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李业隆的脸上,接着朝地上摔倒而去。在场的人一阵惊呼,都瞪大眼睛有些不敢信,先不说在这种场合打架,挨打还是李家大公子。手里端着酒杯,状态轻松自如的李总也没想到陆峰居然敢真的动手,身边几人惊叫一声道:“我去!!”“李总,那小子真敢动手啊!”“这也......”李总脸色发暗,瞬间阴沉了下来,跨步朝着这边赶了过来。李业隆趴在地上,用手捂着脸,疼痛让他龇牙咧嘴,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啐了一口,吐出一颗牙。旁边人急忙蹲下身上想把他扶起来,关心道:“李懂事长,你没事儿吧。”“你敢动手?”李业隆躺在地上,用手指着陆峰面庞扭曲,从小到大他还没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咬牙切齿道:“你废了,我告诉你,老子今天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总几步上前,冷眼看着自己儿子,他也知道李业隆不成器,可再不成器也是自己儿子,轮不到别人来教训。“站起来!”李总冷声喝道。李业隆抬起头看到自己亲爹来了,瞬间找到了依靠,挣扎着爬起身道:“爸,他居然敢动手打我,根本没把我们李家放在眼里。”“陆总小小年轻,火气倒是不小,今晚邀请你来是给你面子,陆总这才进门多长时间,就给本地商会如此大的见面礼,不合适吧?”李总阴恻恻的说道。“李总,刚才的事儿你没看见嘛?贵公子可是轻佻的很,怎么现在来指责我的不是?”陆峰打量着面前的几人,不卑不亢的说道。“他这人就是比较热情好客而已,跟这位张总是旧相识,叙叙旧怎么了?”李总说完拿起手里的雪茄抽了一口,质问道:“陆总倒是粗鲁的很,言语不对就是拳脚相加,颇有几分小流氓的作风。”张凤霞在一旁听到这种话瞬间憋不住了,开口道:“李总,谁粗鲁?谁是小流氓?前几日他就给我打电话说一些下流话!”“那还不是因为你骚?”李业隆的脸颊已经肿了起来,叫道:“是你个骚货先勾引我的,一个**而已,在这装尼玛的纯洁!!”张凤霞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的人,在这红口白牙的污蔑她贞洁,一时间气的脸都红了,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李总冷眼看着,开口道:“陆总,我们是看你青年才俊方才给你发出邀请函的,本地商会可是有门槛,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我这个人一向爱惜人才,对于后辈比较宽容,你道个歉,赔偿一些钱,就算过去了。”“爸!!”李业隆万万没想到就这么完了,叫道:“我牙都被打掉一颗啊!!”现场的人们也是没想到,这么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这显然是给了陆峰很大的面子,一时间看向陆峰的眼神变了。“李总也不太想得罪他,听说陆峰跟市里面关系挺硬的。”“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谁没点关系?”“就是啊,不过李大公子可不是吃哑巴亏的人,后面绝对会找场子。”四周七嘴八舌的说着,然而这一切对陆峰来说,可不是宽容,一个二流子调戏自己的总裁,结果还要自己赔钱道歉。这是哪门子的宽容?“李总,凡事儿得讲理吧,应该是他给张总道歉,并且赔偿精神损失费,这是我对你这个前辈的宽容!”陆峰沉声道。“嘶!!”众人听闻此言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大的口气,人家已经给了台阶下,他还不知道好歹了?李总听到如此狂妄的话,脸色彻底难看起来,这是在打他的脸,其他人看向李总都带着几分看戏的状态,今天晚上事儿可好玩起来。“你嚣张什么?我告诉你,能站在这,是你的福气!”李业隆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呵斥道:“今天你若是滚出这个门,以后就是跪着磕头想求进来都没门。”身边有人看出来陆峰并不知道这个商会的厉害之处,小声提醒道:“你可要想好了,这个不仅是商会,而且是产业联盟,多少钱四处找关系都想进入这里。”