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一整天时间鸡飞狗跳,高志伟出钱买机票请这些记者去了深圳实验室,同时让当地电视台采访拍摄,这一波自然玩命的宣传。

同时一群没赶上免费飞机票去深圳的记者,再次围着娃哈哈追问营养液的事情,对于儿童食品的安全再次成为所有人的焦点,甚至采访了不同地区的监管。

这一天娃哈哈内部开了几波会议,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把营养液归类到药品中,那么销量绝对会一落千丈,最近一周内推出新的产品,很有必要,而且要在市场上正面对抗佳美食品。

并且要推出小罐头类似的产品,最重要的是,价格战,对终端市场进行降价,给代理商让利,同时把准备投给央视的广告费用暂缓,把这笔钱拆解开,一部分用于市场广告、营销等,一部分用来推动价格战。

他们推算出,佳美食品的资金流转非常脆弱,打崩他的资金链。

佳美食品四个大字在深圳成为了绝对的热词,很多人想买小罐头,可惜根本买不到,这里是珠三角,并没有陆峰的工厂,也没有小罐头的生存之地。

已经快持续一个月了,佳美食品和娃哈哈在国内不能说人尽皆知,可是提起来都知道,双方打的红了眼睛,瞎子都看的出来。

一些重要媒体开始发文,标题很是耐人寻味,叫做:合作才能共赢。

今天是三月二十九号,春风已经吹满大地,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高志伟在赶回来的路上,大地褪去了寒气,人们也把棉衣换下。

陆峰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堆文件,进了门先给自己泡了一杯茶,张凤霞走进来说道;“事情有些多,明天娃哈哈新产品发布,这几天已经把货铺满了,有内部消息说,他们准备了七千万跟咱打价格战,还有,最近咱名声太大,造成后续几个厂子不好谈,那几个谈判团队昨天打电话过来说要加钱,甚至是有的要抽点,还有......。”

“停”陆峰抬起手制止她说话,随便一件事儿都让他感到棘手。

陆峰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一眼,对于这种想要当和事佬的报道,他随手丢在了一旁,打开文件夹问道:“谈到哪儿了”

“太原,申请被驳回,理由是存在高度风险。”张凤霞把旁边一个文件夹拿过来,摆在陆峰面前说道:“之前由于消息不通,我们把这个厂子质押给多地拿资源,现在事情闹这么大,一些报纸报道了咱的情况,也有很多打电话过来问。”

“生米煮成熟饭了,告诉他们,想要当地就业、税收就让我干,要不然就把我抓进去。”陆峰看着最后几个厂子,想了想道:“实在不行把郑州的厂子做抵押,一个厂子不行就给他俩个,反正现在不缺的就是厂子嘛。”

张凤霞看着他,感觉陆峰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开口道:“你这是把各地当猴耍,那些厂子的性质全部都是抵押物,已经给银行了。”

“我不抵押地,我抵押市场,我那些厂子都运转开了,每个月流水都有钱的,至于那几个想谈钱的团队让他滚蛋。”陆峰看着文件内容沉吟了一会儿道:“换一批人去,必须说服对方相信我们。”

“这个够呛,还有财务昨天算出来了,咱的缺口应该有两千万,砸在流水线、办公家具、乱七八糟的,差不多就是两千万,前期的六个厂子,一期工厂都不能推后,昨天几个厂长都说了,该喝的酒也喝了,他们现在就怕你跑路。”

张凤霞看着文件内容,自己如果是地方领导,现在恨不得把陆峰枪毙了。

“两千万”陆峰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价格战,事情搞到现在这个样子,后续那些地方政策,就算是给资金,肯定是专项资金,这个钱是不会让陆峰用作其他地方的。

张凤霞对于整个事情非常了解,以她对于商业运转的判断,这是个死局,陆峰最大的优势是,借助招商引资,以这个厂子为本,进行贪吃蛇游戏的质押,通过一个厂子,拿下一个厂子。

接着他出去就说自己有两个厂子,就像是贪吃蛇一样,越吃越长。

如果是之前,他可以把后面十个厂子的资金延缓,挪用到这六个厂子上,这么多钱足够他展开手脚跟娃哈哈打一场,甚至是打垮娃哈哈。

市场唯一竞争对手被打垮,接着就是市场红利,就像是当初陆峰打垮任千博,利润飞速上涨。

然而娃哈哈不是任千博,一来二去打不垮,甚至是刚开始,就闹的全国皆知,自然惊动了后续十个厂子,他所利用的无非就是信息不对称罢了。

两千万的资金缺口,可能会把他的贪吃蛇打残废。

这段时间张凤霞的收获太大了,甚至她认为比商学院四年学到的更多,更加实用,尤其是陆峰这个人,典型的实用主义,不管什么下三滥,只要管用就用。

对于商业模式的理解非常透彻,他玩的就是杠杆撬动杠杆,寅吃卯粮,一直往后面吃,如果不是这事儿闹的这么大,他可以一直吃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