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两千万?

耍耍?

“你要干啥啊?”张凤霞都被他的大手笔吓到了,这些钱如果从财务抽离出来,下个月员工的工资可就没了,而且很容易出现企业瞬间崩塌的情况。

“那帮人想抽干我的现金流,那我就先抽干他们的现金流,厂子内的资金问题,你来想办法。”陆峰看向张凤霞道:“你也该试试独当一面了。”

“我?”张凤霞尴尬道:“我不懂金融啊!”

“我懂创业嘛?”陆峰看着她道:“很简单的,找几个银行的人,吃顿饭,然后跟他们说一下,咱企业未来有多赚钱,给点回扣,实在不行,就找市政的人去担保。”

“咱现在还欠市政两个多亿呢,人家还敢给你担保嘛?”张凤霞用手揉着脑袋,这个企业表面看上去格外庞大。

核心管理层都知道,欠了一堆的债务,她年初的时候,还在想今年把市政的债务还了,没想到销售这么好,结果还是不赚钱。

“不要发愁,创业就是这样,哪有一上来就赚钱的?”陆峰站起身道:“我给财务开个会吧,顺便让他们买张机票。”

“后天需要我去嘛?”

“你去干啥?”陆峰看着她道:“我到时候直接飞四川了。”

张凤霞嘀咕了几句,有些不满,这段时间根本见不了他几面,好不容易回来,还把自己骂了一顿,感觉自己跟晓燕姐差不多,都是守活寡的命。

“又嘀咕啥呢?”

“没啥啊,就是想你。”张凤霞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少想我,有空多想想工作!”

张凤霞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财务听到陆峰要抽调走两千万,当场炸了锅,前几天朱立东跟他们说,做好烧钱的准备,终端市场的战火即将重燃。

“陆总,抽调走两千万的话,账上就剩下不到三百万了,到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而且有一批供货商马上要结账,三百万真的不够。”

“而且您也不说去干什么?这是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还有众多管理层持股呢。”

“这个钱用来做什么暂时不能说。”陆峰环视了一圈,手里拿着一支钢笔,转来转去的敲打着桌子,开口道:“还有谁反对?”

“我反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站起身,面色冷峻,颇有一种力挽狂澜狠角色的样子。

“很好!”陆峰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被开除了!”

男子站在那都傻了,自己就这么没了工作?

“陆总,我的意思”

“去人事部办手续。”陆峰看着他道。

男子很是憋屈,吭哧了好一会儿出了办公室。

“你们可以跟我讨论,但是要分什么事情,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陆峰站起身道:“给我买一张去广州的机票,在我走的时候,希望这两千万已经准备好了,还有,我走后要帮张总忙活贷钱,相信只要扛过这段日子,终见光明。”

这段时间随着销量的增加,整个厂子松懈了下来,尤其是管理层方面,一整天的时间,管理层再次精神紧绷。

所有人都以为佳峰电子走向了胜利,现在才明白,一直都没有站稳脚跟,甚至随时都在破产的边缘晃荡。

次日上午,陆峰踏上了前往广州的飞机,已经是三月底,这边的天气刚刚好,舒适宜人,而那边则是燥热无比,已经堪比盛夏。

刚进机场门口,陆峰就看到七八号人,中间赫然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对方盯着陆峰,好像是在等他一样。

“李总在这等我?”陆峰上下打量了一眼他问道。

“没有,只是恰好刚回来,陆总这是要去哪儿?”李总看了一眼陆峰身后道:“怎么连保镖和助理都不带?”

“我不怎么喜欢前呼后拥的,倒是李总排场很大,这是去哪儿了?”

“你猜!”李总微微一笑,颇有一种电影里儒雅反派的魅力,说道:“陆总这应该是广州吧,本市唯一的一个名额,黄友伟给了你,你可不能辜负他的一番期许啊!”

“李总放心,我肯定好好干,你是从四川回来的吧?”

李总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好像一切都在不言中,他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陆峰目睹着他的背影离去。

他知道,李总就是在这等他,这段时间他应该会一直呆在苏州,直到陆峰这个行业的不确定人物消失掉,或者是黄友伟离任。

上午九点半,飞机降落在了广州,陆峰走出机场,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朝着周围搜寻了一下,原先电话里沟通的是,会有一辆商务车来接自己。

转了一圈,发现只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那,陆峰上前敲了敲车窗,司机降下车窗看向陆峰打量了一眼。

“这是企业峰会论坛的车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