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这几天陆峰的焦虑全都落在了焦恩凡、孙元清这些人的眼里,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是必然,绞杀之局已成。铝合金确实也能替代,但是稳定性绝不如铜合金,一旦替换就会造成质量下滑,电压不稳就会烧毁。这几天转悠下来,一些厂家都跟陆峰熟了起来,看到陆峰又来转悠,有人打趣道:“陆总还找呢?就怕是掘地三尺也找不到合适的!”“陆总,您就跟我们合作吧,价格是贵了点,但是能帮你渡难关啊!”“就是,不就是烧钱嘛,跟他磕。”陆峰看了他们一眼,烧的不是他们的钱,说风凉话谁不会啊,现在手里的钱如果烧光了,那就真的是绝境。今天是最后一天,一些厂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撤走,柳城朝着四周环视一圈,说道:“陆总,咱要不还是回去吧?”“没事儿,现在不缺时间。”陆峰说完朝着东南角走去,他也知道不太可能了,只不过是想散散步,换换心情而已。东南角最角落的位置架起来一个简单的简易棚,上面写着田英铜业,里面人很少,只有一个穿着便服的女人坐在那,眼睛有些红肿、“这好像没见过啊?”陆峰嘀咕了一句迈步往里面走。“你好!”女人见陆峰走进来站起身问了一句。“前几天好像没见过你们这家?”陆峰问道。“我们是刚搭起来,本来是打算参加的,临时出了点事儿,今天最后一天赶一下,也算是参加了。”陆峰微微点头,问道:“有高强度的铜合金嘛?就是电视机内部用的。”“我也不懂这些..........。”女人面露苦涩,看向桌子上的东西道:“一会儿马经理就回来了,我们就生产这些东西,你们看一下吧。”柳城走过去看了一眼生产标准和技术标准,又拿起一块铜合金端详了好一会儿,点头道:“虽然不如那些公司的好,不过技术达标了,这公司不怎么起眼,可能有戏!”“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陆峰打量着她问道。女子点点头,红了眼眶,仿佛陆峰提起了她的伤心事儿一般。“这....这怎么了嘛?”陆峰看着她纳闷道:“是不是来的太迟,损失了订单?没事儿的,别哭啊,我们这不是来了嘛。”“不是的!”女子朝着陆峰身后看了一眼,说道:“马经理来了。”陆峰转过身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穿着一身职业装走了过来,双方互相打量一眼,对方一副商务人士口吻道:“几位有什么事儿嘛?是需要铜原材料嘛?”“对,我们是做电视机的,我想问一下,你们产量怎么样?”陆峰朝着她道:“我们需要的量比较大。”“是嘛,那太好了。”马经理面露喜色道:“您快请坐,请问您是哪家企业的?”马经理盯着陆峰略微有些疑惑,市面上大型的铜业公司很多,技术比她们先进的也不少,怎么找自己头上来了。众人落座,陆峰率先问道:“我想问个事儿,你们是深圳本地企业嘛?”“不是的,我们是萧山矿业旗下的,原先是个小厂子,十几年了,最近两三年刚做起来,您是有货运方面的顾虑嘛?”“萧山啊?”陆峰高兴起来,笑了笑道:“那就离得不远,你们生意跟谁都做是吧?”“这话问的,谁有生意不做啊?”马经理有些摸不着头脑道:“您想说什么就直说,想让我们给您供货?大企业的话,价格可以谈的嘛。”“我们是佳峰电子的,是苏州的一家企业,旗下有威普达电视机。”柳城在一旁介绍道。“我知道我知道。”马经理激动了起来,说道:“我看你们有关的报道了,你们要找我们订货?”马经理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顶多算是个中型企业,给这种大厂子供货的机会很渺茫的,这么大的订单全都是抢破头去做,肥肉怎么可能落在他们头上?陆峰点点头,纳闷道:“你们没接到什么消息嘛?确定能够跟我合作?”“当然,有生意不做,不是傻嘛。”马经理急忙站起身道:“我给您介绍一下我们的产品和我们的优势,还有就是价格上面的事情。”柳城听到这话咧嘴笑了起来,心里暗叹,苍天有眼啊!双方聊的非常愉快,从运货、数量、技术、结款方式全部聊的开心,这边的热闹自然逃不过周围的人眼光,没一会儿焦恩凡一群人就得知陆峰找到了供货商,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这家田英铜业他们明明吩咐过的。“你们田总呢?”焦恩凡冷着脸问道。马经理站起身问道:“你有什么事儿嘛?”