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你先回你房间,我这里不太方便。”陆峰探出头朝着门口的位置喊道。

</p>

“你先开门啊,楼道里有几个男人盯着我。”李娜的声音里满是焦急,都快哭了,不停的敲打着门。

</p>

陆峰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好从旁边扯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走过去把门打开,李娜直接冲了进来,撞了个满怀。

</p>

“快关门,外面有人。”李娜急忙把门关上。

</p>

陆峰再次把门打开,看了一眼楼道,并没有人,劝慰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没多大点事儿,深呼吸........”

</p>

李娜的脸色好看了不少,陆峰感觉的出来,她那天晚上受到了惊吓,已经有点被害妄想症了。

</p>

“你先去沙发那坐着,我去洗澡。”

</p>

陆峰把她送到了沙发上坐着,打开电视给她看,回到浴室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p>

李娜的情绪稳定了不少,喝了一口水,看向陆峰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已经睡下了,可是总感觉有人会砸玻璃闯进来。”

</p>

“受了惊吓,正常!”

</p>

“那我晚上能在你屋子里睡嘛?”李娜说着话自己都没了底气,这确实不太合适,可是她真的想找个人陪。

</p>

“行吧,我睡沙发,早点休息吧!”陆峰点头答应了下来。

</p>

“陆总,事情好不好办啊?”陆峰手里捧着水杯说道:“现在厂子完全跟我没关系了,账上还有不少钱,万一那些人把厂子里的机器卖了........”

</p>

“不可能的事儿,这是个法治社会,想干啥就干啥啊?”陆峰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现在的问题是,不能弄成纠纷案,不能被拖!”

</p>

“他现在是明抢,人家背后有人,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嚣张,他黑白两道都混的开,没人敢惹他。”李娜发愁道:“我觉得你要是不认识什么厉害人物,这事儿难办啊!”

</p>

“谁背后还没几个人啊,当背后站的人多了,游戏规则就变了,现在打官司对咱很不利,一个笔迹司法鉴定就得好几个月!”

</p>

“好几个月也不怕,我有的是时间,去鉴定啊,只要能把公司拿回来,多长时间都行!”李娜鉴定道。

</p>

陆峰看出来了,她现在还是以为这件事儿的主角是她。

</p>

“你有时间,我没有,别说几个月,就是拖一个月,我就算半残废了!”

</p>

“这就是你撕掉合同的理由?”

</p>

陆峰点点头,说道:“短期内拿到一些铁证,并且防着他们下黑手,明天会有几个便衣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p>

“那从哪儿下手呢?”

</p>

“先从马经理.......的闺女下手!”

</p>

...............

</p>

楼房内,马经理坐在客厅气的脸都绿了,看着眼前的女儿猛的一拍桌子叫骂道:“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简直就是流氓、地痞!”

</p>

“我就流氓地痞怎么了?”一个十八九的姑娘打扮的很是风骚,脸上画着浓郁的妆容,还染了头发,嘴里嚼着口香糖,满脸的不忿。

</p>

“你这个样子学校不说嘛?这都几点了,你才回来,你都复读一年了,这个大学不上了是不是?刘娇,我告诉你,学校要是再把我叫去,我抽你脸!”马经理怒吼着,看向坐在一旁的男人骂道:“你怎么当的爹?”

</p>

“马月娥我也告诉你,这学爷还不稀的上,老娘出去混,你以后少管我的事儿,你除了吼我外,你尽过一个当妈的责任嘛?”

</p>

“你跟我顶嘴?”马经理怒极了,站起身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p>

“啪!”

</p>

刘娇被打的一个踉跄,叫嚷着:“我他妈弄死你......”

</p>

母女二人打成一团!

</p>

..............

</p>

早上,陆峰从沙发上醒来,看到李娜还在睡,下楼吃了早餐,顺便买了几份本地的报纸,几家本地报纸已经开始注意到了田英铜业的事情,做了简单的报道。

</p>

回到房间,李娜已经醒了,整理着头发,看到陆峰略显不好意思。

</p>

“醒了啊,我给你买了早餐,吃口吧!”陆峰把早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你吃完饭要不去看看孩子?把心放宽,不会有事儿的。”

</p>

李娜点点头,下了床刚准备说话,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她整个人吓得脖子一缩,惊恐的看向门口的位置。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