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这个问题不仅焦恩凡搞不懂,行业内很多人都搞不懂,佳峰电子想要运行起来需要一大笔钱,而且将要面对的是一个竞争快要达到白热化的市场,铺货是要烧钱的!次日,江晓燕带着多多去了幼儿园,陆峰则是到了佳峰研发处,目前佳峰电子并没有自己的研发室,跟几个研发单位合作,把原来办事处进行了扩展。现在这一层写字楼全部归佳峰研发办公室,陆峰八点半到了楼下,已经有不少人站着了,基本上都戴着眼镜儿,盯着陆峰直勾勾的看着,其中有几个还穿着格子衫。“这位就是老总,陆总!”柳城说道。没人说话,大家都在用眼神跟陆峰交流着,有的人笑了笑,用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陆总好。虽然大部分都是电路工程师,可是陆峰感觉这些人更像是写代码的,对于这种搞研发,弄技术的人他很理解,这帮人就是闷头做自己的事情,碰见行业内的东西话很多,人际交流是真的不行。“大家好,不用客气,我就是来看看。”陆峰挥了挥手,弄的他都略微有几分尴尬。若是按照一般的流程,这种场合肯定都围了过来,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双手握着陆峰的手,各种马屁、寒暄、嘘寒问暖全来了,在场的人都呆呆的站在那,看向柳城,好像在问,能回去了嘛,还有不少事儿没处理呢。“各位辛苦了,咱上楼,走走走。”陆峰带头往前走说道:“研发是一个企业的核心,有什么困难就说,能办的我肯定给你们办了。”“那能买一台逻辑分析仪嘛?”一个三十多岁穿着格子衫的男子说道。陆峰满脑的问号,看向柳城问道:“那是什么玩意?”“测试用的,挺贵的,咱现在还没有全套的试验设备,过完年都是租用一些研究所的仪器做测试,好在这套技术非常成熟,做一些微小的调整就好。”柳城介绍道。“买全套的得多少钱啊?”柳城面露难色,看向陆峰苦笑一声道:“在国际上找找关系,花点中介费的话,估计有个三五千万美金能买整个实验室设备,不过是旧的!”“花那么多钱,还买的是旧的,还得花中介费,求人?”陆峰停下脚步叫道。“不少试验设备都是禁止出口,人家对咱是封锁状态,多少钱不卖,就算是老设备,人家一根螺丝钉都卖你几千块,要是出点问题,请几个人来维修,那真是把活祖宗请来了。”柳城很是无奈道。“艹它妈的!”陆峰骂骂咧咧进了电梯。“唉....艹谁妈也没用啊!”柳城叹着气进了电梯。国内在电子产业落后国外太多,电视机只能算是初步的电子设备,稍微高端一点的设备全是进口,对于中端工业制造的封锁之深,让人咂舌。差距就在材料、电子传导、试验设备、整体机床,国外的产品产品在耐用性、质感上甩国产不知道多少条街,同样的寻呼机,陆峰买的是摩托罗拉,给江晓燕配了一个国产,才用了不到一年,连他妈字儿都不显示了。整个九十年代都是在封锁中疯狂追赶着,同时也是在这十年中,国产给人留下了烂的印象,不过唯一的特例是家用电器。陆峰在办公室转悠了一圈,办公室的氛围确实比较僵硬,一人一个桌子,闷头除了画图外就没有别的声响。这种专注感和在所在专业里寻找到的乐趣感,是陆峰无法体会的快乐。对于这种专业性较强的东西,陆峰就没法指点,本来想跟大家说两句打打气,又一看没人想搭理他,干脆就不自讨没趣了,扭过头告诉柳城准备开会,把准备的产品给他拿出来。十几分钟后,办公室内七八张桌子拼在一起,上面放着一米二长,五十宽的图纸,几个人在那嘀咕着。“陆总,您坐,现在有三套方案,按照目前供货商给出的价格,我们能做到最低的,是这一款,二十九英寸大彩电,灰色的,两边是两排竖条纹,里面放喇叭,这样也显得电视机大了起来,这个成本的话,估计在两千二左右,显示屏很一般,画质略微有点糊。”陆峰看着图纸有些皱眉,问道:“画质不重要,彩色的就行,两千二的成本,加上场地费、水电、人工这些了没?”柳城连连摇头,他作为工程师只是估算现在市场上零部件组合起来的价格。陆峰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一分钱不赚,推到内陆深处的乡镇上,价格已经去到了三千一,一台赚两百块,那就是三千三,算上合格率、运损、售后等。