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消息很快就扩散了出去,这种针对性极强的操作,想要不让人知道是不太可能的,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感觉出要出大事儿了。

佳峰电子收购田英铜业后,对于合金铜原材料就不再储存,而是每天现货运送,避免货物积压,导致现金被占用。

今天的价格直接翻了一倍,也依然得用,这一手给陆峰的压力不小,虽然他手上有八千万,但是真把这些钱全用了,那就是自找死路。

上午,熊猫方面放出了消息,与佳峰电子达成协议,为了照顾民营企业,推动市场化深度改革作出表率,降为佳峰电子代工为期不低于三个月的威普达产品生产。

并且表示,熊猫工厂依然是国内一流水平工厂,产品质量只会比佳峰电子工厂更加可靠,最后还说了一下,佳峰电子派出了最专业的团队来工厂考察,结果被如此一流的工厂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通篇都在表达一个观点,那就是当年的熊猫依旧宝刀未老。

黄友伟翻看着今天的报纸,敲门声响起,崔秘书走了进来,开口道:“浩辰铜业对田英铜业下手了,现在行业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铜业类大企业基本上都进了铜业协会,或者是本地商会,一些小企业被这一手吓得够呛。”

何止是吓得够呛,简直是瑟瑟发抖,浩辰铜业在行业内基本上帝王般的存在,联合铜业协会内的一众公司,不仅拿捏着卖方市场,还拿捏着买方市场。

只要李总一句话,就可以让一家中小型铜业类厂子灰飞烟灭,除了臣服,这些企业没有其他的选择。

黄友伟听崔秘书简单的说了一下市场上的情况,同时把几个副市长叫过来问了一下!

“是时候了!”黄友伟低沉道。

崔秘书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声道:“要是灭了一个浩辰铜业,陆峰开始大肆进军铜业类,照猫画虎再来这么一手,他掌控电子类的大型企业,拿捏着铜类定价权,会不会出事儿?”

黄友伟听到这话目光里闪烁着一抹凶光,下一秒消失不见,沉思道:“他是个聪明人!”

陆峰确实是个聪明,他非常明白黄友伟要的是什么,光靠一个佳峰电子是带动不起来本地经济和就业的,只不过是让陆峰当个排头兵罢了。

两个小时后,地方公安局接到命令,执行抓捕任务,上午十点半三辆警车停在了浩辰铜业的办公楼下。

董事长办公室内,几个警察拿着拘捕文书,说道:“你涉嫌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垄断,跟我们走一趟吧!”

李总坐在那叹了一口气,不怒反笑,抬起头道:“抽完这根烟,行不?”

“你抽!”

李总抽着烟,说道:“我七十年代是矿上的职工,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吃个白面馒头,我还记得我老婆刚生下我儿子,我拿着跟别人换来的白面粮票,跑到供销社买了两斤白面,没做过白面,蒸的不好,不过我老婆还是吃的很香,她一口气把两斤白面都吃光了。”

“那时候我就在想,一定要让她天天吃白面馒头,为了这个梦想,79年我辞掉了这份别人眼里非常好的工作,搞过煤炭,弄过服装,绕来绕去又做回了铜业,人生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回想一下,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弄成这么大的家业。”

“我跟我老婆离婚了,因为我有了点钱,跟舞厅一个女的混在一块,或许此刻的我,才是真正清醒的状态,这几十年的人生,在别人眼里多风光,可是我觉得这些年我一直飘着,这一刻格外的踏实!”

他坐在那嘀咕着,身上那种老总的气势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再次回到了一个矿工的身份,说的话声音很低。

一根烟烧完了,李总站起身伸出了手。

铐子往上一拷,其中一个警察拿了一件衬衫搭在了他手上,两个人抓着他的胳膊往外走。

浩辰铜业老总被抓的消息,再一次让所有人为之惊愕,这才过了半天,从早上的田英铜业被涨价,到熊猫与佳峰电子达成代工协议,再到李总被抓。

短短一个上午,交锋之激烈让人目不暇接,所有人都有一个感觉,真的要变天了。

铜业协会内的人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不少企业第一时间宣布退出铜业协会,价格联盟瞬间支离破碎。

之前跟不少企业协商的价格一瞬间被砸碎,铜业的混乱时刻来临了。

浩辰铜业发生如此大的剧变,短期内肯定受影响,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将会空出巨大的市场份额。

失去了威胁后,中型企业开始变得跃跃欲试,想要抢夺更多的市场,下午一点,就有一家叫做三元铜业的企业,高强度合金铜的报价给出了最低点,每吨八千九百四十三元。

这个价格相比较之前,直接拦腰斩断,让整个行业惊叹,更是让外界吓了一跳,之前的铜业是多么丰厚的利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