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陆峰也没想到娃哈哈这么大反应,召开记者发布会当场要求查封佳美食品,甚至直接说佳美食品纯属行业毒瘤,要求全行业对其进行围剿,当天大大小小的企业有七十多家响应,眼看就要形成产业联盟了。

陆峰打电话给杜琪峰,同时派出高志伟接受记者采访,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更大的一个瓜爆炸了。

记者采访完发现,高志伟以前在娃哈哈工作,并且职位不低,很显然他就可能是那个窃取配方的人。

娃哈哈已经报警,并且在当地法院起诉,杜琪峰接到陆峰的电话后,对记者表示,想起诉我们可以,需要去我们所在地的指定法院起诉。

傍晚时分,娃哈哈几个律师表示,就在当地起诉,让佳美食品来杭州,佳美食品表示,我们不去,有本事来我地盘起诉我,一时间打起了嘴仗。

一个下午时间,电话、传真忙个不停。

更让陆峰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居然上了七点到七点半的那个新闻,陆峰在家吃饭的时候,看着电视里播音员说着这件事儿,心里也是哭笑不得。

“怎么闹到新闻联播了啊”江晓燕诧异道:“厂子又跟人家起冲突了”

“小事儿,吃饭吧。”

“都上这了,还是小事儿”

“吃饭吃饭”陆峰不愿意多提。

陆峰没当回事儿,可是没想到高志伟一众人看完新闻后吓个半死,就连杜琪峰看完后都脸色发白。

这件事儿闹的太大,已经折腾这么长时间,已经不是抄袭、市场竞争的事儿,最重要的是,佳美食品背后的十六个厂子的雷,快要爆炸了。

张凤霞一直住在酒店,干脆包月了,躺在床上看着新闻,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道:“谁呀”

“你猜猜我是谁。”电话那头是一道苍老的声音。

“我猜是奶奶。”

电话那头响起了奶奶的笑声。

“猜对了”

“爷爷,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我不是有空,是刚看新闻,你在的那个厂子,最近是出尽了风头,爷爷跟你说,你别牵扯太深了。”

“啊”张凤霞坐起身有些惊讶,爷爷都这么慎重,真的要出大事儿啊,开口道:“他是不是太跳了,顶多也就是破产清算,后面的那些土地和厂子都在呢。”

“你不能只看商业问题,还有国内的情况,现在处于历史的拐点,他把事儿闹这么大,是大富大贵还是被拉出去枪毙,就不知道了。”

张凤霞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跟爷爷聊了一会儿,挂了电话。

次日一早,整个厂子的人都人心惶惶,到处都在传言厂子要完蛋了,从厂房、机器到那些厂子都会被没收。

别说普通工人,就是高层管理都人心惶惶,陆峰开车到了厂子门口,看到人们三五成群的嘀咕着,简单的听了一下很是不满。

“厂子有规定,上班期间禁止在外面晃荡,不要乱传谣言,我们跟娃哈哈竞争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不想干可以走人。”陆峰站在门口大声喊到。

众人一个个闭嘴了,站起身纷纷往厂房走,进了厂子陆峰脸色有些难看,走到生产办公室喝道:“生产主任、生产经理一人扣三天工资。”

路过财务的时候,推开门说道:“今天财务和人事部去问问,谁想走就赶快给发工资走人,不管是管理层还是普通工人,当场发工资,只要在这一天,就别给我嘀咕。”

陆峰前脚刚进办公室,后脚高志伟走了进来,还有几个高管。

“陆总,事情好像有些失控,今天不少报纸都乱写,说我潜伏娃哈哈,当商业间谍,而且我也被起诉了。”

“告呗,告可以,来本市告,能在这告赢了,我算他厉害。”

张凤霞站在门口透过人群看到陆峰,心里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