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几个民警长这么大没听过这么嚣张的话,问他相关的事情,他又是一嘴杠杆、金融过桥、拆借、融资等怪词儿,听得人头大。

</p>

说一会儿就嚷嚷要吃饭,眼看中午了,就先把他关了进去。

</p>

陆峰前面走,后面两个大爷推着小推车,上面是两个保温桶,还有一些碗筷,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手里拿着一把勺子。

</p>

陆峰看到里面那些人刚才形态各异,或蹲、或躺、或聊天,看见这位阿姨纷纷站起身。

</p>

“阿姨,我今天第一天来,你多给打点饭啊。”陆峰掉过头咧嘴一笑拍马屁道:“你看您多漂亮。”

</p>

“少废话,打算在这住一辈子啊?进去。”

</p>

一间房门打开,陆峰被推了进去,其他人已经排好队等着了,现场有警察在一旁呵斥,让所有人排队,要不然不给饭吃。

</p>

陆峰站在最后一个,看了一眼,这间房里关了十一个人,有几个纹龙画虎,看上去凶神恶煞,还有几个贼眉鼠眼,这些人的目光都在陆峰身上打量着。

</p>

饭菜很一般,土豆炖白菜,一人两个馒头,众人端着碗蹲在地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陆峰也听说过看守所的一些故事,至于是真是假他还真不知道。

</p>

听说打架很常见,而且小偷小摸进来的比较容易受欺负,至于大哥级别的,就会好受很多,陆峰在这帮人里面身材算是中等,旁边蹲着个一米六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

</p>

“喂,你因为啥进来的?”对面一个纹身的男子问道。

</p>

“我?”陆峰想了想道:“没多大点事儿,就是杀了几个人。”

</p>

在场的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陆峰,眼睛瞪大,有些不敢置信!

</p>

“你呢?”纹身的男子又朝着陆峰身边的低个子男人问道。

</p>

“我也系杀人耶,我杀了十几锅呢。”男子说着话,脸上明显的紧张。

</p>

“大哥,听你这口音像是广东的啊?你他妈一广东人跑山西杀了十几个?”

</p>

“你们鸡不鸡社团啊?我背后有大锅的,你们不要乱来啊!”

</p>

“少他妈来这套,唬谁呢?你俩晚上靠着尿桶睡知道嘛?”男子用手指了指旁边的纹身男子道:“这是你们龙哥,我是虎哥,这个房,就得听我俩的,懂吗?”

</p>

“懂懂懂!”大哥急忙点头道。

</p>

陆峰靠在墙边没说话,刚才打饭的阿姨走了过来,喊道:“交饭碗了!”

</p>

..........

</p>

下午,本地的一些记者乌央乌央的围攻佳美食品的厂子,各个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高志伟第一时间想给杜琪峰打过去,两人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对厂子影响太不好,先压下去。

</p>

下午三点钟,杜琪峰和高志伟两个人在两个地方分别见了记者,对于外面盛传佳美食品老总因为涉嫌投机倒把被拘留的事情做出了回应,表示这是谣传,目前老总在外面度假,并且对于这种事情保留法律权利,对于一些恶意造谣诋毁的个人、公司一律不回放过的。

</p>

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有人说佳美食品抗不过去,更有街头巷尾的人说,两家掰手腕,比的就是谁的胳膊粗,佳美食品胳膊不够粗,被弄进去了。

</p>

江晓燕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厂子,推开高志伟办公室大门,发现他不在,掉过头就去会议室找。

</p>

房门突然被推开,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愣住了,江晓燕问道:“陆峰出事儿了?”

</p>

“没有,陆总好着呢。”高志伟急忙站起身道:“你们先把文件看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p>

出了会议室门,旁边是一个拐角处,江晓燕紧张道:“刚才我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被抓了,而且很严重,说是要枪毙。”

</p>

江晓燕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问道:“我给他打电话,发传呼都不接,确定没事儿嘛?”

</p>

“别听你那朋友瞎说,不至于枪毙,确实拘留了,现在还在想办法,不过问题不大,几天就出来了,我们各方面打电话,联系人........”

</p>

高志伟的话还没说完,江晓燕已经哭成了泪人,抽泣道:“怎么办啊?他是完了,我怎么活呀。”

</p>

“你不要哭啊,没事儿,不会有事儿的,陆总什么风风雨雨没见过,张秘书在那边呢,人家张秘书不是一般人,不说没事儿,就是有事儿人家一个电话,也能出来。”高志伟宽慰道。

</p>

高志伟生怕厂子里的人看见,本来现在人心就有些浮躁,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先让她回家,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会通知她的。

</p>

高志伟首先确保生产、销售不中断,市场不受影响,把出货量保持住,其次联系一切可以联系的关系,搞清楚陆峰这件事儿的性质,甚至给黄友伟打过去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