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中午洪总做东,陆峰也乐意吃这个冤大头,话里话外都是含糊其辞,对于一些直接的问题,都是说还没定呢。“我下去接个人啊!”洪总站起身走了出去。柳城看了一眼陆峰,说道:“陆总,配件质量非常的重要,同样的价格从不同的人手里拿货,质量是天差地别的。”“我知道,放心吧。”柳城欲言又止,他觉得陆峰应该比他更清楚这事儿,本身把成本压到两千块以内就是一个技术活儿,他的团队努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得在采购上施加压力,以量换价!几分钟后洪总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高个子,烫发头,还染了点黄颜色。“陆总,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啊,天成幼儿园的老总,这家幼儿园是咱全深圳最好的幼儿园了,各项设施朝着国际靠齐,同时还是双语幼儿园,一水儿的老外!”“陆总,您好您好,我姓齐,您叫我齐校长就行,贵千金能到我校就学,是我们的荣幸。”齐校长伸出手客气道。“快坐快坐,这是我爱人,这个是我闺女多多。”陆峰说道。“哎呀这孩子真好看.........”齐校长自然是一顿马屁狂拍。学校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设施非常齐全,可以全托,也可以半托,同时还有小学,算是贵族学校,小学毕业后可以直达发达国家的高中,接着就是世界名校了。算是富人一条龙服务,就是有点贵,区区一个幼儿园学费一年就五万块,距离世界名校的门槛可还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呢。对于这类学校陆峰也算是比较了解,再过二三十年,这种学校一年整体花费下来,需要一两百万,人家提供一条龙推送服务,你想要上世界名校的前提是,得消费的起。幼儿园、小学、高中、大学,一路下来花费上亿也是正常,尤其是一些世界名校,是需要捐赠的,花个三千万、五千万当敲门砖简直不要太正常。这顿饭吃的格外融洽,更没有半点商业上的铜臭味,都是在说小孩子,对比此时此刻与这帮人的童年,话题很是轻松。“还有一个礼拜才开学,这几天贵夫人可以带着孩子去玩,学校里面的设施也算是齐全,花园、喷泉、儿童乐园这些都有,去感受一下,让孩子适应适应,您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到时候亲自接待。”齐校长看向江晓燕问道。“那个....我们刚来,先安置下来,留个电话吧!”江晓燕拿出电话号才发现那边的电话号不能用了。“齐校长,你留下电话,到时候我们给你打吧,刚搬过来,还不太熟悉。”陆峰说道。“好好好,这是我的名片,恭喜陆总夫妇喜迁新居,新居新福地,多子多孙!”齐校长把名片放在了陆峰面前说道:“那我先走了,还有事儿,失陪失陪。”“行,路上慢点。”陆峰客气道,目光瞥了一眼身边的江晓燕,齐校长刚才的话,很明显江晓燕的脸色僵住了。陆峰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生活在这个时代,被这种观念固守的女人,也曾经想过很多次,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创业,见识更大的天空,更有自信。“柳总,你先回去吧,明天准备会议,把设计图纸、草稿什么的都弄好!”陆峰朝着柳城吩咐完站起身说道:“吃完了,咱回别墅安顿一下。”“放心,东西全部买好了,拖鞋、毛巾什么都有。”洪总站起身说道。一群人下了楼,江晓燕已经带着多多上了车,洪总走过来给陆峰递了一根烟说道:“陆总啊,配件的单子多给我点,兄弟我忙前忙后的,今年海外的生意不好做。”“洪总你放一万个心,兄弟我能亏了你?这都是自家买卖,当初说要配套企业,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在这片地方还有你洪总办不了事儿?”陆峰拍着他的肩膀保证道:“您放心,听说您还没报价格?”“这不是一直等你嘛。”“那就把价格单报一下,哪怕稍微贵一点,质量差不多,肯定跟洪总合作啊,您第一批帮忙运过去的原材料我都看了,好的很!”洪总笑的格外开心,连连点头。陆峰摆了摆手上车,洪总的之前的货确实是物美价廉,毕竟是第一批买卖,后面具体如何就不知道了,更何况张凤霞已经联系到了后面的企业,已经开始联系了。