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回到酒店,陆峰坐在餐厅里,看着面前的王管家满脸标准的笑容,他有些吃不下饭,脑子里全是那个男子的神情。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伤口,就是这些学识低,但是又极度渴望通过一件简单的事情,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就像是击鼓传花一样,只不过这些东西传递的是炸蛋,最终会在一个人的手里爆炸。人活一世,各有所求,当求而不得,就开始朝着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提出自己的诉求,这些气功大师,打的旗号都是治病、长寿、财富、社会地位等。其实从点看面,足以看的出,这个时代的人们,内心充满了各种欲望,他们在时代的潮水中挣扎,能够屹立在潮头之上的,不过区区几人,剩下的全被淹没。这些大师的操作,有着后世各种小额贷款手法的影子,许诺各种虚幻的东西,刺激人心深处的欲望,不断的暗示你,然后在一瞬间让你安心的掏钱。倒也深谙营销的本质!陆峰自嘲的笑了笑,他这个人对于资本并不排斥,两世从商,早已明白一个道理,资本好管,但是人心难管,资本家的心更难管,一旦泛滥,那将是灾难。“请您品尝鹅肝,这是我们.......”旁边一个妆容精致的服务员看陆峰不动手,一边介绍着,一边将食物切好放在了陆峰面前的盘子里。“你们出去吧!”王管家弓着腰走过来,说道:“我们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嘛?您可以提意见,我们马上改进。”“我只是想安静!”“好的!”王管家朝着所有人一摆手,众人走了出去。陆峰一个人坐在宽大的房间里吃着饭,心里颇为感慨,想了很多,又觉得自己想这么多没用,回到房间,他并没有开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漆黑的房间,窗户外的城市已经华灯初上。“真是矫情!”陆峰嗤笑一声,伸手打开了灯。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时刻,被什么东西触动,一瞬间整个人陷入寂静之中,开始感叹人生,长吁短叹后是一阵空虚。不一样的是,贫穷的人无人可说,就算说了,也会被人笑骂几句矫情,陆峰不一样,他可以打电话给很多人,没人会说他,反而会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状态。有钱,才能让人对你感同身受!.............陆峰失踪的事情还在继续发酵,事情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别说局外人,就是圈里人都看不清楚这团迷雾。威普达这三个字一直是伴随着争议,并不缺少话题度,夜幕下各大报社都在紧张忙碌的排版明天的新闻,甄选新闻类型的时候,不少报社都把佳峰电子的事情放在了头版。并且佳峰电子所接触的银行都被各种采访电话打爆了,庄云天得知这个消息后,吓得连饭都吃不下去,给陆峰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接着又给公司商务处打电话,由于采访的来电太多,一直接不通,身在香江的庄云天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度日如年。五千万要是真的打水漂了,他跳楼都来不及,情急之下甚至把电话打到了黄友伟的办公室。陆峰的一个举动,引发了各方的连锁反应,同一片夜幕下,每个人的心思和状态都不一样,只有陆峰在呼呼大睡。今夜,黄金宫四层又是一场盛大的晚宴在举行,这里就是流水席,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老总在这里推杯换盏,璀璨的灯光下不知道多少次举杯。尖尖穿着一身露肩晚礼服,手里端着酒杯寻找着目标,几天的时间,搭讪她们的老总格外多,但是一谈到金融相关的问题,立马都变了脸色。目光在一个个老总身上流转,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杨总!尖尖款动金莲迈步而去,走到一半,旁边一个长相丑陋,身材矮小的秃头男人盯着她两眼发光,伸手一把抓着她纤细的胳膊,说道:“美女,喝一杯啊!”“你好!”尖尖看着他,用手里的被子碰了一下。“包你多少钱啊?”男人抿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很是直白的说道。