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转眼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钟,陆峰手里的名片一大堆,大家心里看不起他,觉得他是乡巴佬,除了砸钱就是砸钱。可是面对金钱,他们还是选择了笑脸相迎,不少配套公司都表示他们可以供货,稍微提了一下价格,这些公司从显示屏、显像管、数据解析、外壳、甚至各种配套的电线都有了。陆峰把这些人给的模糊价格算了一下,一台电视的成本价轻轻松松上了五千块,加上运费、员工、组装、水电乱七八糟的,不卖个七八千亏的连裤衩都找不着。七八千?鬼才会花这么多买钱买一个没听过的品牌电视!“尊敬的各位领导、先生、女士,电子科技大会已经开展了两个小时,想必各位经过亲切、友好的商谈,都获益匪浅,我注意到刚才佳峰科技董事长陆峰先生和恩凡电子创始人焦恩凡先生的精彩争论.......”若是在往年,现在这个点基本上都退场了,熟悉的一块出去喝顿酒,不熟悉的回酒店睡觉去了。然而今年十之八九的人都在,一个个伸长脖子都等着呢,好戏才刚刚开始。主持人一顿长词大套,下面的人们都有些烦躁了,下面有人朝着她挥挥手,示意她别废话,说重点。“好的,废话不多说,今天这场巅峰对决,绝对是电子科技界最为惊艳的一瞬间,接下来有请电子科技协会副会长,常万腾先生,大家热烈欢迎。”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在一个小伙子的扶持下,走上台一个年迈的老人,头发花白,白胡子,略微有些佝偻着,不过整个人面色红润,很有精神!!常会长上台朝着焦恩凡露出笑意,眼神中满是溺爱,坐了下来,苏有容第一时间说道:“这俩人关系非同一般!”“什么关系?”张凤霞有些发蒙道。一瞬间,二女高低立判,苏有容显然注意着现场应该注意的人,而张凤霞显然很不在状态,陆峰补充道:“这位年迈的裁判跟焦恩凡关系很亲密,甚至毫不掩饰。”旁边站着一位兄弟小声道:“我跟你说,常副会长是焦恩凡的姥爷,这行稍微多待几年就知道的事儿。”常万腾把目光看向陆峰,浑浊的眼球里颇为不爽,微微垂下眼帘,不再多看。“常老先生是电子科技的泰山北斗,也是带头开创者之一,在我国空白的电子科技领域闯出一片天来,大家再次掌声欢迎。”现场有响起了掌声。“接下来有请,年轻有为的海归博士,恩凡科技创始人,电子科技界即将冉冉升起的新星,焦恩凡先生。”张凤霞听到这么长的前缀顿时不爽了,拉了一把陆峰道:“别上去了,这都开始夸了,马屁都拍成这样,你上去争论有什么用?”其实现在陆峰不上去也没啥,柳城已经表示加入,最重要的事情已经解决,面对这种挑衅,甚至是故意设局踩着他往上走,他没必要答应。陆峰也看出来了,这位老爷子放出话来,还是有点脸面的,技术专利授权本来就不好拿,这位一放话,就更难咯。柳城站在旁边看了一眼陆峰,小声道:“没必要上去了,不上去还有几率买到授权,上去但凡说的人家不满意,你真的够呛。”“你怎么知道我没拿到技术专利授权?”陆峰诧异道。“我比你更清楚这一行授权的难度,他们是国企,不是私企,如果是私企就好办了,私企是牟利的,国企并不把牟利放在第一位,别把我当二傻子。”柳城盯着陆峰,挑了一下眉毛,好像在告诉他,兄弟我精明着呢。陆峰看着台上,那就是个明摆的套,他钻也得钻,不钻也是一种钻,在场的不少人看向他笑的阴恻恻。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没见过什么阵势,这些人别看在外企面前低声下气,在陆峰那可是牛的很,他们也是有技术的哦。“接下来有请最近名声大噪的佳峰科技董事长,陆峰先生,对于陆峰先生的做法,行业内是褒贬不一,今晚就让我们对话行业大佬,为他解惑,陆先生,请上台。”陆峰身边的人们纷纷往后退,瞬间他就仿佛站在了舞台中央,所有人的目光盯着他,焦恩凡脸上带着笑容,很轻松,甚至翘着二郎腿。陆峰花了小两百万在媒体轰炸,别说行业内,就是街头普通人都知道佳峰科技非常厉害,这笔钱不会白花,将来产品生产出来,会给人一种高端感。焦恩凡要做的就是踩陆峰一脚,明天大肆报道一下恩凡电子比佳峰还要厉害,瞬间品牌形象就上去了,等于陆峰之前花的钱给他花了。最重要的是,这一脚下去,会在陆峰脑袋上留下个鞋印,会永远让行业内的人觉得,我比你高端,你不配跟我说话!