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坐在那面沉似水,他早就想到了现在的一切,然而当这一切真的发生在眼前,心情自然不可能好。

这不是行业大会,这就是陆峰的批斗大会。

主持人原本以为,焦恩凡年纪小,有一些私人恩怨,然而孙总这样的国企老总上台,直接指名点姓的骂,场面有些失控。

主持人看了一眼陆峰,因为下一个演讲者就是他,拿起话筒道:“各位老总不愧是人中翘楚,对于一些问题,真的是一针见血,让我叹为观止,我也看的出来,大家似乎对佳峰电子的陆总,颇有微言,既然这样,那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陆总来做个回应,大家欢迎。”

全场鸦雀无声!!!

陆峰站起身,将外面的西服褂子脱了下来,放在位置上,顶着全场的目光,接过主持人的话筒,站在那停顿了十几秒,与在场的每一个人对视一眼。

前排的那些人盯着他看,而后排的一些人,当陆峰的目光盯着他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往别处看去。

还是心虚!

“我就不自我介绍了,大家都恨我入骨,我觉得这是好事儿,焦总这么一位海归,居然也能用这么恶毒的词汇来说一个人,我是万万没想到,很没有风度,很小人。”

陆峰笑盈盈的看向焦恩凡说道:“以前不懂什么叫翩翩伪君子,你很好的诠释了这个角色,至于说我做坏了这个行业,我得跟你们掰扯掰扯了,是谁在拖国内电子业的后腿,主持人,给我拿根棍子过来,一会儿有人被骂急眼了,想打我,我也有个防身的!”

“哈哈哈哈,陆总真会开玩笑。”主持人笑着说道,说完他发现整个现场气氛都快凝固了,空气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紧张感。

“去拿!”

主持人找来了一根棍子递给陆峰,陆峰握在手里掂了掂,开口道:“这下就有安全感了,上点年纪的就别往上冲了,小心我一棍子给你抽的见了阎王,好了,现在正式开始。”

“先说挖走其他企业的人,这叫无耻?你他妈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无耻?老子给的出更高的工资,给的出更高的福利和发展前景,人家跳槽怎么了?当他妈地主当习惯了,是吧?人家签卖身契给你了?”

“凭什么不能跳槽啊?挖人就叫无耻?你啥公司啊?国企啊?你们这帮人没换过工作,一群没有能力留下有才能的人,在这跳脚,凭这一点骂我,我建议某个人当一下真的海归,潜入大海清醒一下!!”

“想要人家干活,又不愿意多掏钱,不愿意给股权,那些说这话的人,从国外把那套换一层皮的地主封建制度又带来回来,他们恨不得骑在这些打工人的脑袋上拉屎,还要求对方感恩戴德,口中高呼几声感谢公司给我生存的权力!!!”

陆峰口若悬河的喷着,在场的人气的面色涨红,这些人都希望有能力的人,长久的呆在公司里,不需要增加用人成本。

焦恩凡气的直喘气,瞪眼看着陆峰,想要站起身反驳,可是又没法反驳!

“淘汰的技术?什么叫淘汰的技术,你的技术就牛逼,就顶呱呱,到我手里就是垃圾,就一文不值?佳峰电子的技术全部是熊猫电子的授权,我不知道熊猫的老总听到这话会不会抽你俩耳光。”

“终端市场价格低,那是我良心啊,什么时候这个世界变成了,卖的便宜,成了原罪了?”

“反倒是一些公司,狗披虎皮扯大旗,什么狗屁海归,什么高端,卖他妈八九千块,你坑人家钱的时候,你不脸红嘛?你那玩意值那么多钱嘛,你怎么对待你的用户的,估计对方买的时候,你站在一旁都冷笑,心里骂他傻子吧?”

“这是做企业嘛?这他妈就是诈骗,国内的电子行业,就是要靠这种诈骗犯撑起未来?那我告诉你们,没有未来!”

焦恩凡被骂的扛不住了,站起身用手指着陆峰道:“你少放屁,我们是高端电视,最新的科技,最好的服务!”

“所以这个世界只能容纳下你,是不是?我又没说你,你跳出来干啥?”陆峰用手里的棍子指着他道:“咋地?想打架啊?来,孙子,你上来!”

主持人看的都傻眼了,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么高端的场合,这么多身价不菲的老总,就跟流氓打架一样,急忙上前道:“大家都坐,和气生财嘛,焦总,您坐,放心,这是闭门会议,没有记者的!”

孙元清朝着焦恩凡摆摆手,焦恩凡这才不服气的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