“我找你们田总!”“跟我说就成!”女子双目含泪哽咽道。“跟你说得着嘛?当初开会通知下去的,不是告诉你们不许做这些人的订单嘛?”焦恩凡呵斥道。“我们跟谁做生意是我们的自由,就算你是大会的管理者,你也没有理由要求我们跟谁做生意,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客人。”马经理义正言辞的呵斥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嘛?”“你谁啊?”陆峰靠在椅子上,看着他道:“天王老子来也不能这么横啊!”“我不跟你们废话,把田英叫出来,或者我给他打电话,前提是,你们先想好后果。”焦恩凡满脸冷峻道。“呜呜呜.......。”女人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了起来。陆峰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把她扶起来,劝慰道:“没事儿,真没多大的事儿,快坐,快坐!”“你要是....呜呜....你要是能把他叫来,我公司都给你。”女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泣道:“没用了,再多钱也没用了。”“怎么了?”陆峰问道。“本来说好的,来这边弄展会,谁知道来的路上出车祸了,人已经....已经没了。”女人说完扑在陆峰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哭着。陆峰一瞬间就明白了,显然焦恩凡是通知了这家企业,并且跟那位田总也谈好了,万万没想到出意外了。“实在是太好........。”陆峰话说一半,女人、马经理目光火辣辣的盯着他,急忙脸上挂上悲伤,改口道:“太悲催了,多好一个人,就这么走了,天妒英才啊!”女人哭的更大声了,颇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我不管他是死了,还是废了,之前通知过你们,一个月内不能跟佳峰电子有任何合作,田总也答应的。”焦恩凡干脆就把话说白了,沉声道:“如果违反了约定,别怪我不客气。”“不客气?你怎么不客气啊?”女人站起身满脸泪痕,头发散乱的叫嚷道:“你难不成还要把我孤儿寡母的杀了嘛?你有种杀了我啊!!!”焦恩凡哪里见过这种阵势,连连后退,四周围拢过来的人也嘀嘀咕咕说着。“人家都死了,还要逼着人家做事儿,现在的商界是真的难混啊!”“对啊,揪着人家遗孀没完,这也太不是人了。”“就是,人死债消,有什么恩怨也不能这样啊!”焦恩凡神色难看极了,深吸一口气想解释了一下,还没等张口就被一旁的孙元清一把拉走了,低声道:“别被千夫所指,走吧!”焦恩凡身后响起了一阵嘘声。陆峰搂着女人的脑袋将她抱在怀里,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儿的,总会过去的,他在天之灵肯定希望你过的更好,把公司经营的更好。”马经理和柳城几个人站在那略显尴尬,人家现在是寡妇,陆峰搂着个寡妇,还那么亲昵。“咳咳!!”“陆总,可以了,要不然人家以为是你弄死她男人呢。”柳城嘀咕了一句。陆峰松开了女人,按着她的肩膀道:“相信我,会好起来的。”“可是我根本不会经营公司,什么都不懂,他是个孤儿,没啥亲戚,我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没关系的,这不是有我呢嘛,公司很简单的,就是做产品,卖产品,我买你的产品,你不就有钱了嘛?”陆峰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马经理在一旁看着陆峰,她真的怀疑陆峰跟田总老婆有一腿,这么大的订单,多少人求都求不来,陆峰居然主动送上门。“谢谢,你是个好人,您怎么称呼?”女子抹了抹眼泪,控制住了情绪。“我叫陆峰,是佳峰电子科技的董事长。”“我叫李娜,这些我也不懂。”李娜看向马经理道:“马总,你来定吧。”“陆总,除了刚才谈的,你还有其他要求没?”“没有了,咱签个协议,货运到后,质检合格没问题就可以。”陆峰想了想道:“晚上咱一块吃个饭吧,李总你也去,不伤心了啊,都不漂亮了。”柳城在一旁直皱眉,低声提醒道:“陆总,你是有老婆的人,你这是干啥?”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