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陆峰目睹着她离去,坐在沙发上胸口有些赌气,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晃悠,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鬣狗,鬼知道她盯着什么东西呢。至于跟她的合作,她是个聪明人,早就看出来陆峰在她身上占不到便宜,佳美食品现在又不缺钱,俩人走不到一块,现在是她需要陆峰,而不是陆峰需要她。张凤霞住在隔壁听到争吵声,站在门口瞪大眼睛探头看。“看什么看啊?鬼头鬼脑的!”陆峰没好气道。“你跟我发什么火啊,我以为你让人家强上了呢,我不得先看看你是不是衣不遮体,万一真的跟我想的一样,我得保留现场报警。”张凤霞站在门口说道。她神色乖张,带着一股子阴阳怪气。“你觉得这事儿可能发生嘛?”“那谁知道呢,她看见你眼睛都发绿,三十岁的女人,疯起来跟野兽有什么区别?”张凤霞看了他一眼,问道:“给家里打电话了?”陆峰点点头,坐在那发呆。“真对你动手动脚了?”“你这话问的,好像我是个大姑娘似的。”陆峰琢磨着苏有容说的话,思量片刻道:“你说她图啥?”“图你人呗,你多帅啊,四大天王你排名第五。”“把门关上,你回屋休息吧。”陆峰摆摆手让她走。“别啊!聊会儿啊,我可没进屋,没弄的你嗷呜乱叫,就是站在门口,还是倚在门上,让外面人看着呢,光明正大的。”“你这....你什么口气?”陆峰看她说话挤眉弄眼,语气里全是讥讽。“不好意思,晚上吃饭咸了,嗓子不舒服,你也别装了,不就是我在,你不好意思下手,怕我跟你老婆说嘛,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一见到她,眼珠子就不在正经地方盯着。”张凤霞说着话,手在胸口比划着。陆峰把脸拉了下来,盯着她看。张凤霞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慢慢的站直了身子,小声道:“睡不着逗个闷子,不至于生气吧?”“早点睡,别误了飞机。”陆峰朝着里屋走去,说道:“把门给我关上。”张凤霞探进头看了一眼,慢慢的把门关上了,陆峰躺在床上睡不着,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想着苏有容的那句话。“总有一天你会跪在我脚下求我的。”她的目光是那么笃定、坚决!陆峰琢磨不出来,不过他感觉出来,那句话不是一句气话,每天这么忙,还得防着身边这么一个货色,他也是累,叹了口气翻身睡去。次日,早上六点钟,机场已经铺上红毯,挂上了横幅,报摊开了门,最新的报纸投送了过来,地方早报一般都是本地市政最重要的事情作为头条。今日浩龙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宁率团来我市考察,就熊猫电子分厂展开收购磋商。这个标题很正式,在一堆报纸中根本没有吸引力,下面则是一大堆关于熊猫分厂的介绍,很大的篇幅介绍一下黄友伟,最大的照片就是他。今天的机场格外干净,昨天就打扫了两遍,同时设立的专属通道,旁边还设立了记者位,到时候亲切握手的时候拍个照。上午八点,陆峰一众人出发,一行七人,并没有给苏有容买票,不过也甩不掉。上午九点钟,崔秘书已经来来回回把整个流程走了好几遍,旁边拉起了警戒线,一般人不让过,同时部署了很多保安,对于一些探头探脑瞎看的旅客,直接劝走。两排礼仪小姐长相漂亮,手里都捧着花儿,等到众人下飞机先献花,又告知一群记者拍照要选好角度。“崔秘书,黄书记来了。”“好好好!”崔秘书掉过头一路小跑朝着贵宾休息室而去。黄友伟身边跟着一大群人,什么财政、什么市场管理局、什么工商、什么区领导,乌央乌央一大堆人,身边最显眼的就是一个小姑娘,站在一群上了年纪的人面前很扎眼。“人什么时候来啊?”黄友伟问道。“九点三十五降落,现在.....九点十五!”崔秘书看了一下表说道。“都没问题吧?”“我确定了很多遍,没有问题,您先坐下来休息一下。”