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包间里的气氛略微有些沉闷,服务员敲开房门端着菜走了进来,一直到饭菜上齐,在场的人都没说一句话,当沉闷的关门声响起,王总这才回过神来。柳总看到这些人如此状态,心里暗叹,不是所有人都有枭雄之资,这才多大点事儿,就成了这幅样子。“王总,你们年底分红的话,你们的股权能拿到多少?”柳总随口问道。“今年效益很不错,我应该能拿十万块,他们也有几万块钱吧。”在场的人点头同意这个数字,作为企业的中层管理,这个收入真的是吊打同级所有的中层管理。“收益好才赚这么一点啊?咱也认识这么长时间,我是干啥的,你们应该都清楚,就是想干一票大的。”刘总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事成之后呢,我可以低价出售一些股权给你们,没钱买不怕,先拿股份,等分红后再还钱,我保证,你们每年分红不会低于一百万。”一百万?在场的人听到这个数字瞳孔都放大了,现在十几个厂子,也就高志伟、杜琪峰、主管财务的李总,以及负责其他重要厂子、市场、研发的高管手里的股权有这个分红力度。“这风险是不是很大,我们虽然赚的不如那帮人多,可手里也有股权的,而且厂子福利不错,逢年过节米面油都有,马上八月十五,还发月饼呢。”刘总看向说话的这位主管,心里很是不爽,跟这种眼界的人谈事情,有时候真的会气的,想一把掐死他。米面油?发月饼?“各位,这件事儿是没有风险的,陆峰绝不敢开除你们,整个管理层持股百分之三十,你们是一个整体,只要你们召集到足够多的人,这百分之三十里面超过一半人表决,就可以推出股权代表人,到时候我会收购佳美食品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这样一来,在董事会我们就有绝对优势。”“然后呢?能干啥?”“接着,我们去公安局报案,告陆峰挪用公款,他锒铛入狱,我们就能顺利敲诈他,以低价转让他的全部股权,彻底把他踢出去,剩下的这部分股权,就是咱的战利品,咱对半分!”刘总说完看他们没反应,急忙换个了说法:“他那部分股权价值在一亿五千万左右,就算佳美食品所有管理层平分,一人也能分五万,更何况你们手里的股权比下面管理层高的多呢。”王总听到钱眼睛亮了起来,又一想,这就是董事会投票,就算是东窗事发,也是整个管理层犯错,他还能把所有人都开除?“来来来,大家举杯,认识刘总真的还是三生有幸啊!”王总满脸笑容的举起杯说道:“我跟其他厂子的管理层都熟悉,这事儿我能干!”饭桌上的气氛这才热烈了起来,刘总心里暗暗在想,这几人成不了事情,他需要找几个更有野心,更有冲劲的人来给他当马前卒。............短短两天时间,已经有三十多号人加入到柳城的研发部,除了他之前的一些手下,更多的是其他公司研发部门的中流砥柱,这些人晋升无望,工资又低,很容易出走私企。崔秘书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迎接陆峰一众人,这件事儿在省里已经引起了不少的震动,熊猫分厂的事儿很复杂,算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色,多股制,里面的弯弯绕谁看见都头疼,如果能把这件事儿办漂亮,绝对是一大功。小李村的村民最先得到了消息,荒废了两年的工厂,又有村民去了堵厂子门口,以前盖的临时窝棚又住了起来,听说有人来处理这件事儿了,要分钱了。一切都准备好,这几天黄友伟绝对是最露脸的时刻,省里面打电话过来,勉励了一番,说话的语气也没那么僵硬了,电话里甚至称呼了几句老黄,虽然听上去像是狗的名字,可黄友伟高兴啊。下午五点钟,泡上一壶茶,黄友伟靠在椅子上看着报纸,十张报纸有五张跟陆峰有关系,他简单翻看了一下,笑着道:“也就深圳地方大,随便他怎么折腾,闹出这么多的事儿,放在我这,我心脏病都犯了,等他尘埃落定,可以叫来吃顿饭,他还欠我个厂子呢,明年让他弄个厂子,把税交在这,我的路哟,宽又长哟.......。”黄友伟心里开心啊,慢慢盘算着自己的目标,只要干得漂亮,未来可期。晚上七点多,陆峰吃完饭回屋子给江晓燕打了个电话。“今天不忙了啊?”电话那头显然很是惊喜。“再忙也得顾着家里啊,你俩吃饭了没?”陆峰问道,感觉对她们娘俩有几分亏欠。