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何小慧对于秦钟这种先入为主的偏见并不怎么满意,微微皱眉,也没说什么,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个小队长,自己刚参加工作。秦钟感觉到她有些不高兴,说道:“你刚出身社会,不懂这些,现在的有钱人没一个好东西,别被人骗了。”“他能骗我啥?”何小慧走到自己屋子门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陆峰给张凤霞打了电话,几经波折才打听到一些马经理女儿的情况,本市六中高三复读班,今年十九岁,经常跟一些二混子在一块,整个人极其叛逆,一个月前因为搞对象被学校通报批评,已经跟小男友分手。综合各项情况来分析,陆峰觉得这样的小姑娘反而好拿下,带出去玩几天,潇洒一下,让她帮忙办点事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回到房间,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打扮,陆峰刚准备出门,房门被人敲响了,打开门何小慧站在了门口。“你来得正好,跟我去买身衣服去。”陆峰转过身去拿皮包,提在手里道:“那个队长呢?”“他早上起得早,还没洗漱,在房间洗漱一下,马上就好。”“不等了,一会儿就回来了。”陆峰说完朝着电梯的位置走去。何小慧小跑两步跟了上去,进了电梯纳闷道:“你缺衣服穿嘛?这身不是挺好的。”陆峰又盯着她看了一圈,自己打扮的太成熟,她打扮的也不太合适,开口道:“给你也买一身。”“我?这不太合适吧!”“没事儿。”陆峰也不多解释,出了电梯,打开车门道:“上车!”“进口皇冠啊!”何小慧也是有见识的人,坐在副驾驶看了一眼车厢,又悄悄看了一眼陆峰,心里暗暗咋舌。车子朝市中心飞驰而去,一路上她看个没完,陆峰纳闷道:“有什么话就说。”“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啊,就是想问一下,那个女人这么舍得给你花钱啊?”何小慧好奇道。陆峰很是无语的白了她一眼,也懒得解释,把车子停在了服贸大厦楼下,上楼挑了两身衣服,偏年轻一点的,买了一双运动鞋,又给何小慧、秦钟买了一身。陆峰出手自然不会买便宜的,一条裤子一百多,随便一身衣服和鞋子下来都是普通人一两个月的工资,卖货的几个姑娘都快乐疯了,就没见过陆峰这么好打交道的人。楼下就是理发店,原先的大背头显得太过老套一点,换了个年轻一点的,从理发店走出来,陆峰好像年轻了十岁一样,可能是之前表现的太过于沉稳,现在才有年轻人的朝气。“你们男人买东西都这样嘛?怎么不搞价格啊?”何小慧提着大包小包的,想起陆峰掏钱时候的潇洒就有些肉疼,说道:“感觉能便宜一半,你买条裤子就把我一个月工资花掉了。”陆峰打开后车门,把东西随手丢进去说道:“不是男人买东西这样,是有钱人买东西都这样。”何小慧被他说的一时语塞,想不通,感觉有钱可以花,但也不能当傻子。她想不明白很正常,毕竟她就是个工薪阶层,就好像后世的普通人想不通某个富二代去夜店玩都能花两百万一样。富人随手的花费,就是普通人一辈子不可企及的财富!开车回去的路上,路过银行,把车子停了下来。“又干什么?”“取点零花钱!”陆峰说完下了车。没有预约,最大取款额度只有三万块,这还是公司账户,vip用户,随手把钱塞皮包里上了车,何小慧看着鼓鼓囊囊的皮包,心里早已震惊万分,这他妈叫零花钱?回去的路上,何小慧格外的悔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是男的,如果自己是个男的,肯定是个帅哥,说不定也能吃上这口软饭。车子停在楼下,秦钟立马冲了上来,用手拍着车窗叫嚷道:“你干什么去了?没有我的指令乱跑什么?”“没事儿的,就是去买了几身衣服,再说了,何警官在我身边呢。”陆峰也不多搭理他,打开车门把他的衣服拿出来,递过去道:“换衣服。”“换衣服干什么?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和身份嘛?”秦钟怒气冲冲的吼着,眼睛瞪大,就差破口大骂了,他的怒来至于陆峰带何小慧出去。开着一辆六七十万的豪车,何小慧还坐在副驾驶上,看样子很是开心。