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陆峰目光灼灼的盯着俩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现场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旁边的一些记者都很兴奋。本来报道这种什么科技大会,很枯燥的,基本上都是顺利召开,圆满结束,谁讲话了,今天这场绝对没白来,他们恨不得陆峰跟焦恩凡打起来,最好打的头破血流,明天报纸得卖疯。在场跟陆峰刚才聊过,客气过的人看着他直叹气,终究是年轻人,不懂得该弯腰的时候得弯腰。“洪总,你要不上去劝劝,别让看了笑话。”“就是啊,你跟常副会长不是很熟悉嘛,陆总不也跟你关系好,别闹太僵了。”“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长辈,再不好也得受着,实在不行扭头走就是了。”洪总连连摆手道:“别瞎说啊,我跟陆峰可不认识,不熟悉。”至于侯总、张总俩人急忙往后退了一步,看热闹可以,把事儿惹自己身上,没必要,作为一个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左右逢源。这是致富的根本,人脉就是钱脉,像陆峰这么傻的,这群人里面没有。陆峰坐了下来,从兜里把烟掏出来,点着一根,随手放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俩人,整个状态自然且傲慢。女主持人又拿了一个话筒走了过来,刚准备开口,常万腾摆摆手让她走人,拿起话筒道:“这场对话我来主持!”柳城挤过来看着台上,陆峰刚才一番作为让他感觉心碎,现在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买外资专利技术授权,那简直是天价啊。随便一套技术授权打包卖,最便宜也得是上千万美金,他面色发苦,心里暗暗叫屈,自己命怎么这么不好啊。“柳总不要担心,刚才崔总说他有办法,不仅厂子、机器,甚至连技术授权都没问题。”苏有容宽慰道。柳城掉过头找了一下,把目光落在了崔宁身上,追问道:“你确定?哪个厂子?”“熊猫!不归国企管,混合制。”这几点一提,柳城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点点头整个人放心下来。台上,常万腾开口道:“能够跟陆总这样的年轻才俊坐在一块,也算是我这人生最后的荣耀了。”“您客气,有话说话,别臊人。”“技工贸,还是贸工技,之前你俩也争论了半天,陆总逞口舌之利,算是赢了,不过口舌再厉害,也无法改变现实,多年后自然知晓,据我所知,俩位都是海归,是吧?”“曼哈顿大学本科,哈佛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主修国际问题、金融,导师是福山教授。”焦恩凡说着话高高的昂起头来,整个人有着说不出的优越感。在场人听到这种学历,也是暗暗惊叹,真的是个人才啊,这个年纪,这个学历,足以傲视同龄人了。“我并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出过国,小学五年级毕业,村主任上户口的时候,我爸给买了包烟,资料上,学历那一栏就改成初中了。”陆峰调侃道:“一包烟的事儿,有人用三年去读。”在场的人哄堂大笑,有人是被陆峰逗乐了,有人是嘲笑。“技工贸,这三个行当其实跟眼下的事儿没关系,电子半导体嘛,你俩又都打算做电视机,无非就是做出来,卖出去,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卖出去,对于国内的电视机消费市场怎么看?”这个问题没有一定的市场经验和调研很难回答,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这帮总经理、工程师、市场部总经理想听到不同的想法。“我拿到过一份关于大陆地区的消费能力综合报表,这份表格从各省份的gdp,消费指数做出了研判,首先南方市场最大,沿海地区经济强劲,这里是主要市场,目前国内走私猖獗,光我知道的,从日本走私回来的松下、索尼、夏普这些价格都在八千块左右。”“国内对于高端品牌有着极大的渴求,国产电视机的价格在四千到六千块,我要做的就是,横扫掉走私市场,把主要精力放在二十一吋,二十五吋这个尺寸上,价格在八千到一万左右。”“想要卖到这么贵,就得做品牌宣传,我有全套的外资先进技术,营造出一个高端品牌出来,销售渠道可以进驻大城市,全资或者是跟店主合资开门店,以销量换取利润,这样会让销售人员的积极性。”“同时国际组织对国内经济增长率做了个预判,未来几年经济增长指数较好,以发达国家大城市为例,一线城市会快速涌入年轻人,而年轻人对于新品牌有着更高的接受程度,更大的消费能力。”