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你以新闻为准?那些人恨不得明天就是末日,千万不要小看佳峰电子,一般的企业早就散了。”

徐大帅点头表示同意。

从这一点来看,就能看出张凤霞的能力,平日里只是因为有陆峰在,显不出她,这种老总失踪、资金出问题,市场出问题,可以说是绝境的情况下,她依然能稳下企业。

就凭这一手,已经值年薪百万左右了。

而且最近张凤霞接到的橄榄枝,最高已经给到了年薪一百五十万,在国内的职业经理人行列,已经是顶层。

“而且那个朱立东也是鬼的很,最近河北、山东两地的市场他依然在指挥操控着,所以我一直怀疑这其中有诈。”孙元清叹了口气道:“一个商人,不琢磨做买卖,开始玩兵法了。”

徐大帅抽着闷烟,他心里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陆峰是真心喜欢,这样的人要是能为他说用,绝对是一把好手。

可惜,这样的人注定有一颗不羁的心,没人能够驯服。

孙元清拿起电话给李总打了过去,连打了两个才接起来。

“徐总,什么事儿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沉闷,显然是被打扰了好梦。

“李总,是我,孙元清,打扰你休息了吧?”

“没有,刚躺下而已,怎么了?”

“前几天谈的那个李念祖,今天徐总投了一千万试探一下,现在我们查到的消息,这个人应该没问题,就是返利太多,你那边怎么样?”孙元清问道。

“黄友伟快安耐不住了,今天税务局的人来查,最近佳峰电子收购田英铜业,一些小企业开始不安分了,如果短期内无法打压下佳峰电子,对行业冲击会很大。”

李总有些心事重重,最近铜业有些躁动,电子市场的混乱引起的,一些企业开始不再愿意接受他们的霸王条款。

“销售下降了嘛?”徐总问道。

“这个月百分之二十左右吧,只要把佳峰电子打压下去,黄友伟就不敢动我,牵一发动全身。”李总叹了口气道:“尽快绞杀,让陆峰喘过气儿来,他就算不想向铜业进攻,黄友伟也会逼着他走进这个行业。”

“陆峰不是失踪了嘛?”薛总纳闷道。

“这人狡诈多端,我这几天一直在琢磨,他指不定躲在哪儿了!”

“我现在是这个想法,下一波终端市场竞争,企业的钱不足以彻底赢下来,如果这个李念祖靠谱,短期内,将资金翻一倍,再开始,你那边能给我走一下过桥嘛?”

“可以,我这里能挪动两千万!”

“那就多谢李总了,你早点休息。”

李总嗯了一声后,叮嘱道:“孙总,铜业如果失守,恢复到自由市场价格,你们的竞争力会降低,佳峰电子这样的企业会大批的起来,今年的电子企业已经成批的爆发,你也应该感觉到市场上压力。”

“李总,我明白!”孙元清沉声道。

“明白就好!”

李总说完挂了电话。

徐大帅把烟头拧灭,哼了一声道:“他现在是没招了,全靠逼着你。”

“黄友伟要弄他,他也慌,大家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孙元清站起身道:“我先回去了。”

薛总站起身道:“我送您。”

徐大帅坐在那自己沉思,其实他已经想把浩辰铜业的股权变卖掉,最近两年的时间,他越来越感觉到,市场化是不可阻挡的。

各个领域的垄断都在被打破,企业终究是企业,不可能与国家对抗。

他也知道,现在从浩辰铜业撤资,就是在抽梯子,他已经跟这些人捆绑的很深了。

次日,陆峰去银行把支票兑了,并且把钱转入了深圳那边的账户,这家公司是去年注册研发公司一块注册的。

这段时间来找他的人越来越多,每天投资的资金已经高达两千多万,他自然知道这一千万只是小钱,只是一种试探而已。

随着资金返账,一天的时间,陆峰就少了两百万。

徐大帅谨慎的很,看到钱安然无恙的回来,也不多投,再次把一千一百万砸了进去,连着四五天时间,已经套走陆峰五百多万。

这钱已经不是如流水一般,而是犹如决堤一般,陆峰怎么可能不心疼,但是他得忍着,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第五次资金到账,徐大帅忍不住了,这种稳定的返利,让他起了贪心,给陆峰打电话邀请他到黄金宫详谈,并且告诉他,要给他介绍一个大人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