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庄云天心里就是再不爽,此刻站起身脸上带着笑容道:“我也是刚到,正好休息一下,没事儿的。”“我倒是无所谓,主要是领导难等。”陆峰朝着门外道:“黄书记您请!”黄友伟迈步走了进来,朝着庄云天看了一眼,吩咐道:“坐!不用客气,第一次来这边嘛?”庄云天坐了下来,看向陆峰心里多了几分敬佩,果然不是一般人,一般来说黄友伟这样的人物出来,身边肯定要跟几个人,现在就像是普通朋友的饭局。在场一共就四个人,黄友伟主位,左面是庄云天,右面是陆峰,张凤霞则是在陆峰身边,算是主陪!“我来过几次,不过都是办公。”陆峰把服务员叫了进来,拿过菜单交给俩人道:“随便点,我做东,不用怕吃穷我,那个....先拿两瓶茅台。”“黄书记您点吧!”庄云天合上菜单道:“我客随主便。”“小米辽参、三头鲍、虫草鸡.........。”黄友伟点菜可是一点都不客气,随便点了七八道硬菜,一半都没有。“怎么什么都没有呢?”黄友伟略显不满,本来想恶心一下陆峰,这事儿办的。“这种硬菜都是要提前预定,很正常。”陆峰坐在那一旁对于黄友伟的心思很了解,憋着笑,他响起了本山的小品,这个是真没有。随着饭菜上齐全,酒过三旬,黄友伟靠在椅子上问道:“你们这个投资基金没想过来这边发展?”“我们是全国性质的,都会投资,而且背后资金强大,对于现在的国企混改非常感兴趣,我们已经参加了几个地方大型国企的混改,效果还是非常好的。”庄云天介绍道。“看来你们对于大陆这边的私人经济市场评估不高啊,我们开放市场这么多年来,随着一步步的放开,已经涌现出非常强劲的私营企业,像陆总这样的企业家,非常多。”黄友伟介绍道。“是是是,我们并不否认您这样官员的努力,但是国企依然是市场主体,投资主要还是看回报率,资本市场不看好,真的不行。”庄云天客气道。“就大陆这边的发展情况,我跟你说,你们那些市场评测机构给的评价我都有关注,好像给大陆的评价是:简单工业化市场,是吧?”黄友伟问道。“对,现在大陆在服装、鞋帽、皮革加工等,高密度、低技术方面有优势,人口红利嘛。”庄云天目光在陆峰和黄友伟身上流转着,开口道:“不过我听说有产业升级的计划?”陆峰把目光看向黄友伟,到他表演的时候了。“哪儿有?”黄友伟像是触电一般抬起头,盯着庄云天质问道:“你从哪儿听说的?”庄云天根本没想到黄友伟这么大反应,哪怕是陆峰都没想到,庄云天略显慌张道:“就是看一些报道。”“没有的事儿,我们的市场非常稳定,国企非常健康,没有私企国有化什么的,不要听风就是雨,那帮人瞎说,你也当真的听啊?”黄友伟训斥道。庄云天一瞬间恍然大悟了,以黄友伟所在的位置,说这样的话,那不就证明确有其事了?陆峰在心里暗暗给他叫了一声好,黄总这表演能力,真的是超乎他的想象,原本他还琢磨着含糊其辞的说一下,这种反话的模式,他越是义正言辞的去说,对方就越确信国有化。“对不住,对不住,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一杯。”庄云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也不知道问了点什么,黄总在什么位置,消息自然比你我灵通,人家说没有就是没有,明白嘛?一天到晚少看一些乱七八糟的报纸。”陆峰端起酒杯,朝着黄友伟道:“我也罚一个。”陆峰举杯一饮而尽。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黄友伟喝的略微红了脸,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说道;“去趟卫生间,陆总跟我一块去。”陆峰站起身扶着他去了卫生间。庄云天探着脖子目送俩人离去,朝张凤霞开口问道:“陆总手段通天啊!”“黄总以前在陆总的家乡担任国企总经理,算是帮过陆总,老交情了。”张凤霞笑了笑道:“黄总到这,陆总也在这,你明白吧?”“明白了,明白了!”庄云天心里更加有底了。卫生间,陆峰洗了洗手,说道:“黄总,你应该去演戏,我是真服你,别说他,就是我坐在那听完你的一番话,我也得懵。”黄友伟皱着眉头,瞥了一眼陆峰道:“少来,我今天非常的不高兴,你知道吧?”“我知道,我错了,我是孙子。”陆峰嬉皮笑脸道。“你是假孙子,我他妈是真孙子,时间不早了,该说我都说了,回去说几句场面话就撤了。”