“我的产品,只扎根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以下城市是没有价值的,他们贡献不了多少价值,同时可以在产品上有隔断敢,提升品牌调性,我做过全套科学的模拟,三年内,我们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中市占率将会达到百分之五十,八千块这个高价位,将会只有我们一家。”“一年内纯利润达到一个亿,三年内上市,品牌价值破百亿也只是小意思。”焦恩凡说完放下了话筒。在场的人若有所思,这种路线倒是不错,只做一二线城市,终端销售会特别容易,极大的减少了运费什么的。不少人纷纷点头,口中称赞不愧是留学归来,眼光就是不一样,很独到。陆峰可算明白了,为啥自己没听说过这么一家电视机企业,就他这个路数,一年能卖几台电视机,现在国人对奢侈品还没那么狂热。陆峰拿起话筒沉吟了一会儿道:“我跟他刚好相反,布局三线以下城市,产品定位是乡镇刚结婚的青年,电视机做的要大,三十五寸,最好是一打开电视机先出来个囍字,价格定在两千到三千,不要高技术含量,要的高稳定质量,画质可以糊一点,但是一定要大!”“弄那么大干什么?要的是技术含量,画质清晰,不伤眼睛。”焦恩凡轻蔑的笑了一下道:“你根本不懂电子产品!”“不仅要大,还要重,我生产电视机的时候,一定会在里面放五斤生铁进去,你说我不懂电子产品,我还说你不懂国人呢。”“五斤铁?”焦恩凡觉得他说话好搞笑。“没错,你一个学金融、国际关系的,懂电子嘛?”“人家买的是电视机,搜到的台多,看的画质清晰,你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我已经看到你注定失败,如此不专业的泥腿子做法,真的是让我开了眼界,或者说,你就是在鬼扯。”陆峰看着他笑了,真的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啊,估计连五谷都不分,开口问道:“焦总,你手里有那么多数据,我想问一下,我国电视机保有量多少?人均多少?”“保有量三千七百六十五万台,差不多三十多个人一台电视,据说很多农村地区,只有村委会有一台电视,在农村地区应该是几百人、上千人一台电视。”焦恩凡说完又想了一下,确定自己的数据没错。“看来焦总也知道村里的情况啊,去过县城嘛?就是那种十来万人口的县城,知道那的人怎么买电视机嘛?”陆峰又问道。“我去那干啥,我都是飞国内一线城市,还有国际一线城市。”“看来焦总是不知道,在县城买电视机是要抱起来看看哪个更重这回事儿,同样的钱,如果你娶媳妇,你愿不愿意买个大的?村里人去你家一看,大彩电,至于什么分辨率,什么电视台多,要那么多干啥?”陆峰慢条斯理的说道:“至于你说的那些目标才是鬼扯,你觉得你一个月能卖多少?”“我卖一台是你卖一百台的利润,你觉得呢?你不懂高端产品是什么。”高端产品顶替掉走私很难,在场的人都觉得这个想法很好,可以试一试,但是成功与否就不知道了,不过陆峰很脚踏实地,成功率非常高,一些人听到他这个想法,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在乡镇市场绝对有一场疯狂的价格战要打。“既然你觉得你这条路好走,那么咱就打一赌,一年为期限,谁的营业额最高,谁就赢!”焦恩凡有些赌气道。陆峰一挑眉,嗤笑一声道:“你确定?赌多少钱?”常万腾急忙用手拍打了一下焦恩凡,跟一个走低价路线的企业比营业额,这不是脑残是什么,底层市场的竞争多激烈,成立第一年绝对是疯狂打价格战,营业额怎么可能低?焦恩凡被姥爷拍了一下,坐在那不说话了。“这么大个老总,说话不算话啊?”陆峰故意激他。“咳咳!”焦恩凡靠在椅子上咳嗽了两声。“咳嗽啥,你说的话,在场的人都听见了,要脸不要?说话当放屁啊?”陆峰追击道。“你!!”焦恩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道:“市井小民的嘴脸,也就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生意,永远无法与国际接轨,就像是井里的青蛙一样,坐井观天,夜郎自大。”陆峰看向这帮人,很多人脸色不好看,因为每个企业都做低端产品,真正走量的就是靠那些乡镇。“我是泥腿子,不过焦总若是想聊点高端的,我也可以听一听。”“听?听得懂吗?知道华尔街嘛?国际金融懂吗?你也就研究往电视机里塞铁了。”焦恩凡不屑道。“你确定要跟我聊聊华尔街的金融?”陆峰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这个话题对焦恩凡来说,注定是一场绝杀!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