“吃过了,那边还很热吧,咱这里已经凉快了......”“是爸爸打电话嘛?爸爸...爸爸她打....打我......”电话里传来多多的哽咽声:“她打你女儿。”“因为啥打孩子啊?”陆峰急忙问道。多多听到陆峰问话,再也憋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叫道:“她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江晓燕很是无语,这孩子去了几天幼儿园越来越皮,问道:“你跟哪儿学的这些话啊?”“我们老师告诉我的,你们这些家长都是这样,我要跟爸爸说话。”多多说着话直抹眼泪。“那你说吧,过来自己跟他说,我为啥打你。”江晓燕白了她一眼。“我不过去,你打我,呜呜呜。”陆峰听着电话里俩人斗嘴笑的合不拢嘴,对着电话道:“妈妈为啥打你啊,是不是惹妈妈生气了?”“我想吃汉堡包!!!”多多很是委屈的叫道:“想吃肯德基!!”“咱市里哪有肯德基?别说市里,省城都没有,知道嘛?”江晓燕呵斥道。“去深圳!”多多委屈道。“现在没有机票,你明天得去学校,飞机不是你家的,说飞就飞,能不能乖一点?”多多气的直撇嘴,毛茸茸的大眼睛挂着泪滴,两只小手抓在一起扭捏,说道:“买飞机!”“什么?”“买一架飞机!”江晓燕都被气乐了,对着电话说道:“你闺女让你给她买一架飞机,方便她去深圳吃汉堡包。”陆峰听到这个要求很是无语,不愧是自己的闺女,话语中透着白富美的大方,陆峰有些哭笑不得道:“多多啊,爸爸没那么多钱,爸爸努力赚钱,有钱给你买,好不好?”“你...你一天那么忙,说自己多么有钱,怎么连买个飞机的钱都没有?”多多有些不开心。“爸爸努力,你不能惹妈妈生气,乖乖的,幼儿园国庆放假不?要不带着孩子来几天吧,我估计我回不去。”陆峰有些无奈,对于她俩,他也是想念的很。苏有容呆在房间里有些无聊,不知道陆峰今天早早回屋干啥,走到门口发现门没关,就走了进来,走进房间,看到陆峰没注意到自己,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猛的扑上去,叫道:“小宝贝,我来喽!”“啊!”陆峰被她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整个人惊叫起来。“怎么了?谁啊?谁在你房间里?”电话那头的江晓燕紧张的问道。“嘻嘻嘻,吓坏你了吧?”苏有容半压在陆峰身上笑眯眯道:“给谁打电话呢?”“你有病是吧?谁让你进我屋子的?”陆峰盯着她怒目相视,说道:“一个朋友,突然吓了我一跳,开玩笑的。”“是凤霞嘛?”苏有容听出来陆峰是给他老婆打电话,张嘴准备说话,被陆峰用手指着,她只好把嘴闭上。“就是个合作方,没事儿,我让她先出去。”苏有容下了床,看着陆峰拿着电话声音很是温柔,说着笑着,再想起他刚才的怒目相视,整个人心里很不舒服,她很想见见他老婆,到底是什么天仙,这么迷人,一个人站起身去了客厅。江晓燕没多问,不过心里却一直犯嘀咕,刚才一家人的融洽消散的无影无踪,后面聊的更多的是,陆峰的父母还有她的父母,江晓燕的妹妹嫁了,想让陆峰出席主婚,江晓燕回去了,跟家里说,不是陆峰不想来,而是在南方出差,回不来。一直聊到九点多才挂了电话,陆峰刚放下电话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出去看着半躺在沙发上的苏有容呵斥道:“你有病吧?进来不敲门?”“你骂我干啥啊?我做错什么了?怎么?惹你老婆不高兴,我是不是得拉出去枪毙?”苏有容神色恼怒道:“刚才朝着我瞪眼,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出去!”陆峰指着门口道。“陆总,别太过分了,总有一天你会跪在我脚下求我的,到时候让你干啥,你就会干什么,我给你准备了一条狗绳子,还有马鞭。”苏有容轻哼了一声,朝着门口走去。“苏总这么忙,明天就没必要去苏州了吧?”苏有容走到门口,扭了一下腰肢,回过头道:“去哪儿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我很直白的告诉你,我对你很感兴趣,跟钱没关系,跟商业合作没关系,就是想征服你!”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