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哦,那是挺巧的!”

俩人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显然对陆峰没有丝毫的兴趣。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大家好,飞机已经到达起飞跑道,请大家系好安全带,照顾好您身边的老人和小孩”

陆峰系上安全带,不再多说什么。

随着飞机起飞,飞平稳后,几个空姐推着小推车给众人发放茶水饮料,旁边的俩人还在嘀嘀咕咕的聊着。

内容无非就是这一趟能捞多少,能不能傍上一个老总,要是能当个情人,或者小三儿,未来几年就稳了。

陆峰听着这些内容叹了口气,这些老总也是可怜,找个情人,结果还不知道是几手货色,还得花那么多钱,真是冤大头。

“先生,您喝什么?我们有茶、咖啡、可乐、果汁儿。”

“可乐就好。”陆峰随口道。

“您的可乐,两位女士喝什么?”

“咖啡!”

空姐给每个人递了饮品后,推着小推车继续往后走,陆峰喝了一口可乐,问道:“二位也是去成都的嘛?”

旁边的姑娘看了一眼陆峰,没说话。

“我也是去成都,好巧啊!”陆峰继续尬聊。

“呵呵,这架飞机上全是去成都的!”

“也是啊,你们是来这边玩嘛?”

“问那么细干什么?跟你有关系嘛?”其中一个女孩子满脸的不爽。

“我呢,刚从国外回来,看到俩位这么漂亮,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大家闺秀,刚回国嘛,想认识几个朋友。”陆峰说道。

俩人听到这话直翻白眼,她们什么套路没经历过,这种装华侨、海归泡妞的套路太老了。

“老外啊?”

“我妈妈是米国人,我是在那边长大,但是我一直心系我的祖国,所以从小就学汉语,当再次踏上故土,那一刻我感觉得到这片大地对我的召唤。”陆峰说着话红了眼眶,用手捂着嘴说道:“i’mso

y,我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哎哟,真哭了啊?”旁边的姑娘急忙递过来一张纸巾,说道:“没事儿,回家了,回家了啊!”

陆峰拿过纸巾说了一句‘三克油’,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

“那你会说英语嘛?”靠窗户边的姑娘依然狐疑道。

陆峰当年英语可是全年级第一,而且上一世在国外居住过好几年,看向靠窗边的姑娘道:“ica

speake

glish,butistillwa

ttospeakmyow

la

guage.”

俩人听着口音如此纯真的英语,有些发蒙,心里都在暗想,难不成海归也坐经济舱?

“这句话啥意思啊?”

“我说的是,我会说英语,但是我依然想说自己家乡的语言。”陆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可乐,深吸一口气道:“回到这片土地上,我感觉连空气都充斥着自由,它们在欢迎我。”

“嗯嗯!”俩人点头如捣蒜,此刻再也不怀疑陆峰半分有假!

“两位怎么称呼啊?”陆峰问道。

“我叫倩倩!”靠边的姑娘说道。

“我叫圆圆!”靠着陆峰的姑娘说道。

陆峰瞄了一眼圆圆姑娘,确实挺圆。

“你叫什么啊?”

“我叫约翰—李,中文名是我爷爷给起的,叫李念祖,可惜我上次见我爷爷,还是小时候,长这么大也就回过来两次,还都是小时候。”陆峰叹了口气。

他说瞎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整个人是那么的浑然天成。

“人在海外也是特别的不容易,好在都回来了,你回来干什么啊?”倩倩试探着问道:“是不是开公司啊?现在好多海外的有钱人回来开大公司的。”

“我年纪小,今年刚从艾欧尼亚额。”陆峰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艾欧尼亚?”

“对,就是艾欧尼亚学院毕业,不是米国的核心城市,不过是富人聚集的地方,你们没听说过,我爸跟华尔街那边合作搞金融,我本人也在高盛投资工作,这次派回来,主要是在国内找一些资金,去那边投资。”

金融?

这个东西真的涉及到两位姑娘的知识盲区了,她们甚至不知道金融具体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这个词儿很高档。

“啥是金融啊?”圆圆问道。

“我们做的主要是股市、基金这一类,短期股票交易、风险对冲、市场风险评估、企业上市,基金则是货币基金、国际债券、企业债券,分高风险低风险,不过更多的是混合型基金。”陆峰介绍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