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虽然没说什么细节,但是刘泉也是从底层爬起来的,别看这些人在他面前都跟孙子一样乖巧。

但是在普通人面前,他们可是趾高气昂的很,甚至能够一言断别人的一生。

再加上田俊、许总、郝总三个人,如果陆峰真的是个普通人,以这三人的身价,让陆峰家破人亡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刘泉对于现在商界的一些事情比谁都清楚,只不过要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刘泉并不认识田俊,自然也跟他说不上话,把目光看向了郝总,开口道:“郝东仁,我劝你一句,最好把你的尾巴给我收起来,别竖起来当旗摇,要是哪天惹到人了,给你折了,别叫唤!”

这话说的,绝对够狠了。

郝总听到这话也是吓了一跳,急忙道:“我就是路过的,我啥也没干,跟这位小兄弟不认识,您不会觉得我这么大个人,还来打群架吧?”

“那你倒是不会,有些事儿不是一天两天,我这么跟你说,你干的那些烂事儿,我们都掌握情况,其他的话不多说了。”

刘泉说完掉过头看着陆峰露出个笑脸道:“晚上一块吃点吧,发生这种事情,我的责任,要不我给你道个歉?”

“不用不用!”陆峰急忙道。

田俊看到刘泉要道歉,急忙站了出来,他要是再不站出来,明天公司说不定就要被查了,站在江晓燕面前,很是诚恳的说道:“江晓燕女士,我在这里很诚恳的跟您道歉,是我不对,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全是因为我,车也不用你修了,我给您赔偿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希望您能接受我的歉意。”

他这么一说,江晓燕心软了,看向陆峰道:“算了吧。”

“五十万就算了,不差那点钱,还是希望田总以后不要觉得兜里装两个钢镚,就可以为所欲为。”陆峰说道。

“是是是,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跟陆总也算是认识了,有空一块吃饭。”田俊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吃饭就不必了。”陆峰看向刘泉道:“多谢您了。”

“没事儿,这是你女儿啊?哎呀,这小姑娘真好看,像她爹,走吧,跟我吃饭去?”刘泉见陆峰不答应,又朝着多多做功课。

“我今天刚回来,咱改天,我做东。”陆峰很是客气的拒绝了。

他好不容易放松一下,不想跟刘泉在饭局上拉扯,太累了。

刘泉又邀请了几次,都被陆峰拒绝,俩人客气了几句,都上了车扬长而去。

天色已经有几分暗淡,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情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那几个围着田俊转的女人傻眼了,人家都不是简单人物,现在自己反而成了小丑,尤其是那个被陆峰抽了的女人,想上前跟田俊约个饭,被骂了一顿,委屈的蹲在一旁哭了起来。

现场有些乱,田俊看向许总和郝总,问道:“这人谁啊?什么来头?”

许总摇摇头,说道:“不认识,也没见过。”

“不用问也知道,不是一般人,绝对是大企业老总,而且还是没被拉到深圳的大企业。”郝总沉声道:“现在他们这些人在全国拉企业,以后吧,长点眼,别谁都招惹,懂吗?”

许总面色尴尬,本来他想着把车子停在这,等个几分钟就把事情解决,没想到自己差点被解决掉。

“郝总,实在不好意思,我给您道歉,这样,我今天晚上先敬您三杯。”

郝东仁哪里还有心思吃什么饭,冷眼看了一眼许总道:“你自己喝吧。”

许总急忙追上去解释道歉,可是没什么用,郝总坐车扬长而去。

幼儿园的其他家长已经陆陆续续散去了,不过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着,明天怎么跟多多小朋友拉近一下关系。

校主任也急忙回学校给校长打电话问一下,多多的家里到底是什么来头?

晚上,陆峰在厨房里做着饭,多多开心的像个猴子一样上跳下窜的,在地上直打滚,江晓燕站在旁边帮他打下手,目光看着这个男人,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你偷着乐啥?”陆峰头也不回的问道。

“你看见我乐了?”江晓燕把盘子放在一旁,说道:“我小时候算过命,算命先生说我命好,将来能找个好男人,我刚嫁给你的时候,恨死那个算命的了,就知道骗人,现在看来,好像他算的还挺准啊!”

陆峰把鸡翅倒了出来,多多趴在橱柜边上看着。

“不能吃啊,烫!”陆峰洗了一下锅,准备下一个菜,说道:“原来是感谢算命的啊,也不知道感谢一下我。”

“哪儿有啊,我心里美着呢。”江晓燕浅然一笑,有几分娇羞道。

“这个菜完了,就大功告成了,咱一家三口今天也喝个酒,我买了一瓶红酒。”陆峰炒着菜道:“你啊,就是性格太弱,以后再遇见这种事儿,直接大耳光子给我扇他,别管是什么人物,有我在呢。”

“所以说,还是得有个男人给我做主,女人终究是要依附男人的。”江晓燕用筷子摆弄着鸡翅道:“古代人家都说,女人如衣服,像你这样的,指不定多少小妾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