车子再次停在别墅门口,正是午时,天气燥热,足有二十多度,今天早上来的时候,多多已经换上了裙子,此刻别墅、大海、花丛,一切都是如此的祥和。“我要去海边玩儿,去海里玩儿!”多多站在原地跳着,小脸上说不出的兴奋,她这个旱鸭子对于大海有着说不出的渴求。“先回家看看去。”江晓燕拉着她的手往别墅走。那一阵都是外人,江晓燕没有表现出什么,此刻站在屋子里左看看,右看看,眼睛散发着亮晶晶的光芒,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来。“这也弄的太漂亮了吧,这么多房间住的过来嘛?”“妈妈,这里有好多遥控!”“不要乱动,那玻璃那么大,晚上拉窗帘也得累死。”陆峰看着桌子上的遥控,没想到居然是遥控窗帘,转念一想也对,无线射频技术早就有了,只不过没大规模应用而已,弄个遥控窗帘还不简单?只要有钱!“哎呀,怎么自己拉上窗帘了?”江晓燕惊奇道。“遥控的!”“这也太高科技了。”江晓燕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笑了一下说道:“我是不是特别给你丢人啊?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爸爸,我要玩儿,我要玩儿!”多多从陆峰手上把遥控拿过去开始研究。“别乱按,按坏了可贵了。”“你就让她玩去呗,坏了修。”陆峰无奈道。“你就惯着她吧!”江晓燕上下楼的溜达了一圈,到了楼顶的游泳池边,站在楼上能够将四周的别墅尽收眼底,陆峰坐在了旁边的太阳椅上说道:“雇几个保姆,每天打扫着,多多可以半托,也可以全托,你空出时间忙自己的吧。”“我忙什么啊?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围着男人、孩子、厨房转悠了,你现在是硬逼着我去开公司,你看我这个样子,像个老板嘛?”江晓燕叹了口气道:“有钱真好,这么好的房子,我做梦都不敢梦,可也花钱如流水啊,不对,流水也没这么快。”“钱嘛,犹如滔滔江水,就是用来花的,而且是用来给女人花的。”陆峰看了一眼对面,金婷婷根本不会来住的。“你忙完这边就回去了?我觉得我是该好好学学当老板了,跟你呆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张凤霞多呢。”“哎哎哎,这叫什么话,你这话里话外的不对劲儿啊,我经常回来,现在是刚开始,慢慢的工作重心会朝着这边转移,未来那边就是个工厂,就像是佳美食品一样,我到时候会直接撒手。”陆峰看着她道。“不想说这个,这回宽敞了,一人一个屋子也富裕。”陆峰被她看的笑了起来,连连点头道:“你可以放心折腾我了。”江晓燕白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没脸没皮,多多跑了上来,手里抓着一个新的布娃娃,冲着陆峰嚷嚷道:“爸爸,我要去看海。”“好好好,去,咱一家三口都去。”陆峰站起身朝着江晓燕一摆手道:“走!”骑上摩托艇,陆峰触及到略微凉爽的海水,整个人瞬间打了一个冷颤,眼前浮现出苏有容的面容,掉入海里的恐惧涌上心头。“你怎么了?”江晓燕发现他脸色有些发白,关心道:“身体不舒服啊?”陆峰深吸一口气道:“没事儿,坐稳定了,把安全带绑好。”那一次的死里逃生给陆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拧动油门,摩托艇飞驰而去,溅射的水花让江晓燕和多多哇哇大叫着。下午,佳峰电子商务处对外接受了几家记者的采访,对于之前一些关于佳峰电子的造谣抹黑进行了驳斥,同时对外宣布了品牌名,威普达电视机,将会在近期生产,并且警告一些同行注意自己的言行,免得吃官司。这一通宣布,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以为快要沉寂下去的佳峰电子颇有一种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态势,从品牌定位、造势宣传、预计生产量都宣布了。所有人都在琢磨一个事儿,之前的举债收购已经是巨大的杠杆,负债率高居不下,银行已经不可能再借钱了,至于去海外融资筹集资金,也没听说啊!没有不透风的墙,下午五点钟关于市政给佳峰电子的三年返税政策就被扒了出来,问题是,资金来源好像成了迷。焦恩凡坐在办公室里直抓头发,面前有限的资料都快被翻烂,嘀咕道:“他哪儿来的钱?”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