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上午九点,大会正式拉开了序幕,参展企业很多,接到邀请函前来参观的企业更是不少,为了保证着里面的含金量,每一个企业的邀请函都是需要质押一百多万款项。而且还有资格审核,毕竟现在骗子太多了。陆峰上午没出去,在家跟江晓燕收拾一下屋子,拖拖地,逗逗她,也算是生活的另一种情趣。下午四点多,几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陆峰简单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灰色的休闲装出门上了车,“陆总,您就穿这去啊?”陆峰打量了一下道:“怎么了?”“要不换身西装?”“咱是受邀参加,又不是展览方,那么正式干啥?”陆峰朝着司机道:“开车!”车子停在了停车场,今天巨大的停车场已经车满为患,一行七人朝着会场走去,里面人并不算很多,验了邀请函后一人发个胸牌,未来一周可以随意出入。陆峰的目标很直接,直接找了几家相关的供货商,外壳、纸箱包装、主板铝膜等材料的价格聊的不是很好。有些甚至听到陆峰出价后直摆手,再也不多谈了。“陆总,你压价太狠了,量大是量大,可是这个价格真不好做。”柳城在一旁提醒道。“我现在恨不得一分一厘的去抠,你不懂,供货商节省下的每一分钱,在市场竞争中都是射向敌人的子弹。”陆峰沉声道。柳城是真没想到陆峰对供货商方面还这么严苛,嘀咕道:“不是已经稳了嘛?”“稳了?”陆峰停下脚步看着他道:“你是搞研发的,不懂市场,但是我要告诉你,市场就是战场,你见过哪场战争一个人都不死就结束的?”“那要谁死?”陆峰撇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焦恩凡,伸手一指,冷声道:“他第一个死!”“那个...那个谁....你有没有素质?用手指头指人!!”那边传来一声爆喝。焦恩凡侧过脸看到是陆峰,脸上划过一抹不屑,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看着陆峰道:“我找你一上午了。”“你这么在乎我啊?”陆峰双手插兜,看着他道:“那得多少少女心碎啊!”“跟陆总好久不见,这么一个场合,自然要见一面,去年我俩都没成立,转眼小半年过去,我的恩凡高端电视站稳了高端市场,你也算是有点成就,跟我比就差远了,也是,泥腿子创业,格局就那么小。”“你跟我对骂?”陆峰眉头一挑问道:“你确定?”焦恩凡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变了,他知道,要是论话里话外挤兑人,十个他都不是陆峰的对手,吭哧了好一会儿道:“我说的实话,找到给你供货的了嘛?”“并没有,很多厂家都不够格给我们供货,没办法,销量好就这样,听说你的高端电视在苏州地区前段时间就卖了两台?”陆峰贴上去小声道:“你小声告诉我,是不是你怕面子挂不住,自己出钱买的?”“那也比陆总贴钱卖好吧,姓陆的,别嘚瑟,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接着玩儿,你能够找到合适的铜原材料供货商,我跟你姓!”焦恩凡咬牙切齿道。“还跟我姓?”陆峰笑了起来:“创业不成功就想继承我的家业?想得美!”“噗嗤!”柳城在一旁没憋住笑出声,急忙转过身背对着众人。“呵呵,我看你嘴皮子硬到啥时候!”“硬到你都硬不起来。”陆峰没好气道:“走了走了,遇见这种人真是晦气,还以为能聊几句技工贸、贸工技呢,都是些没营养的屁话。”焦恩凡目送着陆峰带着人离去,脸都紫了,目光中透着一股子阴狠,陆峰给他的屈辱是他这辈子不曾承受的。又逛了几家,谈的都不是很愉快,其中有一家特别合适,但是听到佳峰电子科技就什么都不说了。一家如此,陆峰以为是自己名声在外,毕竟焦恩凡走哪儿把自己骂到哪儿,可是连着问了三四家合适的,都是这个情况。“为什么不卖?”陆峰盯着眼前这个经理问道:“你得给我个理由,刚才谈的好好的,为什么一说是佳峰电子就不谈了?”“不想谈,你去其他厂家看看。”“什么叫不想谈?你信不信我去举办方组委会投诉你?你这是对企业歧视,价格、数量、货运方式都没问题,一说名字你就拉着个脸,给谁看呢?”