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朱立东有怨气可以理解,在场的人没想到陆峰居然也骂的这么狠,众人纷纷看着他,就连朱立东都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

原本他还担心自己当着面骂他,陆峰会秋后算账,没想到他骂起自己更狠。

“李总跟陆峰有过节?”徐总纳闷道。

“没有,都不认识,但是做金融这方面,最重要的就是诚信,不能虚假承诺给客户,然后跑路,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垃圾。”陆峰满脸的愤恨之色,沉声道:“从你们的话语里我就听的出,这人绝对不是好东西。”

“李总真的是明眼人啊!”徐大帅端起酒杯碰了一下道:“就是这个人,把国内电子行业搅了个不得安宁,整个行业倒退十年。”

“倒退十年?”陆峰面色惊讶道:“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枪毙。”

“可不是嘛,不过他好日子到头了。”徐总一饮而尽,说道:“这种货色,根本不配让李总提起,这人没啥文化,全靠投机取巧。”

“对对对,还骗我加入佳峰电子这个火坑里。”朱立东急忙道。

现场俨然成为了一场陆峰的批斗大会,徐总虽然不认识陆峰,利益冲突也并不是直接的,但是并不影响他对陆峰的咒骂。

徐大帅跟浩辰铜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商界是个圈,来来往往就那些人,陆峰要搞浩辰铜业,那就是搞他。

更何况还跟他参股的长虹有着直接竞争关系。

晚上十二点多,陆峰拿着一张一千万的支票离去了,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给朱立东打电话。

“陆总,晚上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就是胡说,那种场合下,不那么说,根本行不通啊。”朱立东接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急忙这么说。

“没事儿,我也没往心里去,你这段时间见孙元清了嘛?”陆峰问道。

“这几天每天都有饭局,几乎是天天见,孙元清还问了我一些市场方面的事情!”

“我现在不能见孙元清,他要是见了我,身份立马就戳穿了,一切都白费,你现在跟他们关系好,帮我盯着点,可以发我以前的传呼机。”

“好,那你现在的这个返利是怎么回事儿?”

陆峰想告诉他,可是本能的警惕性还是没有说,只是说,这层迷雾过段时间就会揭开,再等一下吧

已经是深夜,一幢别墅内灯火通明,徐大帅、孙元清、薛总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着一份合同,还有一些其他的资料。

孙元清拿起合同看了一眼,良久砸吧下嘴说道:“这个合同有大问题!”

“确实有问题,一旦按照合同本意进行,立刻会把钱套牢,但是并不会弄丢,而且合同颇为正规。”徐大帅抽了一口烟道。

“这人身份挺迷!”

“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之前我也怀疑过,但是返利很及时,各种手续非常齐全。”薛总坐在一旁开口道:“不仅做咱几家的生意,据我所知,他还很急切的联系其他老总,这段时间他在本地商界很活跃。”

“如果真的是找资金,为什么要跑到四川?”孙元清眉头紧皱,问道:“这里面有猫腻啊,他应该去沿海城市,那边的资金更加充裕。”

“这个我倒是没想过。”

“这些英文翻译过嘛?”孙元清问道。

“翻译过,我们找的是正规的翻译机构,译文在这,跟李念祖说的一样,而且那些翻译机构的人说,这些英语的用词儿很讲究,国内能写出这种文案的,屈指可数。”薛总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一沓译文。

众人翻看了一下,确实没问题。

“这家中转公司能不能查到?”

“注册地是深圳,前天我已经派人去了。”薛总开口道:“注册时间是去年的十一月份,注册人叫袁丽,应该是买的身份证,而且还是下属控股公司,上游公司显示是香江那边的,那边没法查。”

“皮包公司?”

“对,只是注册,公司账户只有一个,我们托关系去银行问了一下,账户里只有几百块钱,而且没有办公地点,也没有具体负责人!”

薛总把自己查到的消息全部说了一遍,在这个不联网的时代,能查这么多资料出来,也恐怕只有背靠两家大公司,有大人脉的人才做得到。

“你觉得他会不会跑路?”孙元清看向徐大帅问道。

徐大帅沉吟了好半天,不敢确定道:“我也在赌,给的是支票,以我跟银行的关系,只要在国内,就可以紧急冻结。”

“给李总打个电话商量一下吧,如果是真的,我想借此来把企业的资金翻滚一下,以现在手里的资金,不足以彻底绞杀掉佳峰电子。”孙元清认真道。

“佳峰电子不是已经在崩塌的边缘了嘛,我看很多报纸都在说,今年年底就要彻底完了。”薛总惊讶道。

他这两天看新闻,感觉佳峰电子已经黄了,怎么孙总还这么郑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