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小主管看了一眼陆峰,头发五颜六色的,年纪不大,估计是其他生产组的员工,就没搭理。朝着牛佳怡道:“去人事部办手续,或者你直接走人,到时候我帮你办手续!”牛佳怡站在那呆呆的像个木头一样,哭的眼睛通红,整个人除了手足无措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人群又嘀咕了起来,不少人都纷纷表示不满。“咱组里就牛佳怡手脚最快,把她开了,流水线要是加快速度,谁忙的过来啊?”“就是,高志强才来几天,不就是仗着是主管的表弟嘛。”“牛佳怡要是走,我领了个这个月工资我也不干了,说不定哪天得给他顶罪。”高志强听着身后的指责,整个人恼羞成怒,掉过头,一米八几的魁梧身材,加上那张没啥经历的脸,抬起手很是蛮横的指着所有人道:“给老子闭嘴,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我哥手底下最不缺的就是人,知道嘛?”主管站在那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现场的一切。“说是你的问题,就是你的问题,现在你可以滚了。”高志强朝着牛佳怡道。牛佳怡哭的有些累了,抽泣道:“是不是我不跟你处对象,所以才故意整我?就剩下不到五天就发工资了。”高志强倒也直白,站出来盯着牛佳怡道:“我跟你说过,跟着我不会吃亏的,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了!”陆峰看着这一幕上演,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一个词儿,叫底层互害,对于比他职位或者社会地位较高的人,他们往往是顺从,而对跟自己一样处于最底层的人,下手特别狠。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嘛。陆峰对于企业内部的管理规则还是比较熟悉的,忍不住开口道:“小姑娘,你别哭,你可以去人事部申诉一下,不是说他们想开除就开除的,只要你业务考核达标就没问题。”这个制度的设计,当初就是防止下放权力,导致下面的人滥用权力,算是一个制衡。主管脸色不好看起来,他并不希望普通员工知道这个制度的存在,沉声道:“你谁啊?哪个组的?我们组开会你站在这干啥?”“我想站在这就站在这,这又不是你家。”陆峰看着他道:“出问题的当场,就应该找出具体人,而不是下了班,把这帮人拉在这骂个没完,你逼着人家小姑娘跟你搞对象啊?”陆峰的气场还是有的,站在那朝着俩人说着,在场的人都没怎么敢说话,问题是,他脑袋上的颜色实在是太多彩,看上去档次不高。高志强虽然来的没多长时间,但是仗着自己表哥是个小领导,嚣张跋扈的很,而且他来厂子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找个老婆。“跟你有啥关系,我告诉你,趁早给老子滚,知道嘛?”高志强脸上横肉颤抖,整个人说不出的凶神恶煞。“这跟我滚不滚没关系,得让员工知道有这么个渠道..........”小主管已经不耐烦了,手里拿着文件夹指了指陆峰问道:“你哪个组的?你主管叫啥名字?”“这重要嘛?咱现在是在说事儿啊!”陆峰朝着俩人道。厂子里三五成群的人走了出来,刚才就走过去三五批人,有的停下来看几眼,有的直接走了,不想惹事儿。“哥们儿,哥们儿,跟你没关系,别惹事儿了。”“走吧走吧!”“又不是你对象,你管那么多?”旁边有好心的人伸手拉扯陆峰的胳膊,让他别瞎管了,这厂子里各大部门的人加起来一万多人,每天都有人来,每天都有人走,管好自己就行了。“别拉我!”陆峰把抓着自己的手扒拉开,沉声道;“今天这事儿我管了,谁都别拉我!”拉他的几个人也不拦着了,站在一旁看热闹。“年轻人觉得自己可以啊?”“怕是觉得自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殊不知自己连根毛都不算。”“就是啊,有什么资格在这管人家?”“太正常了,都是年轻人,有的刚从学校出来,前几天不是两个宿舍打架嘛!”陆峰看着这个叫牛佳怡的姑娘,说道:“别哭了,我带你去人事部。”“你等等,你谁手底下的?”小主管问道。“这些都不重要。”“我哥问你话呢!!”高志强怒喝道。“走,去人事部。”