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还没反应过来,一只葱白的手伸了进来,将即将关闭的电梯再次打开,冲进来三个二十多岁的姑娘。

随着三人进入,瞬间电梯内香气扑鼻,这三人长得也格外漂亮,打扮的很有气质,都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修长,穿着一身长裙,其中一个还是v领,很是性感。

“我十三楼!”

“我也是!”

陆峰伸手按下了十三楼,把目光从几人身上收回,三人也打量了一眼陆峰,并没有多看,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那个古琦的包包你们去看了嘛?”

“看了,不便宜,好几千呢。”

“也不好看。”

“确实一般的很,我还是等丽萨吧,她那边有渠道,什么lv、古琦、普拉多都有的。”

“我想要那个香水,很香啊!”

“香水确实得买贵的,我这个月也没啥钱。”

“这一趟真的是失败,一个都没钓到”

电梯到了十三层,随着电梯门打开,三人迈着大长腿走了出去,后面的内容陆峰听不见了。

随着电梯门关闭,陆峰轻笑一下,任何时代都有穿金戴银的女人。

不过从最后那句话听的出来,这些也不是什么真名媛。

其实从古到今,套路就那么多,有些套路是真的百试不爽,到了二十层,他进入自己的房间,先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随后给朱立东打过去电话,告诉他自己明天就到,让他不要乱动。

又接着给张凤霞、财务老总打了几个电话,把事情安排妥当了,才想起该给江晓燕打个电话了。

“喂,干嘛呢?”陆峰对着电话问道。

“能干啥,教你闺女写作业,每天写作业跟我吵架,各种歪理由一大堆,我都快被她气死了。”江晓燕的声音里满是无奈。

“爸爸,妈妈打我!”电话那头传来多多的哭声,叫道:“她打我屁股,我要去找你。”

“你为啥不写作业啊?”

“我我我不写作业是为了隐藏自己,对,要不然我太优秀了,班级上其他人会对我不好的。”

陆峰听到这个借口,心里暗叫一声,妈的,绝了!

“可以啊,你已经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了,那你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嘛?”陆峰说道:“小孩子不能说谎哦。”

“我觉得我将来肯定是!”

陆峰用手揉着脸,摊上这么个闺女也是让人无语了,说她笨吧,找理由一套一套的,说她聪明吧,都是一些小聪明。

“打!”陆峰没好气道。

“你回来亲自打吧,这小家伙在学校里不知道学了些什么,上次我走她,人家报警了,警察来问询我是不是虐待儿童。”

“我回不去了,现在在广场参加一个峰会,四川那边出了点事儿,得赶过去。”

“又出事儿?”江晓燕的声音里满是失落,说道:“你这每天睁开眼,就像是救火队一样,四处灭火。”

“创业嘛,就是这样,随着公司稳定,我不仅有时间陪你,还能非常有钱的陪着你!”陆峰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歉意,问道:“你最近没乱喝药吧?”

“没有,不喝了,在练瑜伽,她们说练瑜伽是养巢的,我最近感觉自己状态挺好的,你就在广州,要不抽空回来几天?”

“我感觉出来了,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是生孩子的工具,需要来就叫过来,你都不说想我。”陆峰话语里有些酸溜溜道。

江晓燕被他一句话说红了脸,本来按的免提键,急忙拿起电话道:“瞎说什么肉麻话,多多在旁边呢。”

“那你想我嘛?”

江晓燕的俏脸通红,她是那种非常传统的女性,轻咬嘴唇,用蚊子般的声音道:“想!”

“什么?”

“哎呀,我说想,聊点别的。”

“我也想你啊,mua!”陆峰对着话筒亲了一口。

江晓燕被他羞臊的满脸通红,看向多多道:“你去娱乐房里玩去。”

“不写作业了!”多多激动的朝着娱乐房飞奔而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