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今天全市除了威普达,其他品牌的销量直线下滑,全天销量一千一百台,占据市场销售数百分之八十九以上。这一天是威普达的破壳之日,一出世便有日月之辉。陆峰吩咐完一些事情掉过头走了,市场部经理还站在那,这几日时间他跟朱立东相处的不错,希望他给求个情。“朱总,主要责任不在我,您能不能跟陆总说一下?”朱立东看着他笑了一下,拍了拍肩膀道:“你被开除,是你活该,不是责任的问题,是能力的问题。”“能力的问题?”他站在当场还是不太明白,自己能力有啥问题。各大柜台的货物销售一空,仓库门打开,堆积如山一般的电视机搬上了货车,必须为明天的销售做准备。剩下两条流水线已经准备好,明天就可以生产,再招募一批流水线工人,日生产量可以达到三千台,这种级别的产量已经是厂子的巅峰状态,就算是工人手脚熟练,顶多一天四千台!昏黄的傍晚下,所有人都在往家里赶,关于威普达电视抽奖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一时间所有人都跟街坊邻居打听,谁在电子厂上班。............“你确定没听错?”焦恩凡对着电话声音里满是质疑:“一千一百台?”“肯定没错,焦总,现在其他厂子都快疯了,都在开会讨论这件事儿呢,他们的刮奖的卡片印错了,把十块钱的卡印成一千块了,厂子里的员工内部补贴一千块,两千五百块就能二十七英寸的大彩电了。”“两千五?”焦恩凡感觉出事情不对劲来,印错了可以理解,将错就错就显得有些违和了,挂了电话后又给熊猫那边打了过去。“威普达什么情况啊?”“销量爆炸,弄出来个漏洞,优惠一千块,现在大家都在开会讨论这件事儿是一个营销事件,还是内部管理混乱造成的,我们在苏州的市场全面失守了!”“这也太夸张了吧?”“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私下里所有人都在说这件事儿,冲着占便宜去的,今天卖了一千一百台,是因为只有一千一百台,按照这个速度,十天内达成他说的销售占有率百分之七十以上。”焦恩凡不敢相信,连着打了四五通电话,不管是佳康、tcl,还是长虹等一些大厂,给出的答复都是,现在苏州地区威普达势不可挡,围剿计划全面失败。同时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一场巨大的营销策划,至于操刀人,自然是陆峰,多家企业已经四处打听这件事儿的具体过程,并且开始研究成文案。这件事对整个行业的冲击实在太大,一场现实的一鸣惊人上演了,京城,联想办公室内已经摆好了一份文件稿。“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怪异的手法居然都能用的出来,现在好多人都在讨论,都说这里面涉及到心理学。”柳总翻看着,伸手把旁边的烟盒摸了过来,点着一根烟,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良久后道:“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倒也是个好事儿,与人斗才其乐无穷嘛。”“之前有报道,说他是行业颠覆者,很多人都不在乎,甚至是不屑,这一手真的是惊到了所有人,既然他自己对于市场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为什么要挖朱总呢?”“电子市场要迎来爆发期了。”柳总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抽了一口闷烟,再也不说话了。不仅行业内聚焦威普达,本地不少媒体都盯了上来,今天传了一整天的浩辰铜业与佳峰电子取消合作,傍晚时分浩辰铜业正式在生活晚报上登载了声明,正式与佳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结束合作,并且作为本市铜业协会最重要的公司,公开表示本地铜业协会拒绝与佳峰电子科技达成任何合作。这份声明一出,又炸了!电话都快把佳峰电子的商务处打爆。民间也到处在传各种版本,什么佳峰电子老总跟浩辰铜业老总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还有人说是佳峰电子的老总玩了浩辰铜业老总的女儿,街头巷尾闲聊之中那叫一个精彩。...........金鼎卡拉ok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们不少,大多数三五成群,有些姑娘打扮风骚,举止轻佻,时不时被逗的花枝乱颤。弥红灯下的一切显得很自然,一辆加长的宾利开了过来,瞬间吸引了四周所有的姑娘,五个八的车牌号更是彰显了车主人的社会地位。“谁啊?”“这是啥车啊?”