黄友伟坐下了,看向小姑娘急忙招手道:“婷婷,坐!”“黄叔叔,我就不坐了。”金婷婷笑的很是开心。“别看你在市政实习,我还真没见过几次,实习的怎么样?”黄友伟很是亲切,就像是婷婷的叔叔伯伯一样。“非常好,聪明能干,特别机灵,不愧是名牌大学的学生。”一旁一个四十来岁,穿着白衬衫,戴着眼镜的男人赞不绝口。“孙局长夸的有点过了,我刚实习,主要是那些哥哥姐姐带着。”金婷婷谦虚道。“我看人很准的,这一看就是个巾帼英雄啊!”黄友伟笑了起来,不再多说什么,这些人虽然不知道金婷婷的来处,不过都看的明白,现场的人们脸上满是笑容,尤其是小李村的村长,这事儿搁置了两年,总算是看到解决的苗头。飞机上,张凤霞坐在陆峰身边,悄悄看着他,小心用一根手指捅了他一下。“干啥?”“昨晚生气了?”陆峰被她给气乐了,笑着道:“咱能成熟点不?不要跟个孩子似的。”崔宁坐在过道对面,整个人很是激动,他从未觉得距离两百多万如此之近,开口道:“陆总,快到了,人家说场面很隆重啊!”“先生们,女士们,飞机开始下降,请调整您的座椅靠背,收齐小桌板.......。”广播开始播报。陆峰调整好桌椅深吸了一口气道:“听崔总说,今天好多领导会亲自接待我,不是个好事儿啊。”“多好啊,多有面子啊!”“你不懂,越隆重代表越重视,如果是入驻开厂,说明是重点项目,咱是去收购一个破旧的厂房,这么隆重只能说明这件事儿很棘手,只要解决了,这些人就能高兴的睡不着,你想吧,这事儿得多棘手。”陆峰无奈道。“那收购不?”“收啊,就看这里的**好打交道不,我听说有个小李村掺和在里面,这是最头痛的,村委入股,一些村民也入股,这么长时间没结局,估计当年的一些字据都不一定存在,你没解决过村子里事儿,不懂其中的反锁,你今天给了张三钱,把张三打发走,第二天成千上万个张三就扑了过来。”“这不是刁民嘛,这好解决,直接报警啊。”张凤霞很是天真的说道。陆峰看她一脸单纯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道:“报警说什么?”“敲诈啊!”“可是村民说,人家祖坟在你厂子底下,人家曾祖爷在明朝时候就埋在这,再来个人,说人家以前在这种过地,再来个人说,以前在这丢过驴,有人看见就是厂子的人拉走宰了。”陆峰看着她道:“这叫什么?这叫商业纠纷。”“就不给他钱,能怎么着?”张凤霞有些置气道。“他们也不能怎么着,躺你厂子门口,堵门,扎你车胎!”“喜欢躺就躺呗,扎车胎就报警,这算损害他人财物。”陆峰见她有几分抬杠的意思,说道:“大门你总得出入,别说踩在人身上,就是碰人家一下,去医院检查吧。”“这也太麻烦了!”“容易解决的话,早解决了,轮不到咱来捡漏,若是好解决的话,也好解决!”陆峰的目光里折射出一抹锐利。飞机降落在了机场,陆峰下了飞机,通过长长的走廊走了出去,崔秘书一众人已经准备好了。“欢迎,欢迎崔总率团前来考察!”崔宁走在最前面,陆峰紧跟着,崔秘书先走上来一顿握手,崔宁介绍了一下陆峰,崔秘书激动的说道:“陆总的到来我们非常重视,我们的领导亲自迎接您,先请您接受我们诚挚的鲜花。”陆峰抱过花儿,旁边的记者咔嚓咔嚓照个不停,往前走准备介绍领导认识,陆峰抬起头看去,当和黄友伟四目相对,俩人都僵住了。在那么一瞬间,黄友伟的脑子有点空白,一秒钟后陆峰喜形于色,居然是他?这事儿好办了。而黄友伟满脑子则是,怎么是他?金婷婷看到陆峰喜出望外,刚准备打招呼,意识到场合不对,吐了吐舌头,冲着陆峰笑了一下。现场气氛很不错,只有这三个人格格不入。“这位是陆总,佳峰电子科技董事长,同时还是佳美食品的创始人,这位是我们的黄书记。”崔秘书热情的介绍着。“你好!”陆峰伸出了手。“欢迎!看见你,我从内心诚挚的欢迎你们来。”黄友伟脸都是僵硬的,伸出手握握手,这一刻杀了崔秘书的心都有。现场拍了照,又介绍了几个人,黄友伟觉得这事儿不能这样,招手把崔秘书叫过来,吩咐道:“告诉记者,不能登报,本地电视台也不要上,关于这件事儿的宣发暂停。”“啊?”崔秘书蒙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