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各级主管纷纷离场,现场的普通职工却还没走,今天这个热闹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他们第一次知道大老总居然如此年轻。而且.....那个头发.....很有品位!“我的天,董事长居然这么年轻?”“感觉比张总还年轻啊!”“我要去染那个头发。”“............”食堂内的单间,陆峰面无表情的吃着饭,房门被推开,张凤霞走了进来,坐在对面,看着他盯了十几秒。“别板着脸了,您老人家都当着整个公司的面儿把我批了一顿,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搞突然袭击啊?”张凤霞把手里的包放在一旁道:“内部管理需要慢慢来完善,我一会儿就去开会把这事儿说了。”“嗯!”陆峰闷声应了一句。“你头发怎么回事儿?那边事情完了?”“搞定了,明天派几个有能力的人去接管,尽快恢复秩序,头发染的。”陆峰盯着眼前的菜,加起来吃了一口。张凤霞坐在那直翻白眼,这个男人,根本不会多看自己一眼。“你打扮这么好看干啥去了?”陆峰问道。“跟男人约会!”张凤霞没好气道:“特别帅的男人。”“是嘛?”陆峰抬起头,露出一丝笑容道:“恭喜啊!”“恭喜啥啊?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嘛?”张凤霞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道:“参加一个宴会,我也是刚回来,结果被你劈头盖脸一顿骂。”“做不好自然要挨骂,朱总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陆峰放下碗筷擦了擦嘴问道。“他的事情我不过问,我现在除了行政工作外,啥都不多管,你说的对,他确实很有进攻性,只不过这次遇见对手了,还没回来呢。”张凤霞脸色并不好看,显然这段时间跟朱立东相处的并不融洽。陆峰也不意外,内部管理求稳,外部市场则是比较激进,市场方面当然希望整个公司为市场终端负责,成为市场部的大后方。“他跟财务关系更糟,手底下一个副总去找财务总经理吵架,差点打起来,预算处的负责人找我哭,广告部、商务处这些部门负责人也找过我几次,这公司又不是他说了算。”张凤霞没好气道:“说提高广告预算就提高,那要你这个董事长干啥?”陆峰没说话,这种内部的竞争是很正常的,在现在的管理模式下,各部门之间的拉扯会一直存在。都这么长时间了,那边的市场还没开拓出来,看来这回确实是碰见棘手的事情了。陆峰又问询了一下公司最近的事情,点点头道:“在本地找几家报社,把咱并购田英铜业的事儿对外宣传一下,朱总那边的事儿,我来管。”“行吧,我管不了人家,你开车回来很累吧?早点休息。”张凤霞站起身道:“我得去开会了,对了,你这个头发........”陆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道:“明天就去染黑!”今天的陆峰格外累,回到办公室看了一些报表,洗了个澡,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回来了。本来想着四月初回去一趟,现在看来得等到盛夏了。不到十点钟,陆峰已经进入了梦乡。.............市政办公厅,办公室内,黄友伟站在办公桌前看着自己桌子上摆放的旗帜,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崔秘书站在一旁小声提醒道:“您该休息了,这几天睡眠时间不足六个小时。”“睡不着,今年是关键的一年。”“您太操劳了。”“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身居在此,自当肝脑涂地,他第一关是过了,后面的我帮不了他。”黄友伟打开抽屉,拿出一包烟,点着一根,依靠在办公桌上道:“我不该把希望寄托在身上?”“咱证据足够,现在抓浩辰铜业那帮人也可以。”崔秘书说道。“然后呢?市场就出来了嘛?”黄友伟磕了磕烟灰道:“若是无法组建一个新秩序,那么旧秩序就是最好的秩序,需要将他们的利益链条彻底打断,要不然那么多企业一块施压,还会冒出第二个,第三个!”崔秘书站在一旁不说话了。“祝他好运吧,那边的情况简单的汇总一下,明天请他吃顿饭,交代一下。”黄友伟把烟头拧灭,朝着门口走了出去。.............