“陆先生,请上台!”陆峰紧紧的盯着常万腾,对方一双浑浊的眼睛也直勾勾的盯着陆峰,仿佛在告诉陆峰,选吧,怎么选都是没得选。你可以选择顶撞,但是技术专利授权是绝对不可能,以他的关系,打个招呼的事儿,他如果心甘情愿给焦恩凡当块垫脚石,听话的话,自己还是可以帮他的。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陆峰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掉过头走,明天报道怎么写是他们的事儿,到时候自己出来说一句自己身体不舒服,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苏有容低声道:“走吧!”“走吧,回去了。”“陆总,走吧,这是最好的选择,唯一能给你留点脸面的机会,别莽撞。”“陆总,请上台啊?你听不见嘛?”主持人话语里带着几分调侃。“主持人,你声音大点,他说不定现在还真听不见。”“现在知道什么叫装聋作哑了,哈哈哈哈。”“这真的有点过分了....。”“行了,又不是为难你,闭嘴!”“陆先生?往大调一下音量。”主持人走下来走到陆峰面前一字一句说道:“请!你!上!台!听到没有?”陆峰双拳紧握,这一刻他真的不服,莫说这一世,就是上一世他也没见过如此为难人的,自己凭什么给他做垫脚石,成全他?崔宁探着脖子看现在的情况,有些看不明白,问了半天张凤霞才反应过来,一拍大腿喜形于色,心中暗叫这不就是自己的机会嘛?崔宁拨开人们说道;“让一下,让一下。”陆峰盯着台上的两人,常年经商经验告诉他,该退就退,退让是一种另外的进攻,刚准备开口告辞,崔宁走上前拍了他一下,在耳边说。“陆总,我有厂房,里面全是进口机器,而且技术授权也有!”陆峰听到这话,掉过头瞪大眼看着崔宁追问道:“这话当真?”“若是有半点假,我天打五雷轰,不过我要钱,要中介费。”“多少?”“两百....万!”“我给你二百五十万。”“二百五不好...挺好听的,非常符合我的气质。”陆峰回过头裂开了嘴,那种笑容有些吓人,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这是情绪失控了嘛?不过想想也对,终究是年轻,这种场合,左右为难,这么多人注视下,难免失控。“陆总,我觉得你还是想清楚,该退就退。”一旁有些提醒道。“退?退尼玛!”陆峰往前两步,直接面对面,几乎快贴在女主持人脸上,伸手一把拿过话题道:“我没聋,用不着那么大事儿,我可以上去,但是我提前说一下,看那位白头发的,年事已高,血压估计也挺高,我这人说话冲,他要是被我气死在台上,我可不管。”“这.......。”在场人做梦都想不到,陆峰非要选择鱼死网破,结果不会改变的,他只会损失这段时间所有的投入,永远别想踏入这个行当了。“冲他这话,佳峰电子科技已经死了,柳城终究是冲动了。”主持人有些尴尬,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看向常万腾和焦恩凡,焦恩凡有些忍不住,站起身拿起话筒道:“陆总,台上这位可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前辈,你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嘛?”“不好意思,山野之人,说话就这样,总比一些人人模狗样,黄土都埋到眉毛了,靠着资历压人,给自己人谋前途,也是够丢人了,老的丢人不算完,小的更丢人,混了这么多年,还得靠枯朽之骨撑腰,我呸!”陆峰狠狠的啐了一口。“哗!”全场皆惊,一些人甚至笑出声来,不过没好意思笑的太猖狂而已。焦恩凡气的脸都绿了,用手指着陆峰呵斥道:“你骂谁呢你?”“我点你名了,还是点你姓了?我见过捡钱的,没见过捡骂的,我又没骂你,你跳出来干啥?咱那么自觉的对号入座呢?”“你!!你他妈....。”“哟,海归也会说他妈啊?这素质,啧啧啧!”“坐下!”常万腾看到焦恩凡被气的话都说不出来,面对陆峰这种泥腿子,他终究不是对手,若是论骂街,绝不是人家对手。“我一把老骨头了,陆总上来就是,既然你选择了上来。”常万腾伸出手做了请的动作道:“请!”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