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简单客气了几句后挂了电话,陆峰把房间里的灯都关了,一个人窝在被子里,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他把被子抓的更紧,梦中的他四周全是海水,冰冷彻骨。这几天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一切都太突然了,不仅是对于那些打着服贸名头干走私的人们,还有陆峰身边的人。那天晚上佳美食品除去本市外,所有厂子被警方包围,电话连夜朝着高志伟、杜琪峰汇聚而来,俩人在睡梦中也是发蒙的。当查获大批次的走私品后,高志伟完全慌了,当时说有几十个亿价值的货品,后来轻点后对外宣称是,市场价值一百个亿。那一夜高志伟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打电话给陆峰,可是没人能联系到他,杜琪峰跟他电话里谈了一下,觉得陆峰可能是跑路了。这种铤而走险的事儿,他干的出来,佳美食品就是在风雨中成长起来的,陆峰为了筹集电子厂的钱,干走私也正常。俩人电话还说着,这事儿得撇清关系,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各大厂长被叫去公安局,说他们是协助单位,又是合影,又是表彰的。哪怕本市一点动静都没有,高志伟第二天也被叫去了,而且声势浩大的进行了一番宣传,在本地公安系统报纸上是大书特书,这两天还继续刊登着。张凤霞也好几天没睡好觉,当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她找了几个熟悉的人,问了一下具体的情况,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惊诧于陆峰的狠,虽然张凤霞也看苏有容很不爽,但是那种厌恶的感觉顶多是吵一架,她又回想起前几日陆峰跟她的卿卿我我。或许爷爷说的对,自己在陆峰面前稚嫩的像个孩子一样。她听说苏有容驾驶快艇逃离的时候出了事儿,电话里只是告诉她,苏有容已经死了,张凤霞一直觉得自己呆在陆峰身边挺长时间,对于这个人还算是了解。然而这一次她才知道,自己对他一无所知。十月的最后一天,当飞机降落,陆峰从机场走出来,拦了一辆奔奔车直接去了厂子,这一刻他心里格外的轻松,电子厂的事儿一切就绪,年前只需要按部就班把一切该准备的工作做完,明年就能正式开动。到了厂子,高志伟再次看见他的时候,目光略显有几分怪异,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那些谁让也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厂子里多了很多标语,大门口挂上而来一块牌子,上面有红绸带,写着优秀先进示范企业。“这两天给市公安局送个锦旗,找几个记者写一篇报道啥的,办的漂亮点,省里面开会什么时候?”陆峰问道。“省里面开会是后天,还有就是融资的这几家企业你看一下,一亿五千三百万,这两天可以签合同,人家三五天钱就能到账!”办公室里有些冷,陆峰吸了吸鼻子,拿过文件夹道:“该供暖了啊!”“明天,把棉门帘挂上了,锅炉房今天开始注水,晚上应该就有温度,就是去年采购部门不是买煤,有个小子他爹是煤矿的,吃回扣.......”陆峰不想听他说这种破事儿,头也不抬的连连摆手,开口道:“十几个厂子,这种暗地里耍小动作的人太多了,别跟我说,你要是对下面监管不了,就辞职走人!”高志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跟陆峰之间已经有了隔阂,以前的俩人更像是亲密的朋友,现在更像是冷冰冰的上下级。陆峰看着上面的这些公司,两家的改制后的国企,另一家背后是地方农行控股,相比较上一次,这回可以说是非常合适了。“可以,我从省里回来后见个面,你来安排,还有就是,集团总部的事情,各大厂子数据集中处理,在财务、人事、生产指标、销量这些事情上要集中到总部去,弄总部是为了统一调度,不是为了弄一堆人坐在写字楼里面喝茶的。”“咱的各大厂子的统一性还是很不错的,前几个月成立了两个产品研发处,我们也跟一些大学科研工作者合作,这方面的发展战略目标是有的,我们也具备总部的成立条件,就是总部地址......”“定在京城吧!”陆峰一句话定了下来。定在省城短期来看确实能拿到不少优惠,长期来看,在各大领域范围内是不行的,大城市的好处是公司多,沟通快,再过几年就是食品企业大战。