍到街头去。”

大爷看他不像是一般人,小厂子没那么多规矩,随手就把门打开让他进来了,指了指左手边一排老房子说道:“那边就是办公室!”

男人迈着八字步,满脸骄横之气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总经理办公室有人,用手直接推开了门。

“你谁啊?”魏艳丹看着这人纳闷道:“进来敲门不知道嘛?”

男人也不理她,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把皮包放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抽着烟。

“我劝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要不然一会儿我走了,你可得跪下求我不要走。”男人傲慢道。

“你谁啊?”

“我听说你们这有一批尾货?我最近在收口红的尾货,对你们手里的那批很感兴趣,听说量还不少,这样吧,我能给你这个数!”男人伸出了一个拳头。

“哦,明白了。”魏艳丹反应过来,说道:“看来你说的对,我是不能让你走。”

“我都说了,注意你的言辞,我也是个痛快人,给你个最高价,十万块!”

魏艳丹冷笑一声道:“我不让你走,你走的太慢了,我得让你滚,给我滚出去,谁跟你说我这有尾货啊?我们这没有尾货。”

“啊?”

“价格可以谈的嘛,这样吧,十三万,我看一下货,实在不行还能再涨点。”

“我让你滚没听见嘛?”魏艳丹站起身出了门,朝着旁边办公室叫来几个五大三粗的工人,沉声道:“帮他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