“宾利啊,能有谁,肯定是李大公子啊!”“哪个李大公子?”“你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浩辰铜业的李总,我跟你说,出手可阔绰了,人家要是高兴了,随手一丢就是几千块!”“我知道,看报纸了,听说被人打了?”“不知道,那都是豪门恩怨,跟咱没关系。”人群嘀嘀咕咕,纷纷驻足观看,一时间金鼎大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车门打开,李业隆迈步走了下来,左脸还有些肿,脸色也不太高兴,径直走上了楼,本来等着捡钱的众人略显失落的发出一阵哀叹。“李总来了啊,快请进!”“李总来了!!!”“您的帝王包间一直留着呢,我叫小强,是这的酒保,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能够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小强弯着腰,用手扶着李业隆,满脸堆笑,活脱脱一副太监样子。“就在大厅找个地方坐吧,谁都不要,我一个人看会儿跳舞。”刚进入舞厅,门口站着一堆莺莺燕燕,脸上都是惊喜的笑容。“李总好!”“李总你还记得我嘛?我是小红啊!”“李总,我给你锤过腿呢。”李业隆不耐烦的摆摆手,身边的人立马把她们往外驱赶,到了位置上坐下,舞池里面已经热闹了起来,面前摆着果盘和各种洋酒,他却并没有半点心思。“李总,您怎么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西装领带,半蹲在他身边,这人叫蔡叶达,浩辰铜业的一个经理,也是李业隆身边的狗腿子,特别会来事儿。“听说威普达电视今天卖的很好?”蔡叶达点点头道:“出了问题,十块钱的抽奖印成了一千块,亏惨了,那孙子活该,让他敢跟您作对,这不是找死嘛,现在亏这么多,咱不给他供货,从外地拉过来,价格可就高了。”李业隆毕竟是国外留学过的,而且长期跟在他爸身边,再游手好闲,也明白其中一些道道,沉声道:“屁!他他妈赚大发了,那孙子居然敢打我,我能让他欺负了,现在外面怎么说我。”“李总,您消消气,咱不是跟他断了合作嘛,老总不帮你出头,也有顾虑,这人跟市里面走的很近,电子厂多少人来了拿不下,他拿下来了,是一般人嘛?”蔡叶达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生怕这位活祖宗再出事情。“操!”李业隆怒骂一声,一脚踹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瞬间桌子上的洋酒、果盘洒落一地,纷纷破碎,吓得旁边不少人都惊呼了出来。“没事儿,让服务员来打扫一下!”蔡叶达说完已经明白,李总这口气不出,心里一万个不舒服。想想也是,人家从小就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吃过亏啊,现在被当众打了,外面传言的话就更难听。“李总,我倒是有个办法..........”..............晚上九点多,厂子内已经恢复了寂静,只有仓库区还在挑灯夜战,陆峰给江晓燕打了电话,多多在幼儿园跟人打架,明天得去一趟,挂了电话上床睡觉。朱立东还没睡,他把这些天陆峰做的事儿全部都写了下来,从具体的市场布局、广告引导、经销布点、产品包装各个方面去看,从现在的情况去倒推当时的布局,简直完美!灯光下他怔怔的坐在那,心中满是震撼,现在的他彻底的心服口服,如此精妙、周全的市场营销他绝对做不出来。现在他明白张凤霞的那句话,这是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人!次日一早,各大科技类报纸头条都是佳峰电子科技,标题一个比一个唬人。闹乌龙,威普达活动出错,优惠达上千,距离破产仅一步之遥。浩辰铜业与本市铜业邪协会发表声明,不再与佳峰电子科技合作,威普达优惠活动出错,预估损失几十万,电子厂为何命运多舛?起底浩辰铜业与佳峰电子恩怨,起因女人?花花公子李业隆与佳峰老板起冲突!早上八点,陆峰坐在办公桌前吃着早餐,随手把报纸丢在一旁道;“花边新闻的报纸以后不要摆我桌子上。”“不过这报纸写的真精彩,有鼻子有眼的,晓燕姐应该看不到吧?”张凤霞说完紧盯着陆峰。“多多在幼儿园打架了,她现在应该在去学校的路上。”“不看也好,省的心烦了,我男人要是天天报纸上乱七八糟的,我觉都睡不好。”张凤霞嘀咕着。“所以你没男人,不说工作无关的,铜原材料的事儿抓紧。”陆峰端起碗把粥一饮而尽,放下碗筷道:“今天开始是重中之重,开大晨会,我来开,去准备!”“干嘛板着个脸,大清早的。”张凤霞嘴上答应着,可坐在那就没动,说道:“我又没欠你钱,你就不能笑一下啊?”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