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陆峰并没有跟俩人多说什么,明天让她们安心在酒店待着,吩咐张凤霞继续加强办事处的工作,该招聘的人才千万不能落下。

</p>

那边的报纸宣传也不要挺,但是不用投太多钱进去。

</p>

佳峰科技已经成立这么长时间,陆峰并没有找具体的负责人,虽然现在是创业期间,很多冗杂的事情需要陆峰自己去办,但是一个好的经理能够帮他分担足够多的事情。

</p>

张凤霞一直觉得,佳峰科技的总负责人就是自己,她对于这个位置也很感兴趣,尤其是跟在高志伟、陆峰身边这么长时间,加上她所学,已经足以应对现在的情况。

</p>

按照张凤霞的设想,未来两年陆峰的重心应该都会在佳峰科技,她也就是个具体的执行人,在决策层内的作用不大,这两年对她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成长。

</p>

陆峰被敲竹杠的事儿开始在本市商界发酵,落了个贻笑大方的结果,对于这位年轻的老总,初来乍到,一伸手就想摘大果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p>

甚至有人打电话给黄友伟问询陆峰的来历,从哪儿找了这么个人傻钱多的货色?

</p>

黄友伟打了两句哈哈,对于本地商界的这种轻视他略微有些不满,接下来才是陆峰的大动作,现在他就怕动作太大了。

</p>

晚上八点多,黄友伟还是不放心,直接把电话打到酒店,转入内线直达陆峰的屋子。

</p>

“喂,哪位啊?”陆峰接起电话问道。

</p>

“我,黄友伟,你明天准备动手啊?你什么想法,跟我说一下。”黄友伟问道。

</p>

“你怎么知道?派人监视我啊?”陆峰纳闷道。

</p>

“你身边那个崔总跟崔秘书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p>

陆峰也是无语了,崔宁这么大个人,打小报告有一手的,开口道:“没准备干啥,就是找了点人,给村子里一些关键人物,松松骨头。”

</p>

“下手有点分寸,别给我出大事儿了!”

</p>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事儿的,还有就是,你能帮我查一查这个赵二苟嘛,他手脚不干净,在煤矿挂着名字吃空饷,城里还有楼房,听说是职工房,别说村里,镇子上的人都知道。”

</p>

“听说?还有人听说我跟你勾结呢,证据呢,铁打的证据呢?”

</p>

陆峰听着电话那头略微有些冲的语气,说道:“这不是想让你查一下,村子里的人对于当年的股权根本不知道。”

</p>

“你就说你准备干啥吧?”

</p>

“我准备当小李村的名誉村长。”陆峰沉声道。

</p>

电话那头沉默了,黄友伟做梦都想不到这招,打不过就加入,成为小李村的一员,还不是任由陆峰拿捏?

</p>

“人家有村长,你也不是本村的啊!”

</p>

“所以是名誉村长,至于赵二苟,我不满意,我要扶持自己人上去,找个听话的,能够控制村民的。”陆峰说的很是露骨。

</p>

“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控制?”

</p>

“用经济拉拢,对于一些刺头用拳头威胁,双重保证,这样电子厂开始运转才不会出现三天两头有人去闹事儿的局面,明天我要做的是,打掉六子这帮人,我想让你帮我把赵二苟撸下去。”陆峰的话很直白。

</p>

“你先跟我说,你怎么打掉六子?明天怎么干?”

</p>

“简单啊,找个人就说跟他有纠纷,他们用什么办法对我,我就用什么办法对他。”

</p>

陆峰还是希望借助一下黄友伟的力量,这是最快的手段,他也有办法把赵二苟给解决掉,问题是太繁琐,他的背后代表着一些二混子、乡镇企业,比如那家他挂职的煤矿。

</p>

赵二苟作为这些人的爪牙,想拔牙还得是去正规医院,一旦伤到牙根,这种震动和争斗是陆峰不愿意面对的,也是黄友伟的头疼之处。

</p>

个人,在这个社会上永远是最弱小的,阵营才是强大的归宿,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

</p>

电话那头黄友伟答应了下来,按照陆峰这个办法,小李村的问题可能真的要解决了,他也乐得见如此,大功一件,只是动一个村长,小问题。

</p>

又聊了一会儿其他问题,陆峰方才挂了电话。

</p>

隔壁屋子,苏有容半躺在床上,穿着一件真丝睡衣,手里拿着红酒杯,耳边听着挂掉电话的盲音,她也是感叹陆峰的机巧。

</p>

“成为小李村的名誉村长?”

</p>

苏有容笑了一下,拿起电话给刘总打过去,结果接起来的人是他的助手,跟苏有容说,刘总这几天一直在参加酒局,非常的忙。

</p>

天悦大酒店五楼的宴会厅今天晚上被佳美食品包了下来,杜琪峰、高志伟、李总等一众高层管理都在,算是一个简单的庆祝,融资工作已经准备好了,而且选出了三家最有竞争力的公司。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