“没错,能进入这里,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而且内部商业结构非常强劲,价格都比外面低的很,进入这里就算是自己人了。”本地商会内部都是互帮互助,能够拿到比市面上更低的价格,不管是原材料还是各种商品,企业之间互相拿到一份合适的合同,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都是非常有助于企业成长的。李业隆看着陆峰冷笑了起来,没有哪个商人能够拒绝这种合作,大家都是求财,为了一个总裁就把自己的生意断送了,实在是没必要。“我不要他赔钱,我要他道歉,跪在地上,五体投地的道歉!”李业隆阴沉道。其他人也是一副冷眼相看的样子,显然觉得已经做出了最终决定,这个事情很容易选择的。张凤霞深吸了一口气,心里纵然委屈,可是在企业之间,个人还是显得微不足道,若是能够把供货商的价格压下来,什么手段都会上,更何况这点委屈。她已经做好了打掉牙往肚子咽的准备,朱立东也叹了口气,生意就是如此,哪能时刻受人尊敬?然而陆峰下一个举动不仅其他人惊讶,更是出乎张凤霞和朱立东的意料之外。“既然如此,这商会不呆也罢!!”陆峰环视一圈,表情凝重,沉声道:“今天能来,是我给你们面子,我告诉你们,在本地商会,没有佳峰电子算不得商会,我不是来求你们的,我是来征服你们的!!!”狂!陆峰这话狂到没边了。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刚才还有几个人悄悄劝说他,现在鸦雀无声。陆峰环视四周,此刻他谁都不放在眼里。“好!很好!”李总不气反笑,只是笑容颇为阴狠道:“看来陆总对于浩辰铜业也不放在眼里,那就不要合作了,我作为本地商会的副会长,也在这里放下话,以后你就是给我磕头求饶,也休想踏入这里一步!”“我也希望李副会长以后去请我入会的时候,跪着说话!”陆峰回击道:“国内铜业公司何其多,又不缺你一家。”“有骨气,不过想一想也无所谓,威普达的销量现在依然为零,想必之前拉的货足够卖到你们破产了。”“威普达现在的销量,撑不了多久的。”“破产是迟早的事儿。”“就是啊,不知道一天到晚牛气什么,有什么底气在这闹腾。”..............陆峰看着众人针锋相对,时不时还拍李总一顿马屁,看向李业隆道:“这个世界不是围绕着你转的,以后小心点,把你的爪子藏好,免得被人剁了,既然不欢迎,我也不多逗留,回家睡觉,至于威普达的销量,我说过,十天时间,占据本地市场销量百分之七十,咱走着瞧!”“哈哈哈哈哈哈!”现场哄堂大笑了起来,刚开始传出这个数据不少人就看热闹,然而两日时间销量为零,陆峰现在说这话,众人如何能不发笑?陆峰也不多言语,掉过头就走。出了门口,张凤霞急忙追了上去,说道:“别意气用事啊,浩辰铜业在本地有百分之三十的市场,如果签商会内部协议,价格可以降百分之十五左右。”陆峰停下脚步,回过头盯着她,昏暗中目光灼灼,问道:“开公司是为了什么?”“为了挣钱啊!”“挣钱为了什么?”“为了....为了过好日子啊!”张凤霞愣在那道:“怎么了?”“挣钱是为了过好日子,有尊严的活着,我绝不会为了钱低三下四,我可以圆滑,但是绝不卑微,我不可以,你们也不可以。”陆峰沉声道:“如果失去了尊严,多少钱就都将没有意义。”张凤霞僵硬在了当场,眼眶微微发红,吸了吸鼻子,第一次有一个不是自己亲人如此在乎自己的尊严。朱立东被他的一番话说得心头大震,或许他办事儿有时候很不厚道,喜欢偷奸耍滑,可是对于一个人的尊严如此看重,这是他不曾想到的。这一刻朱立东觉得,跟着他自己绝对不会有一天出卖自己的尊严,低三下四的去做事儿,圆滑不是贱骨头!“走吧,有他们求咱的一天。”陆峰迈步朝着车子走了过去。“那销量......”“不要急躁!”陆峰说完打开车门上了车。已经快晚上十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出了院子门,摸黑到了隔壁,敲了敲门喊道:“二子妈,睡了嘛?”没一会儿,大门打开,月光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开口问道:“怎么了?”“还没睡啊,你家二子不是订婚了嘛,买电视机没?我现在不是在电子厂上班嘛,那就生产电视机。”“是不是能便宜啊?快进来,晚上夜冷.........”俩人嘀嘀咕咕的进了院子!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