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保安松开了陆峰的胳膊,陆峰活动了一下,金色的夕阳下,他的头发披上了一层金光,目光盯着朱总。这人陆峰知道,每次高层开会的时候,他都是坐在最后面,吃到过两次,别看在陆峰主持的会议上格外谦逊,低头哈腰的,在眼前这些普通的流水线工人眼里,他绝对是不可触碰的大领导了。朱总上下打量了一眼陆峰,目光主要是看着他的头发上,一边扫视着陆峰的脸,一边说着:“你哪儿的?混进来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性质特别恶劣,而且........陆?”朱总感觉不太对劲,声音温柔了几分:“怎么称呼啊?”“陆峰!”陆峰冷着脸说道。“陆.....陆...陆总?”朱总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再盯着陆峰看了几眼,很确定是他,就是头发染的乱七八糟而已,慌乱道:“您不是在外地出差嘛,怎么......”“怎么了?”陆峰看着他道:“你不是要先确认我身份嘛?现在确认了没?”朱总都傻了,本来以为就是顺手管一下普通员工打架,怎么撞陆总的枪口上了?整个人呆在当场,后背的冷汗一层层的往外冒。此时的朱总就像是普通员工犯错看见他一样,他在陆峰的眼里,勉强算个高管。“确认...了!”朱总声音很低。高志强几个人感觉事情不太对,朱总怎么突然蔫了,在他们眼里,能够让朱总如此惧怕的人,根本没法想象,那得是什么身份。“这人是个老总?”“看朱总这样子像是个老总。”“也没见过这样的老总啊,头发染的比我还花。”“可能是关系户,勉强压朱总一头。”周围人们叽叽喳喳没完,最后一抹夕阳已经藏在了山的那边,厂子里的路灯亮了起来,陆峰朝着朱总问道:“说过员工申诉渠道这个事儿嘛?”“说过,开会说过的!”陆峰掉过头朝着牛佳怡问道:“给你开会说了嘛?”牛佳怡摇摇头,这一刻她大大的眼睛盯着陆峰,心里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看他说话的语气,绝不是一般人。陆峰又看向小主管,问道:“给你开过会嘛?”小主管傻眼了,上面的老总说给自己开过会了,下面人说没开过回,责任就全是自己了呗,他敢把责任推给自己的顶头上司,车间主任、生产厂总经理这样的人嘛?“我....我......。”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什么你?说过就是说过,没说过就是没说过。”小主管一咬牙,死道友莫死贫道,开口道:“没说过!”“你!!!”朱总瞪大眼睛,没想到一个车间小主管居然敢让自己顶罪。“把生产部的负责人给我叫来,还有从上到下所有的负责人,全部叫过来。”陆峰朝着身边的几个保安吩咐道。哗!这话一出全场哗然!这是什么口气?从上到下所有负责人,全部到场?在佳峰电子,敢说这种话的人,不超过一只手,张总是女的,大家都知道,大朱总在外面跑市场,最新提上来的三个副总裁年纪都不小了。已经有消息灵通的人猜到了什么,看着陆峰脸上满是震惊,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牛佳怡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呆呆的说道:“我觉得,我不要工资走人也行。”陆峰伸手拍了一下她肩膀道:“放心好了。”小主管脸色有些发苦,已经到这种局面了,肯定是踢到铁板,现在就看陆峰是个多大的总,怎么处理自己。“哥,咋办?”高志强小声问道。“闭嘴!”最先跑过来的是生产部的总经理,一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跑的比较急,因为保安告诉他,一个叫陆峰的人站在厂房门口,围着一堆人。陆峰如果想要参观生产,肯定是会告知下去,这帮人陪同,现在是突发情况,他怎么能不急?“陆总?”生产部总经理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陆峰五颜六色的头发,开口道:“您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刚回来一两个小时!”现场的员工们已经围了快上千号人,当看到生产部总经理这样的大人物在陆峰面前都如此谦卑的叫一声陆总,人群躁动了起来。小主管感觉自己眼前有些发黑,从生产部总经理那一声陆总来看,他绝对是废了,废的很彻底!“让一下,让一下,保安,让人们散一下,保护好陆总的安全。”