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杨天池走到陆峰的面前,尴尬的笑了笑道:“让陆总见笑了,我这些朋友都没接触过金融,更何况是这么厉害的金融,有什么怪罪的地方,谅解!”

“没关系的,我是做业务,谁的业务都做,能合作自然最好,不能合作也是朋友。”陆峰朝着其他几人笑了笑道。

“话倒是很好听,你有工作证嘛?”

“并没有,如果你们遇见能拿出工作证的高盛投资员工,你们肯定是遇见骗子了。”陆峰很是淡定的说道。

“这钱我们投,回去去拿钱,十万块起投是不?”

“对!”

几分钟后钱拿来了,放在一块堆积在一起,很是显眼。

陆峰拿出了合同,放在杨天池面前道:“算你名下,是吧?”

“是,放在他名下,合同我看一下。”六哥拿起合同看了一眼道:“这什么合同啊?这些条款不就是抢钱嘛?你这合同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陆峰还没等说话,杨天池率先开口道:“你懂个屁,咱这是人民币,怎么投资去米国?这是个中转委托公司,需要给这个公司授权,然后转去香江那边,接着转换汇率去米国,你根本不懂这些。”

“他要是按照这个合同执行,怎么办?”

陆峰坐在那并不说话,他知道,杨天池会帮他搞定这些人的。

“这就是个合同,以前的钱都回来了啊,咱这点钱够干啥,难不成咱这点钱还坐飞机去米国签合同?再说,你自己弄汇率的话,很麻烦,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人家是大集团,有关系,跟香江的花旗银行有合作,地下操作,懂吗?”

六哥很是无奈,他真不知道陆峰给杨天池喝了什么迷魂汤,以前多精明一个人,现在像个傻子似的。

“合同拿来,我签字!”杨天池拿过合同看都不看,直接签下自己的名字。

陆峰拿过来翻看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把钱往包里一收,说道:“那就明天见,我是正规的高盛投资总监,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给那边打电话,问一下我就行,这是电话号!”

“你放心,我回去肯定打电话,一个越洋电话而已。”六哥阴恻恻道。

陆峰也不多说什么,拿起自己的东西,说了句再见,出了咖啡厅,六哥朝着旁边一个人说道:“跟上看看!”

“你们!!!”杨天池长叹了一口气,现在他生怕得罪陆峰,要不然自己的窟窿就真填不上了。

回去的路上,陆峰能够察觉到,有一辆车明显跟着自己,他全当不知道,把车停在喜来登门口,直接上了楼

杨天池的办公室内烟雾缭绕,所有人都在,房门被推开,跟踪陆峰的那个人走了进来。

“什么情况?那孙子跑了没?”

“他住在喜来登大酒店,我去前台问了一下,人家不透露客人信息。”

“啥都打听不到?”

“就是保安告诉我说,这个人非常有钱,住的房间三千块一晚上。”

“这么贵?”

哪怕是这些老总听到这个价格,都暗暗咋舌。

杨天池靠在沙发上满脸的无语,说道:“咱的资产加起来,都不一定有人家多,我可听说,人家在米国那边资产好几百个亿呢,来这边是开拓国内市场,懂不?”

住得起这么贵的酒店,再加上陆峰的气质和行头,让几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至少没那么假,也没跑路。

“给那边打个电话,那小子不是给了个电话嘛?”

“打!不打你们不死心。”杨天池说着话把电话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众人按照上面的电话号拨打了过去,响了几声后,那边接了起来,是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hello,you've

eachedtheheadqua

te

sofgoldma

sachs!”

“这说的啥啊?谁能听得懂?”

“hello?”

“哈喽噻,you成都,懂噻?me找。”

“ok”

对面叽里咕噜说了几句,电话被转接了,是一个蹩脚的中文女子。

“你好,这里是高盛集团总部,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嘛?”

“妈的,可算来个说人话的了。”六哥对着电话道:“我想查一个人,你们那有没有一个叫李念祖的?”

“李念祖?请问是哪家公司的?”

“就是你们那的。”

“这里是总部,我们旗下有高盛基金、高盛投资、高盛银行、高盛保险、高盛风险管理。”

对方一口气念了四十多家公司的名字,听的这边都傻眼了。

“高盛投资的,对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