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杨天池给薛总打了个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对方听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就是遇见骗子了。

在场的人纷纷解释,表示自己也投了,真的给返利,而且手续特别正规。

这么多人都说是真的,电话那头的薛总也有点迷糊了,说不定这个世界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呢?

“那今天晚上的气功宴把他也叫来吧,见一见面再说。”

“好的!”

挂了电话,杨天池心情有些激动,如果能让徐总投资,以徐总的手笔,他当中间介绍人,绝对能大发一笔。

拿起电话给陆峰打了过去。

“喂,李总嘛?”

电话那头陆峰应了一声,问道:“什么事儿啊?”

“晚上有个晚宴,想邀请您出席,您有空嘛?”

陆峰听到晚宴邀请,心头一跳,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可算等到了,不过嘴上依然漫不经心道:“什么晚宴啊?我晚上还有越洋的电话会议呢。”

“这么忙的嘛?”

“回国这么长时间,业绩不太理想,肯定要挨批评嘛,我也不是很想接,如果是业务方面,我倒是可以推掉电话会议。”

“肯定是业务方面的,今天晚上我们集团总部的副总会来,薛总的人脉可是广大的很,要是引起徐总的注意,你的业务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徐总别说省内,全国都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啊!”

陆峰还以为徐大帅会来,心里有几分失望,不过一步步来吧。

“这样的话,我就去,在哪儿举办?”陆峰问道。

“我派车去接您,咱这个宴会是气功宴,徐总、薛总他们都对气功非常感兴趣,我跟您说这个的意思是,并不是没有隆重招待您的意思,而是碰巧了。”

“没事儿的,只要有业务,其他的都好说。”陆峰毫不在意道。

“那我傍晚六点钟去您酒店楼下等,好吧?”

陆峰应了一声,挂断电话,站起身看着远处的天空,心情好了不少,日子在一天天逼近,长虹、创维、康佳、熊猫、恩凡等十几大品牌的新一轮围剿就在眼前,外界对于佳峰电子的舆论更是一团糟。

这是暴风雨来到的前奏!

傍晚六点钟,天色还没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燥热退散后的余温,街头之上三三两两的人们散着步,麻将馆里的麻将声依旧。

楼下停着一辆奥迪车,杨天池站在车门前抽着烟,时不时抬起头朝着楼上看一眼,他一个运输贸易公司的老总,这一刻竟然像是个司机一般忐忑。

几分钟后,陆峰西装革履大皮鞋走了出来,感受着空气中的气温,大步流星的朝着杨天池走去。

“李总,你上车!”杨天池急忙打开门,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问道:“我那个钱,打过去了嘛?”

“已经到了香江,估计那边的早上七点钟左右,就汇入总账了,放心吧。”陆峰说完上了车。

杨天池听到这话脸上笑开了花儿,上车一脚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陆峰将后窗的车窗降了下来,迎面吹来的风让人舒适了不少,朝着前面开车的杨天池问道:“杨总,你们这边也很信气功嘛?”

“这两年气功到处都是,有厉害的高人,不过大多数的骗子,但是薛总认识的这些,绝对是手里有真家伙的。”杨天池一脸认真道。

“你见过?”

“没有,不过听说过,这气功可是分很多类的,有治病救人的,有强身健体的,有驱鬼镇邪的,还有羽化飞升的。”杨天池唾沫横飞的介绍着。

“那你为啥信啊?”

“老总们都信,先不说混圈子这个事儿,我还真见过硬气功,一掌拍下去,墙塌了,还能拍碎桌子,还有生吃玻璃都没事儿的。”

陆峰坐在后排想了一下,这种手段更像是魔术!

“那今晚的大师们会表演这类的嘛?”

“不会,今天主要是气功交流,会有很多门派掌门人的,陆总到时候也可以认识一下,这玩意多练练强身健体啊,国家都在号召啊!”

“国家号召?什么时候?”

“国家没反对,那就是在号召,我跟你说,那些大人物七八十岁看上去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其实都在练气功的。”

陆峰已经不想多说什么,这些人的手段跟传销差不多,什么都往上靠。

黄金宫,一座六层楼的会所,外面粉刷成金色,各种黄色的灯光照耀在墙壁上,很好的像世人展示了它是一个什么颜色的场所,倒也实诚。

车子刚停下,两个穿着保安服饰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打开车门异口同声道:“欢迎老板儿光临黄金宫,请您下车噻!”

带着一股当地口音。

陆峰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