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刚才还诧异,按理说这种规模的抓捕,不可能让刘国栋这样的人物亲自来,就算自己托个大,人家是冲自己来的,身份上也不合适啊!

现在一切都明白了,原来是上赶着挖黄友伟的墙角啊。

“您跟黄总是同学吧?”

“你叫他黄总?”刘国栋诧异道。

“我跟他认识的时候,人家是国企总经理,叫习惯了。”陆峰解释道。

“我俩是高中同学,你也知道,高中一个班里人很多的,老黄跟我也没多亲密,也就是睡一个被窝的关系,恢复高考后,他考上一所师范大学,我当时已经在供电系统工作,就没考,要不然有他啥事儿?”刘国栋带着几分遗憾道:“你说是吧?”

“是是是!”陆峰连连点头,他是真没想到,十几年前刚恢复高考,黄友伟那时候都三十多了吧,居然考上了大学。

这批人能爬上来的,没一个简单的。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什么意思?”

陆峰被逼问的有些为难,笑了笑道:“我还没站稳脚跟呢。”

“你已经站稳了,如此大规模的私企,而且是在电子这种行业门槛较高的行业存活下来,你就是站稳了,当初我跟老黄打电话聊这个事儿,我给你估算的时间是,过完年后!”

“过完年后怎么样?”

“死了!”刘国栋很是干脆道。

“不至于,国内的营商环境还是可以的!”

“现在的营商环境怎么样,我比你清楚,十个商人九个骗子,剩下那一个是大骗子,你能混的风生水起,是大骗子里面的大骗子。”刘国栋点着一根烟,迎着夜风道:“我好奇你的启动资金是哪儿的。”

“这是商业机密!”陆峰苦笑道。

“过年的时候,我带团去苏州考察,跟老黄喝了一顿酒,我跟他打包票,说你资金不足,到时候启动资金肯定要从当地的金融行业或者是政策补贴方面下手,做这事儿你也是轻车熟路。”刘国栋抽了一口烟,沉默了好半天道:“老黄当时说,你要是敢对他下手,他就把你头打烂!”

“啊?”陆峰没想到斯斯文文的黄友伟能说出这话来。

“当时是酒话,不过也看得出,他不敢在你身上冒太大的风险,所以我当时说,你过完年绝对是没下文了。”刘国栋站在那抽着烟,看着月亮嘀咕道:“最近也没听说过哪个市被人骗啊!”

陆峰很是无语,黄友伟跟他说太多,自己在刘国栋的心中形象并不太好,估计当时黄友伟跟他说,一定要防着那小子,手段脏的很。

“你就说你来不来?只要你来,免税、免费给地,我也让你骗,给你免息贷款!”刘国栋回过头问道:“如何?”

“我一定认真考虑,您放心,萧山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企业站稳脚跟,市场销量上来,肯定要做分厂!”陆峰一脸认真道。

“我知道,现在逼问你,也没个什么结果,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本来想请你吃个饭,让招商引资办的人跟你见见面,抓了那么多人,这一段时间怕是没空了。”

“我请您吃,咱有的是机会,只要您得空,我随时都可以。”陆峰客气道。

“行啦,改日这种场面话就少说吧。”刘国栋说着话慢步走到了院子前,胡耀青一群人已经全部压走,他们的车也全被查封,院子里贴了封条,不远处停着一辆警车,闪耀着光芒。

“回去吧,就怕黄友伟都着急了,怕我把他的心肝宝贝给拐跑了。”

“哈哈哈哈,不至于!”陆峰被他给逗笑了,说道:“那您也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刘国栋摆摆手,什么都不说。

陆峰掉过头看到何小慧站在那,朝着她摆摆手道:“回去了啊,你的任务也结束了吧?”

何小慧点点头,目送着陆峰上了车扬长而去,心底有着一丝失落,说不出的感觉,琢磨了一会儿笑了笑,自己跟人家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过客。

刘国栋长叹了口气,心里暗暗嘀咕,上学时候黄友伟运气就一直比他好,人到中年依然如此,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么一个能抗又能打的马前卒。

回到酒店已经快后半夜一点,打开房间门,陆峰发现自己屋子里居然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李娜。

“你怎么跑我房间了?”陆峰纳闷道:“这么晚还不睡?”

“那些人都突然走了,说是接到电话,今天晚上就结束了保护。”李娜有些慌张的站起身道:“不会今天晚上出事儿吧,你跟胡耀青谈的怎么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