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过来,先指挥保安驱散人群,掉过头看着陆峰谦逊的一笑道:“陆总好!”人事部总经理也来了!朱副总监悄悄看了一眼他,低着头不说话。牛佳怡手攥的格外紧张,这些人物平日里,她看见都害怕,别说说句话,人家多看自己一眼,自己都生怕表现不好,受什么处罚。然而这些人,现在站在这乖巧的像个孩子。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四五个人,都是各级部门的负责人,人群已经被驱散了一半,不过他们没走,只是往远站了站,继续交头接耳的看热闹。“张总来了!”“我的天,张总居然来了。”“那这个七彩头发的男人是谁?”张凤霞脚上踩着高跟鞋,穿着一身精致的职业装,画着淡淡的妆容,今天格外的大气,刚参加完一场商业聚会,回来还不到半个小时。旁边跟着一个姑娘,是刚升上来的助理。“张总,您慢点!”张凤霞拨开人群,看到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在,就是没看到陆峰,问道:“陆总不是回来了嘛?”“我在这!”陆峰无奈的开口道。张凤霞看着说话的这个七彩玩意都傻了,蹑手蹑脚的走上前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是陆峰,问道:“你去那边后有啥想不开嘛?”“现在不聊头发,我给你在这开个会!”陆峰站直了身子道。张凤霞见他一脸郑重,急忙恢复了正形,站在一旁朝着几个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聚这么多人?”“是生产部的问题,还是裙带关系问题,还有就是普通员工申诉通道问题,我离开的前一天,开会说过这个问题,下放权力就会导致,一个小主管就能掌握一群普通员工的生死,所以一定要有制衡方式,人事部完全把这个事儿当放屁!”陆峰环视一圈,这帮老总们都站在那不敢看他。“这个小姑娘,就因为不答应跟主管的弟弟处对象,今天就被搞了,就剩下几天发工资,结果被告知,一分钱没有,到时候财务肯定会发这个钱,那么这个钱去哪儿了?”陆峰沉声道:“还有多少这种情况?”“内部管理不仅要有自上而下的效率,更要有从下到上的反馈机制,市场上这种反馈非常重要,但是企业内部管理更加重要,要不然就是单方面像员工施压!”“不要小看一个员工的问题,一个员工今天不满,明天可能就是一百个,一千个员工不满,管理做的极其差劲儿。”陆峰朝着张凤霞道:“你不是经常跟高志伟请教嘛,看来他留一手啊!”张凤霞站在那脸色窘迫,开口道:“我检讨,最近一段时间快速梳理管理层,完善这方面的事情。”“我们是大型企业,不是小厂子,大型企业有个标准,那就是规范管理化,但是在底层治理上,还是一副土皇帝的做法,一个主管说,让员工走人就走人,要人事部干啥?”陆峰朝着人事部总经理说道:“门口是开总结会的地方嘛?”“我们的规定是,完成工作后,主管在岗位旁站立队列,开讨论会,并做会议记录。”总经理说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就说这么多,明天晨会说。”陆峰说完朝着牛佳怡道:“放心吧,你没事儿了。”牛佳怡已经僵在了当场,只是看着陆峰,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大老总!陆峰拍了拍她肩膀,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两边的普通员工急忙让开一条宽敞的路,这是他们第一次得知大老总是哪一位。张凤霞看着在场的人,朝着生产部总经理说道:“这回被陆总抓到了,以前在我面前理由特别多,刚才也不说,也就是我好说话,是吧?你们刚才敢有一句理由,他就敢让你们滚蛋,我挨了顿骂,不想多说什么,晚上八点开总结会!”张凤霞说完走了。生产部总经理和人事部总经理,俩人黑着脸,各自朝着自己人开骂了,一级压一级!生产部总经理把车间主任骂了一顿,骂完了还不解气,看向小主管和高志强两个人,喝道:“就他妈你俩啊?怼到董事长的脸上,你俩怎么不去死呢?”小主管的脸上写满了丧气两个字,此时真的是欲哭无泪,这不是踢到铁板,这是踢到一座山头啊!“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俩被开除了,一会儿就去人事部办手续,连夜给我滚!!”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