陆峰朝着牛佳怡道。“去哪儿都没用,我说是她弄的,就是她弄的,我告诉你,别瞎参合事儿,小心你的工资也没了。”主管朝着陆峰说着话,声音之中满是威胁的味道。“你说没用就没用啊?”陆峰还是坚持要去人事部。这里已经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还没等走,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推开人群问道:“干啥呢?打架呢?”“廖总来了!”“完了,这事儿闹大了。”“廖总怎么来了?”廖总?陆峰打量了一眼这个男子,自己不认识啊,既然都带总了,好赖也是个人物,问道:“你是哪个部门的?”“你他妈管我哪个部门的?你干啥了?打架了?”男子看着陆峰神色不善,大声喝道:“以后再有干架的,工资没有,当天就给你们轰出去知道嘛?”“没打架,就是这个姑娘想在人事部申诉个事儿,下午生产的时候,一个保险装错了,导致整台机子报废,这个姑娘说不是她装的,就这么个事儿。”陆峰语气平淡道。“这跟你有关系?滚蛋!”“对于各级主管的决定有异议,可以向人事部申诉,开除还是不开除,权力并不在各级主管手里,他们有上报的权力。”陆峰朝着他问道:“你是人事部的副总?”廖总站在那整理了一下皱吧的西装,自己要是副总,早就牛逼上天了,他不过是个分管生产厂的主管罢了。这边入职的人多,面试的人也多,每个月压力大,所以办事儿比较粗暴。“你别管我什么总,你屁话那么多干啥?说完了没?”“说完了!”“说完了就滚。”廖总想了一下问道:“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我叫陆峰,部门的话,暂时没有!”“没部门?你是我们厂子的嘛?”廖总站在那朝着身后的人说道:“去把保安找过来。”“现在不是说我身份的事儿,是她的事儿。”陆峰沉声道。“就查你的身份,怎么?跑进厂子里给小对象出头啊?”廖总厉声喝道:“有认识他的嘛?给我去人事部问一下,哪个部门有个叫陆峰的人。”天边的夕阳将人影拉的很长,这里已经被围个水泄不通,最外面的人还跳起来往里面看,保安到了,就是挤不进去。“保安来了,大家让一下!”廖总朝着保安说道:“认一下这个人,啥时候溜进来的!”保安看着陆峰也发蒙,最近几天就没见过这么个人,根本没印象,陆峰都是开车出入,这帮保安认车牌,至于车里坐着谁,根本不知道。“没印象啊!”保安看着陆峰喝道:“你哪儿的?”“现在的问题不是我的身份,是这个问题!”陆峰伸手一拍牛佳怡的肩膀道:“跑题了,知不知道?”“我他妈问你是哪个部门的?不是厂子里的就给我滚出去。”高志强和小主管原本还担心陆峰是个人物,因为一般人不会管闲事儿的,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牛佳怡也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自己已经是这个情况,别把他给拖累了,拉了拉陆峰的胳膊小声道:“谢谢你啊,算了吧,廖总都来了。”“不能算!”陆峰对于企业底层管理有些不太满意,叹了口气道:“不是要查我的身份嘛?去,把你们部门总经理叫过来。”“口气不小,总经理?你也配啊?”高志强冷笑两声道:“自己滚远点,免得保安收拾你,知道嘛?”保安已经不想多墨迹,围的人越来越多,前几天宿舍有人打架,他们没管,被通报批评,今天聚集这么多人,再不把人群散了,说不定就被开除了。两个人伸手架着陆峰就准备往外拖,人事部的副总监路过,看到这么多人,听了一耳朵好像还跟人事部有关系,伸手拨开人群,问道:“怎么了?这么多人?”廖总回过头看到朱总监瞬间矮了一头,脸上挂着笑容道:“朱总,您怎么来了?没多大点事儿。”“又有人打架了?”“没有没有,就是有人混进来跟女职工搞对象,替她出头,没打起来。”“这厂子大门都看不住嘛?我看看谁啊?”朱总有些不太高兴,三天两头的出事儿。周围人已经不在叽叽喳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朱总身上,他穿这样一件淡蓝色的西装,站在那特别霸气,绝对是大领导的存在。此时就连高志强和他表哥都站在一旁陪着笑,虽然笑的很僵硬,出现的大人物已经超出他们平日里接触范围。殊不知,下一秒才是真正的降维打击!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