一群人拿着笔在纸张上算来算去,柳城开口道:“我觉得利润不能低于百分之二十,价格定在三千八到四千块。”陆峰端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连连摇头道:“毫无竞争力,这不就是目前国产电视机的主要价位嘛,往五千以上探,人们要么买走私组装机,要么买进口的了。”“那就第二款,二十七英寸的,成本价在一千九,比那个小一圈,而且一些配件用了比刚才还低端的,成本方面如果压不下去的话,想要把一台电视终端市场价格定在三千以内,真的是不可能的事儿。”柳城为难道。“最便宜的呢?”“最便宜的其实算是黑白电视机,只不过把里面的一些配件换了一下,二十三英寸,成本一千五左右。”柳城把三款产品内在差距分别介绍了一下,三款有个共同点就是稳定,这些元器件国内能够生产,而且耐高温,老的保险丝都比新款的稳定。坏处就是,依然是球面显示屏,显得不那么高档,画质模糊,看的时间长眼睛发酸,而且整体色调偏暖,若是看电视剧一些色调会明显发亮!“去看一下样机!”陆峰站起身道。一群人到了另一间房,摆放着七八台电视机,二十三寸的第一时间被陆峰给否掉了,画面糊成一团,人脸都快看不见,这款产品明显是柳城用来糊弄人的。二十九寸的显示最清晰,两者的差距就是更高端的显像管和电子枪,目前市场上售价四千块到五千块的国产电视机,基本上就是这个尺寸,这个分辨率,有些用了国外技术会好一点。只能说,柳城做的产品,只是目前国产里面最常见的水平,不低,也不高。现在只能在这两款产品里面挑一个,如果是挑二十九英寸的,陆峰心里明白,自己不可能把价格坐低,可以不挣钱,但是不能赔钱,要不然那些对手轮番上阵会活活把自己的现金流耗干的。“产品设计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了,之前给你说过的一些设计都不行,您说的要端庄大气一点的,这一款的设计元素是目前市场上卖的最好的,我做了一些修改,至于电路、显像管、屏幕这些.........”“我知道,这不怪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陆峰拿起面前的图纸叹了口气。运输成本还得想办法往下降,员工成本也得降,但是普通员工的工资不能降,要不然高要求,严管理,这些人会走的。琢磨来,琢磨去,陆峰只能往管理层方面下手了,尽早的推动管理层持股,用年底分红给他们打鸡血,同时还得从供货商下手。“把这个二十七英寸的图纸拿出来,到时候做个成本核算,这款二十九英寸的再优化一下,到时候可以作为高端产品拿出来,还有就是,开机慢的话,你做个开机显示,弄个囍字出来,做个过度!”陆峰吩咐道。柳城微微点头,在一旁若有所思,这是个好办法,本来是个缺点,还弄成优点了。“还有,这两个喇叭的规格太高了,去掉一个喇叭,那些高档电视的双声道、立体声什么的就不要学了,外面的塑料壳子再稍微大一点,显得虎头虎脑的,重量如果上不去的话,弄点配重,压手的!”陆峰说道。在场的几个人都看着柳城,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研发,没听说过这么野的路子,哪怕是那些民科自己捣鼓组装都不带这样的。“好!”柳城点头答应了。“外形设计我还想看一些不一样的,从一些细节上去入手,比如品牌的名字哪儿放?”陆峰把整个电视机拆开,一点点的去琢磨,外形、重量、配置,研发人员有研发人员的想法,陆峰则是更多从市场角度去考虑。这一场产品会,一琢磨就是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给多多交了学费,跟江晓燕告别,陆峰带着一箱子图纸坐上了飞机。飞机起飞之前,陆峰的传呼机收到张凤霞的消息,说富龙基金的五千万全部到账了。“先生,飞机马上要起飞了,请您系好安全带。”空姐走过来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提醒道。“好的!”陆峰把寻呼机揣进了腰间,系上安全带,整个人深吸一口气陷入了座椅之中,他知道,当飞机降落的时候,他要面对的是整个江湖!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