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三人虽然看起来是好姐妹,其实也就认识几个月而已,了解的并不多,再说了,陆总这么大的一个机会,不要说几个月的姐妹,就是亲姐妹也不能让。

尖尖一个人回了房间,明天就是去私人会所的日子,今天必须联系丽萨姐,这三人虽然都在打陆峰的主意,可也知道,这种事情风险太大。

她们还是乖乖的给丽萨姐打电话,收入稳定才是关键。

“什么?你们三个碰见个海归?”电话那头丽萨的声音满是诧异,听完她们说的过程后,直呼走了狗屎运。

“尖尖,你还做不做了?我跟你说,这次的会所可是很稳定的,只要呆着,就有保底工资八百块,知道嘛?”

“我知道,能不能缓我几天啊?”尖尖请求道。

“少扯这些,哪有两头下注的好事儿,你要是不行,我就赶快往过来调人,想来的人多的是,要不是跟你关系好,我才不叫你呢。”

尖尖琢磨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剩下二人也做了同样的选择,没人会彻底把希望放在陆峰这样一个路人身上。

她们经历过太多,想要的无非就是钱和稳定而已。

陆峰把三千块钱揣进了兜里,直接下楼找了几家打印店,弄了三份假合同,同时还找了个办假证的,弄了一堆假的章、假的流水单、假的汇款单等。

晚上七点多,陆峰出现在了餐厅里,坐在来刚准备点餐,三人走了过了进来。

“又碰到一块了啊,也好,合同都弄好了,估计现在钱已经到了大洋彼岸。”陆峰把三份合同摆在她们面前,说道:“你们都签个字吧!”

三人看都没看,直接签了字。

“陆总,我们明天就要去报道,可能没法在这住了。”倩倩朝着陆峰道:“多谢陆总的好意。”

“对啊,本来想多陪你几天,咱遇见也是缘分,可是工作比较紧。”

“没关系,你们先忙你们的,吃什么,随便点。”陆峰把菜单递了过去。

“我们随便吃点就可以了。”尖尖把菜单交给身边俩人,问道:“陆总,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啊?”

陆峰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烟点着一根,看上去略显忧愁,开口道:“我刚回国,在国内根本没有人脉,最近在这里多请请客,认识一下人,慢慢就混熟了。”

“你是想找有钱人?”

陆峰点点头道:“对,拿着他们的钱去投资,然后我拿提成,这就是我的工作。”

“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我的工作可以接触到不少有钱人呢。”尖尖急忙道。

“是嘛?那你可以帮我拉拉线,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陆峰说着话,一群服务员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晚饭时间,陆峰跟她们讲解了不少关于金融方面的东西,做个简单的培训,事情的发展完全在陆峰的掌控之中,这三个女人正在一步步的帮陆峰接触徐大帅

晚上十点,陆峰在行业峰会上的话已经在整个行业里传的沸沸扬扬,李总自然也知道,桌子上放着一份打印出的文稿,记录了那场峰会论坛。

李业隆翻看着,很是烦躁的丢在桌子上,说道:“这个人真的是很能逞口舌之便,我要是在现场,就上去抽他了。”

“你不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嘛?”李总声音古井无波的说道。

“他有道理?”李业隆都傻了,老爸怎么帮他说话。

“对,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是以谁有道理来决定的,永远是屁股决定脑袋,利益决定屁股,他去了成都?”

“上午就飞过去了。”

“见了朱立东?”

“没听说,那个朱立东好几天没动静,跟死猪似的,今天下午又跑去找那家律师事务所,怎么感觉现在的局面有点看不清。”李业隆皱眉道。

“看不清就对了,说明要决生死了。”李总面色凝重道:“给孙总打电话,问问陆峰的下落。”

李业隆拨打了孙元清的电话。

“喂,孙叔叔嘛,我是业隆,您是不是睡了?”李业隆格外有礼貌道。

“还没有,有什么事儿嘛?”

“今天陆峰去成都了,人出了机场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您知道嘛?”

“肯定是去找他手底下的人,让你爸别发愁,这一次步步蚕食,四月底,五月初就准备开启第二次市场终端的价格战了,威普达活不过今年夏天的。”

“他也没去,我不是找了几个人,每天盯着朱立东嘛,那小子今天又去接触律师团队,看样子还是想去法院告啊。”

“可能是住酒店了吧,不管是打官司还是啥,这一次他跑不了,时间不早,我先休息,明天让手底下人问一问就知道了。”孙元清说完挂了电话。

“没事儿,人丢不了,要是真丢了,那反而是好事儿呢。”李业隆笑着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