黄友伟说完朝外走去。“黄总,等一下。”陆峰一把拉着黄友伟道:“都到这份上了,正所谓送佛送到西,演戏演全套,帮帮忙。”几分钟后,陆峰扶着黄友伟到了包间门口,门开着一条缝,俩人的对话传了进去。黄友伟:“我跟你说,国有化的事儿不能瞎说,谁都不能说,这事儿得私底下运作,要不然我可不管你!”陆峰:“是是是,我没跟他说,人家就是猜的,现在流言四起,黄总,您放心,咱两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能坑了你嘛,佳峰电子肯定有您一份。”黄友伟:“嘘!瞎说什么?”陆峰:“明白!明白!香江那边的别墅到时候就写我名下,当然了,您也可以放在自己亲戚名下。”.............坐在包间内的庄云天一字不漏的全听在耳朵里了,别说他,就是张凤霞整个人也是一惊。几分钟后,包厢门被推开,陆峰走进来说道:“喝的有点高了,先送回去,凤霞,楼下有司机嘛?”“有,我去叫!”陆峰冲着庄云天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招待不周!”“没事儿,没事儿!”张凤霞叫上来一个司机,陆峰跟着下楼送上了车,吩咐人把黄总送回去,夜风中带着一丝潮气。目送着车子驶入了黑夜之中,陆峰点着一根烟,站在那整个人有些晃悠,伸手扶着旁边的柱子。“你也喝了不少,没事儿吧?”张凤霞走过来紧张道。“没事儿,我白酒一斤小意思!”陆峰抽着烟,风略微有些大,他抽了一半,剩下一半随风飘散,说道:“钱已经到了,原材料一齐,最近就要开启运转,过几天我去一趟深圳,跟柳城开个会,朱立东暂时先不管,我怕市场不给我时间。”“怎么会呢?”陆峰叹了口气,其实从91年开始彩电就已经进入了黄金期,今年过完年各大企业的销量都起来了,市场明显在飞速增长着。朱立东若是不来,手底下没个好使唤的人,也只能将就,强扭的瓜不甜,硬挖的人,也可能不忠。回到楼上,结了账。庄云天再次见到陆峰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伸手抓着陆峰的胳膊格外亲昵,张口闭口就是兄弟。“兄弟我该给你看的,证明的,都已经证明了,我就是给人家打工的,你明白吧?只不过我这个打工的想自己悄悄的赚点,而且启动资金确实有困难。”陆峰看着庄云天说道。“兄弟,别说了,都明白,这一套东西我比你见得到。”庄云天搂着陆峰的肩膀摇摇晃晃的往楼下走,说道:“你就说,你要多少钱?”“这样吧,三千万!”庄云天直摇头道:“要干就干票大的,一个亿!”陆峰听到这个数字直咂舌,不愧是基金啊,真的有钱,看到这种稳赚不赔的,恨不得把老本都砸进来。不过陆峰是不会让他这么干的,先不说这么多资金,他用不完,太多了真没啥用,借了要还的,而且资金一旦大到一定程度,容易坏事儿。“就三千万,企业债发太多,兄弟我没法交代,黄总肯定找我麻烦,这里面都是事儿,怕牵连他,知道嘛?”陆峰压低声道。“三千万太少了,按百分之五十的回报率算,也才一千五百万,这么好的机会,才赚这么一点?”百分之五十的回报率,叫才这么一点?陆峰终于知道什么叫暴利了,开口道:“加一千万!”“我也不跟你争,五千万,一口价了,这个数我也好跟总部报。”庄云天问道:“你觉得多久能成?”“今年年底!”“这么快?”“咱赚的就是快钱啊,我听说到时候是央行印钱收购,那叫钱嘛,那就是纸片子啊!”“可以可以,陆总发财,陆总发财!”“一块发财!”陆峰把他送到楼下,送上了车,目送着离去才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松懈下来。张凤霞满脸的不可思议,说道:“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儿,他居然还真信?”“这个世界永远有人觉得天上会掉馅饼,天上的馅饼这些人不一定吃过,可是撞死在树桩上的兔子,他们一定见过,再说了,投资基金是干啥的?不就是钻各种空子嘛?”陆峰吐了一口烟,看着夜空说道:“记住,当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得到的,一定是需要付出你的全部!”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