尖尖听到如此露骨的话,微微皱眉,她虽然也是做皮肉生意的,可一直觉得自己好赖也是名媛,接触的也都是老总。尤其是最近跟陆峰呆在一块,她对于这种又丑又挫还土鳖的男人,实在是厌恶的很,哪怕是逢场作戏也演不下去。“请你尊重我。”尖尖甩掉他的手走了。男人被拒绝后,脸色有些恼怒,嘴里骂骂咧咧,目光一转,又看到了另外一个姑娘,嘿嘿一笑,带着几分醉意,踉踉跄跄的走过去。“杨总,一个人在这喝酒啊?”尖尖走到吧台位置坐了下来,笑盈盈的问道。“你谁啊?”杨总看着尖尖,身上满是酒气。“前天您来过,参加赵总举办的宴会,那天您可是跟我聊的很开心啊!”“忘了,来来往往那么多人,我哪儿记得。”他倒也干脆,直接说道:“我没心思跟你玩儿,更没钱陪你玩儿。”“提钱多俗啊,我这个人喜欢谈情。”尖尖碰了一下杯子道:“喝一个。”杨总略显诧异,毕竟这种地方的女人,有几个不谈钱的?圆圆和倩倩看到她又找上了杨总,急忙走了过来,三位美女相陪,气氛倒也热络,不过杨总一直显得心事重重的。“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们说一下,说出来就好受多了。”“是啊,跟您夫人吵架了?”“我跟我老婆都快两年没见过面了,如果是跟她之间的事儿,倒好说了。”杨总叹了口气,心底的话在也憋不住了,借着酒劲儿道:“出窟窿了。”“窟窿?什么窟窿?”“财务窟窿,七十万的大窟窿,这个季度马上就过去了,藏不住啊!”杨总愁的用手捂着脸,他年初挪用了公司一百万,用来给一个朋友做过桥,说好的十五天,结果两三个月了,还有七十万没还上。缺钱?倩倩三女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对于您这样的老总,七十万还不是小钱啊?”“七十万我是有,可是我不是现金啊,我的车子、房子、股份,一时间没法变现!”杨总越说越发愁,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虽然圈子里的人都有钱,可是七十万也不是谁都能借到的,至于抵押贷款,他现在最怕的是,朋友不把钱还给他,最后他一无所有了。“杨总,我有个来钱的法子,就看你愿不愿意干了,之前我可是跟您说过的。”圆圆开口道。“什么法子?”“我有个朋友,是高盛投资的,有一手交易资料,稳赚不赔的。”杨总听到这话,一下子就记了起来,这里不少姑娘,晃来晃去的,让人眼花,都是花瓶,唯独圆圆让他记忆犹新,那个懂金融的姑娘。“金融方面有稳赚不赔的买卖?”杨总狐疑道。“您可以试一下,我们三个人一直在投,我也说实话,拉您去后,您的收益,要抽百分之零点五给我们。”“稳定收益多少?”“百分之十五,但是人家要收百分之五,再给我们百分之零点五。”杨总听到如此高的手续费,心里反而信了,毕竟是高利润,这个世界哪儿来白吃的午饭,他是个商人,更愿意去相信别人为利益干活儿。稍微一琢磨,他还是决定试试,已经逼到这个份儿上了。“那这个人在哪儿?”“明天带你去见。”次日,早上六点钟,天色微微亮,街道之上散落着几个行人,圆圆下了出租车,一路小跑着进了喜来登大酒店。“砰砰砰!”“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把已经快醒的陆峰彻底吵醒了,坐起身不爽道:“谁啊?”“是我,圆圆!”陆峰随手把裤子拿来穿上,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焦急的圆圆,问道:“大清早的,干嘛呢?”“有人投钱!”圆圆激动道:“是个有钱的老总,好像是什么公司的总经理。”“是嘛?”陆峰把迷糊的眼睁开了,让开当着门的身子,让她进来,探问道:“是在徐大帅的那个黄金宫认识的?”“对啊,昨晚有一场宴会的,杨总........。”圆圆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了,她不会跟陆峰说,自己在黄金宫的时候,被那些老总揩油,反而是说自己这几天如何去了解金融,做足了功课,表现出一副积极向上的样子。那句话说的真不错,如果说一个做金融的姑娘混迹风月,绝对是堕落,可是一个小姐在接客的时候,依然努力学习金融,就励志了许多。圆圆在说自己努力的同时,还把尖尖和倩倩俩人话里话外损了一顿,什么看见老总就投怀送抱,什么跟几个老头玩什么那种游戏,让人浮想联翩。陆峰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要确定是徐大帅圈子里的人就可以。“投多少?”“不太清楚,他好像不是很相信的样子,第一次估计投的少。”“没关系的,是个好的开始。”陆峰跟她约定了时间地点后,送走了圆圆,开始收拾收拾,换衣服,在这等了几天,终于轮到他上场表演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