写字楼内,浩辰铜业绝大多数的办公室都已经熄了灯,只有董事长办公室内还亮着灯,李业隆坐在那,李总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屋子里已经烟雾缭绕。“爸,情况应该没那么糟吧?”李业隆抬起头问道。“比你相信的要糟,山东、河北两个省份,最近威普达的市场份额开始加快增长,已经跟本地企业杠上了,他们的市场份额下降,会直接影响到我们。”李总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惊叹道:“速度太快了!”“威普达的市场推广确实很快,体量已经是恩凡高端电视的三倍,这个陆峰还真是黄友伟的一把利剑啊!”“十个焦恩凡都不是陆峰的对手,想只能寄希于四川那边,拖垮陆峰,我已经跟海尔、海信那边联系了,一场更加残酷的竞争就要开始了。”李总目光之中闪烁着凶光,说道:“他手里的现金流,撑不过这一波的!”“上跳下窜这么久,也算是个人物了。”李业隆傲然道:“终究是个炮灰,不配与我同处一个层次。”李总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内心深处叹了口气,略显失望,李业隆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还是有些能力的,只不过他太高估自己而已。李业隆若是有陆峰三分之一的手腕,他也就退休了。次日,随着几家报纸刊登了佳峰电子成功并购田英铜业,在本地商界再次引发一波地震,很多人以为之前的争斗已经结束,殊不知才刚刚开始。众人看着报纸,察觉到了一股火耀味,这几个头条的内容都差不多,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佳峰电子提供文案,这几家报纸只是负责刊登而已。其中有一段很是重点,这样写道:佳峰电子立足于电子行业,放眼全产业链,在上下游产业将会进行更多的探索,我们有着足够的自信和能力走出一条无人可挡的道路,从威普达品牌诞生以来,广受市场欢迎。对于田英铜业的并购,是公司战略规划的重要一步,但绝不是朝着铜业这条路狂奔而去,我们接受任何企业的善意合作,若是没有人愿意合作,我们也可以自给自足,在未来企业规划中,佳峰电子将会发展更多产业配套,同时未来计划把产业链与更多的中小企业共享!不少身在本地商会、铜业协会的企业看到这一段话有些傻眼,陆峰这是要干啥?看这段话的意思,是想拉帮结派,跟浩辰铜业摆龙门阵啊!陆峰昨晚睡得早,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早上开了个晨会,把昨天的问题在会上说了一遍,又问了一下最近市场上的销售。随着两个省份的市场打开,日销量已经从原先的一千台左右,飙升到现在的三千台,这个厂子的产能已经到底。按照这个速度来看,年销百万台问题不大。问题是,低利润,江苏省内卖一台的利润是一百到两百块的样子,剩下两个省份,利润无限接近于零,损耗太大了。会议室内的气氛略显沉重,大家既为如此高的市占率感到高兴,可是卖的多,不赚钱,这就是个问题,这个厂子就是个烧钱机器,每天都要赔几万到几十万不等。“陆总,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盈利问题,我们必须推出一款赚钱的产品。”财务总经理满脸严肃道。“账上还有多少钱?”“两千一百七十六万,市场方面如果按照现在状态不变,这些钱能烧两年,朱总给出的答案是,最近一个月内,可能就把这些钱烧掉了。”陆峰听到朱立东的判断眉头一挑,一个月烧掉两千万?这得是多么恐怖的砸钱竞争啊,他见过最可怕的补贴大战就是阿里和企鹅在打车软件上的砸钱,一天烧掉一个亿。现在的两千万,足以比拟后世的十几个亿,甚至是二十个亿!陆峰深吸一口气道:“91年啊,还真是个特殊的节骨眼,先不要想着盈利,哪家大企业一上来就盈利的?一家大企业如果想短期内摆脱亏损,那么迎接它的一定是死亡,不就是烧钱嘛,我倒是想看看,这帮国企的领导们,敢跟我烧多少钱!”现场没人说话,整个高层管理对于陆峰的规划一直有异议,只不过不当着他的面说,这里面有不少原先国企的高管。他们的想法是,跟着国企玩儿,搭着顺风车赚钱,不仅赚的多,而且没风险。现在搭着国企顺风车确实好赚钱,问题是过几年呢?死掉的都是搭顺风车的企业。“不是说有最新的市场报告嘛?”陆峰朝着市场部的人问道。“不是我们的数据,国家在家电的数据调查,还有去年的gdp增长数据出来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