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严总的脸色变了,一阵青一阵白,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旁边的两个助理看不下去了。

“你谁啊?你懂那么多,哪个公司的董事长?多少身价?”

“就怕是学上的不少,最后还是给人家打工。”

“就是,你这样的,去佳峰电子都不一定要你,一个穷鬼而已。”

俩人一唱一和的说着,将那种刻薄的有钱人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四周的人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但是依旧在忍耐。

“你管我哪家公司的?”陆峰盯着三人问道:“你说你是佳峰电子的董事长,有什么证据嘛?”

“关你什么事儿?”

“我警告你一次,别找事儿啊,要不然我一个电话过去,你吃不了兜着走。”

“离陆总远点,知道嘛?”

旁边的两个助理开始动手推搡,三人心里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

陆峰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站着两三个安保人员,身后是黄友伟,不知道是保护陆峰还是黄友伟。

安保把俩人的推搡拦了下来。

“你们什么毛病?”陆峰看着他们似笑非笑道:“陆总这么厉害啊,一个电话解决所有人事儿?一个电话下去让人家倒闭,还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我就是纳闷,你这个电话是打给谁了?”

“少哔哔,知道嘛?”助理已见恼怒,伸出一根手指呵斥:“我告诉你,不想惹麻烦就给我滚远点,在苏州商界,陆总就是阎王爷一样的存在。”

陆峰听到他这种比喻,忍不住乐了起来。

“陆总,既然你对未来的一些市场不太愿意说,那咱说点以前的,威普达技术来至于熊猫授权,市场采购比起这些老牌国企也没有任何优势,怎么就卖到今天这个程度?”陆峰问道。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所有人都好奇,威普达能做到,其他企业都能做到,为什么只有它走出来了。

一瞬间所有的眼睛都盯着严总,他作为佳峰电子的掌舵人,这一点肯定是非常明白的!

严总整个人僵在了当场,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因为啥啊?到底因为啥啊?

“陆总,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就是啊,这可是你亲手操刀的企业,你策划的东西,你不知道?”

在场的人看向严总的目光多了几分怀疑,如果说不知道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可以理解为怕被其他同行业的企业知道,那么关于现在谈佳峰电子的崛起之路,他整个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就很可疑了。

“我我去个厕所!”严总脑门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别急啊,不差这一时半会的。”陆峰看着他道:“你说不出来,要不我帮你说说?”

“你既然想出风头,那就你说,大家让一下,我去一下卫生间,大会马上开始了,大家先入座。”

两个助理护着严总往外走,可是人群根本不退让。

“别走啊,听完再走。”陆峰看着他们被挡了回来,沉声道:“佳峰电子手里的技术、市场、价位都跟不少国企差不多,为什么能走出来呢?主要是市场定位,威普达瞄准了市场的最底层,农村市场!”

“底层市场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由于国内的企业一直不肯放价,威普达确实一直在赔钱,最高的时候,卖一台赔两百多块,咬着牙在市场上打价格战,低价策略在大城市里确实不好过,因为人们认为一分钱一分货。”

“但是底层市场,他们要的就是稳定,有个电视看,娶媳妇家里需要放个大彩电,多么朴实的要求?”

“威普达的崛起,只不过是它把一群被市场嫌弃、看不上的人群争取了过来,一直赔钱卖不是办法,但是随着原材料大跳水,现在佳峰电子已经实现了正式盈利。”

“商业是什么?商业就是供需关系,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商机,瞄准特定人群,盯住他们的需求,那么你就会取得成功!”

这番话一出,现场响起了掌声,不少人纷纷看着陆峰,心里纳闷,这个年轻人是谁啊?

看他的气质还有谈吐,不像是一般人。

“说完了吧?”严总看着陆峰道:“那我就去上厕所了。”

旁边的安保人员还是挡着他。

“你刚才一直说,佳峰电子的董事长很厉害,一个电话就能如何如何,我现在告诉你,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一无所有,还得蹲大牢!”陆峰带着几分戏谑的看着他道。

“你在这装什么?你什么身份,来,亮出来我看看,威胁佳峰电子的董事长,你是活腻味了吧?”旁边的助理色厉内茬的叫嚷道。

“你在这哔哔了这么多,你有种把你公司名字,你的名字说出来!”

“说呀,妈的,弄不死你!”

陆峰盯着严总微微一笑,低沉道:“佳峰电子!陆峰!”

声音并不大,可是落在严总三人耳朵里却犹如炸雷,整个人瞬间一机灵,严总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