陆峰能为这家企业做的只有这么多,虽然没有金融对信息要求那么夸张,但是沟通成本越低越好,而且大城市的金融脉络广。一旦企业之间干架,上午骂娘,中午拿钱,下午就打起来了,晚上说不定有一家企业都火化了。“你这段时间也注意点,先租个写字楼,总部前期的人也不多,估计百十来号人,到时候你跟杜琪峰都去总部,把这两个厂子的厂长位置腾出来,当然了,我明年就彻底撒手不管了,具体还是你们自己看。”“陆总,您还是个人最大股东啊!”高志伟笑着道。“我可以给你一句忠告,前面的架我帮你打了,跟娃哈哈一对一单挑,接下来你要面对的可能是混战,你要是干不成,我就套现走人。”高志伟从陆峰郑重的面容上看的出来,他不是开玩笑,最近参加一些食品企业大会什么的,听说国家在引进一些大型食品企业参与竞争。上午把厂子的一些报表简单的看了一下,年底给各大银行的贷款一共一个亿多点,本来是想年底一波清算,把厂子都赎回来。问题是,一旦把钱花了,陆峰套走一点五亿后厂子就空了,明年开春资金链就得出问题,而且开春那些厂子的二期工厂就开始建设了。陆峰最终给财务建议是,把一些重要厂子先从银行赎回来,减少负债率!一上午开不完的会,尤其是厂子查封了一大堆走私品,下午三点多,锅炉房烧起了火,各大办公室终于有了一点热气。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陆峰伸手抓过来道:“谁啊?”“是我,陆总!”电话那头传来黄友伟的声音,短短的四个字,透着一股高兴劲儿。“黄总还记得我这么个小人物,我真是受宠若惊了。”“哎呀老弟,你看你这话说的,我知道承担了很多的风险,现在不也平安无事嘛,那边我给你问了,我给你谈了个价格,一块钱授权三年,所有技术专利打包带走!”陆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这算国有资产流失嘛?”“不算,这里面有你们一份功劳的,人家还说可以给你做配套,像是荧光显示屏幕,量大从优,你去企业谈合同,肯定宰你一刀。”黄友伟砸吧下嘴说道:“陆总,我觉得你趁热打铁吧,这玩意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人家哪天不高兴了,真说不准。”“好,我这一两天就派个团队过去把合同签了!”陆峰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黄总,我突然发现从始到终,你得到的实惠比谁都多,这次专项行动你又沾光了,电子厂的老大难问题你解决了。”“哈哈哈哈哈。”黄友伟止不住的喜悦从电话那头冒出来:“别这么说,我算啥啊,就是为你服务的。”“不敢,那就先这样。”“等一下,你明天是不是去省里开会啊?”“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干啥的?都是十一月初的,私下里要是有机会,帮我打个招呼。”“黄总啊黄总,你是什么都不肯放过,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精,在你面前显得愚鲁不堪。”陆峰笑了一声,多少有些讥笑。“老领导有知遇之恩,做人要懂得感恩,懂吗?”“明白,我感恩于您。”陆峰客气道。客套了几句,把电话挂断,屋子里刚有一点热乎气,陆峰站起身穿上外套走了出去,开车到了天悦大酒店。进了平日里张凤霞她们办公的一间房,发现张凤霞不在,问道:“张凤霞人呢?”“张总肚子疼,回屋休息了!”“肚子疼?”陆峰问了一下房间号,敲响了房门。“谁啊?”“我,陆峰,开一下门。”张凤霞半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听到是陆峰的时候神情有些纠结,缓了一下道:“来啦!”房门打开,陆峰打量了她一眼道:“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就是天气冷,女孩子嘛,正常!”张凤霞说着话进了屋子,坐在沙发上用抱枕压在肚子上。陆峰看她这个状况,开口道:“休息几天吧,要是觉得这里冷,就回深圳那边。”“再说吧,你找我啥事儿?”“本来是想让你出趟差,看你这个样子还是算了,我给柳城打个电话,让他带个团去吧。”陆峰说着话拿起杯子去饮水机拿打了一杯热水,放在了她面前。“出差啊?去南方?”陆峰点点头。“那还是我去吧,我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