陆峰质问道。“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你的情绪,我们有权跟谁合作,由于我们的产量有限,你这么大的量我们没法做。”“狗屁,没听说过嫌生意多的,量大了,一个月就能再开一个厂子,立马就能生产。”“先生,不要在这闹事儿,再纠缠,我就叫保安了。”柳城拉着陆峰,旁边不少展台的工作人员都走出来看,一个五十来岁的儒雅男子走了过来,看了陆峰一眼道:“陆总好大的脾气啊,一言不合就骂街,倒也是下里巴人的真实表现。”陆峰看着他打量了一眼,问道:“你哪位?您倒是跟下里巴人不沾边,充斥着股伪君子的气质。”“我是长虹电视的总经理,孙元清!”陆峰点点头道:“是你啊,你等着,我在江苏干掉熊猫后,就去四川弄你!”“呵,好大的口气,先让你的企业活下去再说,我们是国企,是顶天的柱子!”孙元清沉声道。“那咱走着瞧,我看出来了,这些供货商都是你们这帮老杂毛搞的,对吧?”陆峰盯着他骂道。“你骂谁呢?”孙元清哪里受过这种骂,他也算是行业元老,平日里耳边听到的都是恭维话。陆峰现在是憋了一肚子气,问一家不行,问一家不行,小鞋给他穿的是一套一套的。“就骂你了,想打架啊?”陆峰往起来撸了撸袖子道:“来啊,把你们那帮老东西都叫出来,咱痛痛快快干一架!”“粗鲁!保安!保安!”旁边的人急忙去找保安,没一会儿过来七八个保安,看到陆峰没动手,也就是说两句,毕竟撸袖子又不犯法。“你不是低价嘛?不是印错了,十块变一千嘛,你的库存最多一个月,一个月后咱走着瞧。”柳城这些人就是不知道市场那边的情况,听这话也听出来了,一个个脸色大变,这一招釜底抽薪真的是要人命啊!“陆总,咱.......”陆峰抬起手不让他说了,沉着脸道:“继续逛!”铜原材料的企业逛了一小半,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会场内一些人员开始下班,陆峰坐在一处休息处喝着水。“国有经济具有天然的垄断性,对于活跃的市场经济有着非常大的压制能力,当市场经济不活跃的时候,除了奢求这些庞大经济体放一条生路外,没有其他活路。”陆峰自言自语的总结道。柳城在一旁听得有些纳闷,他确定是小学毕业?怎么感觉这话像是《宏观经济学》里面的东西。陆峰一进门的时候,洪总就注意到他了,这一下午他的一举一动全看在眼里,洪总心里知道,他现在能跟陆峰好好聊聊了。一屁股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拿出一个纸杯,给自己倒上点茶水,慢条斯理的说道:“陆总,别费劲了,告诉你个消息,昨天晚上十几家电视机企业达成了一个叫做产业联盟的口头约定,你想不想知道?”陆峰从兜里摸了半天,掏出十七块八毛钱放在桌子上,头也不抬的说道:“就这么多,想说就说,不想说走人。”“咱哥俩谈钱,生分了不是?”洪总喝了口水放下杯子道:“三十天绞杀计划,他们跟能够和你达成协议的铜原材料企业谈了,共同买非常多的货,要求就一个,三十天内不卖给你一块铜、一块合金材料,你被人家算死了。”“三十天就想打垮我?”“三十天当然打不垮你,只需要打残你,如此激烈的竞争下,你就真的活不长了,我这有一份协议。”洪总从怀里掏出一份协议书,放在了桌子上。“我能弄到你要的原材料,比之前多十个点,这是老兄我对你的情谊!”“十个点?”陆峰嗤笑了一声,量小的话当然无所谓,成吨成吨的用,那就是卖多少赔多少,陆峰看着他道:“你确定卖给我的是黄铜,不是黄金?”洪总脸色一变,伸手把合同拿走了,站起身一抱拳,说道:“告辞!”陆峰喝完茶水,站起身道:“咱也回去吧。”紧接着后面的四五天,陆峰每天都在会场内转悠,只要跟铜原材料有关的,都要上去问一下,而且一些媒体开始注意到佳峰电子新的困局,不断的打电话采访,甚至是杜撰一些事情。今天是供货商大会的最后一天,陆峰进入会场后神色并不好看,这几天他机会把这里一千个左右的展会全逛遍了。不得不说是真的狠,他硬是没找到合作者,柳城已经准备测试铝合金的替代效果,只要能稳定运行,也算是个替补方案。“算了,再溜达一圈吧。”陆峰站起身朝着各大展台走去。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