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李总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嘀咕道:“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啊!”

次日,倩倩三人到了本地最大的洗浴中心,黄金宫报到,黄金宫一共五层,全市最奢华的洗浴中心,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你想要的基本上都能满足。

而且老总徐大帅特别喜欢这里,常年往这边搜罗美女,这里面也有胭脂俗粉,洗个澡,按个摩,花点钱乐呵乐呵,但是往三层以上,就是私人的地方了。

本地一直流传着关于黄金宫三层以上是何等的酒池肉林,然而穷极这帮人的想象,也无法捉摸出人家怎么玩儿。

下午的时候,陆峰把钱给了倩倩三个人,按照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她们的一千块,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千一百块。

三人拿到钱很是激动,只要手里有足够多的钱,这就是拿麻袋捡钱啊!

三人把兜里的钱全部拿了出来,甚至是跑去跟丽萨姐借了一些,再次砸在了陆峰手上,陆峰给了她们一人一份合同,签字后,依然是老规矩。

晚上几个人吃了火锅,一来庆祝陆峰有了稳定的客户,二来庆祝三个人工作稳定

孙元清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他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进来。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走到桌子前,开口道:“孙总,没看到陆峰,除了原先的那几个人外,没有其他人,而且朱立东今天又去找工商局拉关系,还不死心。”

“没看到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孙元清抬起头问道。

“真没有,除了他们几个外,没有任何一个不认识的人。”

“不应该啊!”孙元清嘀咕了一句,拿起电话给佳峰电子打过去电话:“转接一下你们董事长电话。”

“先生您好,我们董事长并不在,如果您有预约的话,我们可以为您转接张总裁的办公室电话,如果您没有预约,也可以留言!”

“告诉你们张总,就说我是长虹孙元清!”说完挂了电话。

张凤霞得知是孙元清打电话也有些诧异,这样的人应该是直接对接陆峰啊,她也没怎么解除过。

想了想还是打过去了。

“喂,是孙总嘛?我是佳峰总裁张凤霞。”张凤霞的口吻一副公事儿公办的样子。

“我就想问一下,陆峰在嘛?”

“陆总出差去了。”

“去哪儿啊?”

“先去广州,然后是成都,现在应该成都,你问这个干什么?”张凤霞问道。

“他没去找朱立东,失去了行踪,你确定他没返回嘛?”

“你跟踪他?”张凤霞叫了出来。

“只不过是担心陆总的安危罢了,这不是打电话告诉你嘛,就这样。”孙元清说完把电话挂断了。

“又搞什么花样?”他靠在椅子上,用手摸了摸头顶,心里在想陆峰这一次又耍什么把戏。

张凤霞当然知道陆峰已经入驻酒店,只是没想到居然没跟朱立东见面,想了想给陆峰房间打过去。

“谁啊?”陆峰接起电话道。

“孙元清给我打过来电话,问你的行踪,他跟踪你!”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我还以为啥事儿,打个没完,我洗着澡,还没冲沫子,吓得我跑出来接电话。”陆峰无奈道。

“我怕你有危险!”

“我啥时候没有危险过?他现在找不到我,也挺好,干脆这样吧,你们就当我丢了,但是只能给行业内闹,不许登报,说不定可以分散点注意力。”陆峰说着话,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恶作剧,此刻他好像彻底玩了起来。

“这行嘛?我怕动摇员工的心思。”

“如果这点事儿就动摇员工心思,那说明你管理不行,就这么定了,我这边进展非常顺利,不说了,去冲泡沫。”

陆峰说完话挂了电话,回到了浴室

黄金宫五楼,今天是徐总手底下负责餐饮的老总款待客人,现场已经非常热闹,姑娘们不断的跟各位老总打着招呼。

倩倩、尖尖、圆圆三人虽然是刚来,不过对于这种逢场作戏的事儿,倒也是熟练的很,端着半杯红酒,跟一些老总碰一碰。

优雅的一点的,谈谈文学、梦想、远方啥的,下流一点的,就卡点油,这些姑娘可不是随便玩的,她们不见钱是绝对不松裤腰带的货色。

圆圆抿了一口红酒,看着眼前的秃头男人,优雅的说道:“杨总,你懂金融嘛?”

“没看出来,你还懂金融啊?”杨总惊喜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