陆峰目光平淡如水,看着他道:“你是来保护我的,不是来跟我吵架的,我做什么是我的自由,如果你找不准自己的定位,我建议换个人来呆在我身边。”“不要吵了。”何小慧下了车劝说道:“人家给咱买衣服,也是好心,很贵的,一条裤子就两百块呢。”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秦钟宛如火上浇油一般,咬牙切齿道:“有钱了不起嘛?”陆峰上一世总是希望有人跟他说这句话,自己轻飘飘的来一句,对不起,有钱真的了不起,然而此刻只是笑了笑,他看的出来,这位小队长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好了,去换衣服吧,你不想受处分吧?”何小慧小声提醒道。听到这话,秦钟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一把拿过衣服上楼了,何小慧掉过头道:“他这人就是脾气臭了点,人还是很好的。”陆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这到底是谁保护谁啊!上楼换完衣服,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六中是半寄宿制,中午十一点半是走读生放学的时间,就是要趁着这个空档。下楼,这一次秦钟坐在了副驾驶,何小慧坐在了后排,陆峰开车朝着六中飞驰而去。“咱去干啥啊?”“泡妞!!”“啊??”车子停在校门口,已经有不少学生开始往门外走,大多数都穿着校服,陆峰走到门卫处朝着大爷问道:“我想问一下,高三复读三班的马娇出来没有啊?”“没有,没看见!”大爷喝着茶,啐了一口茶叶在杯子里,盖上盖子后,不搭理了。“我是她亲戚,来接她,好多年没见过了,怕认不出来,现在长什么样子啊?”陆峰说着话把一包烟塞了进去道:“您抽烟。”大爷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中华,咧嘴笑了,说道:“马娇好认的很,一会儿我帮你看一下。”“好,谢谢了啊!”陆峰走到车子的位置,依靠在发动机盖上,点着一根烟扫视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接学生的家长路过打量着他,也有马路对面,几个骑着摩托车的二流子,拧着油门,轰鸣作响,时不时引学生往这边看。他们脸上带着放荡不羁的笑容,瞥一眼陆峰这里,好像有点挑衅的意思。几分钟后,大爷探出头朝陆峰道:“出来了,染黄头发那个。”人群中的马娇是何等的扎眼,一群校服里混进去一个穿着七分裤,短袖的姑娘,耳朵上全是耳洞,挂的琳琅满目,头发染成了屎黄色,嘴里嚼着口香糖,路边的那帮混子看见估计都得叫一声大姐!陆峰在打听到的资料里知道她很叛逆,可也没想到如此模样。吹了响亮的口哨,陆峰朝着韩娇道:“美女,一块吃个饭啊!”车内的秦钟看到陆峰如此放荡,脸色紧绷,双拳在腿上砸了一下,骂道:“这个人渣,居然祸害祖国的花朵!!”何小慧盯着走来的马娇看了好一会儿说道:“祖国的这朵花儿好像有点.......额....有点鲜艳啊!”秦钟看了一眼,也发现这个女学生太不像个学生了。“这指不定谁祸祸谁呢。”马娇走过来看了一眼陆峰,问道:“你谁啊?”“仰慕你的人啊,我关注你很久了,特别喜欢你这股气质,给个机会,一块吃个饭?”陆峰发出了邀请道:“上车!”“滚一边去吧,你看你这个垃圾样子,连个头发都不染,你也配跟我玩儿?”马娇满脸的鄙夷之色道:“追老娘的人多了去,好好撒泡尿照照自己吧!”陆峰傻在了当场,他原本以为对这种小姑娘是手到擒来,没想到碰了钉子。“马姐,下午上课不?”一个绿毛走了过来,身材瘦弱,走路还直不起腰。“你他妈管我上不上课,狼狗那帮人在不?”“不在,卧槽,他在能怎么?老子办了他,马勒戈壁的,打听一下老子的旗号,走!”“好,走!”“那人是谁啊?那是他的车?”“一个傻逼而已。”陆峰完全石化在了当场,自己居然被一个吊丝气十足的小男生给秒杀了?拉开车门上了驾驶位,陆峰脸上发涩。“怎么了?”“没事儿,先吃饭,一会儿去染头发!”“染头发?我可不染头发,弄的跟二流子似的,这些街头蹲着抽烟的,有一个好东西嘛?”秦钟义正言辞的。“没让你染,我自己染。”陆峰发动车子飞驰而去,他现在就得像这些二流子学习,如何能够快速俘获一个女二流子。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