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大伯见瑶瑶一个人回来,急忙问她,瑶瑶实话实话,把大伯气的直跺脚!市内,大富翁舞厅,虽然天色才刚刚暗下来,这里已经热闹了起来,这几天正是人多的时候,各种大老板、小娘们都闲了下来。今天狗哥没在二楼打麻将,坐在一个卡座上跟旁边的几个外地来的混子讲着自己多牛逼,蹭吃蹭喝最不缺人,韩穹赫然也在其中,因为长相出众,颇受旁边几个陪酒小姑娘青睐。他跟狗哥也算认识,反正不管什么黑道、灰道就那么些人,大家都是熟脸。“在这片地界,有什么找我,我全给你安排的明明白白,你问他,老韩,本市万千少女的的梦中情人。”狗哥拍了一下韩穹道:“在我们市啊,出去提我狗哥,别人都得绕道走,碰见胆子小的,得跪下给你磕两头。”“狗哥牛逼!”“敬狗哥一个。”喝着酒,狗哥掉过头看着韩穹道:“你最近不是手头有个娘们嘛,怎么忽然出来了?”“没啥钱,肚子也大了,今天还被问住了。”韩穹愣了一下说道:“狗哥,你认识个叫陆峰的不?我觉得那小子不可能寂寂无名,在佳美食品上班。”佳美食品?陆峰?狗哥脑海里蹦出来一个人,整个人都吓了一跳,看向韩穹道:“他干啥的?”“说是什么车间的,兄弟我走南闯北什么人都见过,那人绝对不简单,那眼神、气质、说话的谈吐!”韩穹回忆着中午的一幕幕。狗哥听说是车间里的放宽心了,摇摇头道:“不太熟悉,我倒是认识一个佳美食品叫陆峰的,不过你这种身份也不可能接触到人家。”“就是一米七八左右的,略微长点的头发,穿着西装.......”狗哥听他东一句西一句的,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张从报纸上裁剪下的照片,拿过来道:“是这个不?不是这个我可不认识啊!”“对对对,就是他!”几分钟后,韩穹连滚带爬的往回家跑,刚跑下楼又返回来,朝着狗哥道:“借我一千五百块钱!”“凭什么啊?”“就凭我现在是他姐夫!”韩穹大口喘着气道。“卧....卧槽,你他妈耍到陆总姐姐头上了?”狗哥脸色大惊。“我要金盆洗手,回家哄孩子去了,这钱你借不借?”狗哥二话不说掏出两千块甩在了桌子上。.........下午陆峰二人一直在家里,虽然陆万财两口子没说什么,可有时候话里话外还是在往孩子身上靠。整个下午,江晓燕心情都不太好,吃过晚饭陆峰提出回酒店休息了。皎洁的月光,天空之上,鹅毛般的大学飘荡而下,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四周寂静的很,只是偶尔远方传来几声犬吠。这种宁静让人心中舒适极了,距离酒店到也不远,直走拐两个弯就到了,走路的话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下雪了,开车不安全,走着回去吧!”江晓燕脑袋上戴着一个毛线织成的帽子,后面还有个粉红色的小团团,鼻尖冻的微红,小脸蛋说不出的好看。陆峰盯着她看了片刻,点点头道:“你长得好看,你说了算。”江晓燕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夸赞弄的有些不好意思,抬起拳头就打,笑骂道:“就知道耍嘴皮,快点回去,晚上继续努力。”“还努力啊?”陆峰朝着前面跑去,踩着洁白的雪地上叫道:“我想请一天假,行不行啊?”“不行,你没看见你爷爷奶奶那张脸,气死我了!”江晓燕越想越气,从地上抓着一把雪朝着陆峰砸了过去。“你跟我打雪仗是不是?”陆峰从一旁捏了一个沙包大的雪块直接丢了过去,正中江晓燕,惹的她惊叫连连。“你敢打我!”江晓燕胡乱将地上的雪抱在一块就朝着陆峰冲了过去。嬉闹声刺破了天际,传的好远好远,十几分钟后,江晓燕身上湿了一小半,手里抓着帽子,头发散乱,脖子的位置还能看到雪,整个人气鼓鼓的盯着陆峰。“怎么还生气了啊?”陆峰站在不远处一棵树下道:“我自己惩罚一下自己,行不?”他说完一脚踹在了树上,树上的积雪将他覆盖成了一个雪人,拍了拍身上的雪,陆峰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了身边,手里拿着一个大雪球,满脸的坏笑。突然,江晓燕拉开陆峰的衣服,把雪球整个塞了进去,哈哈大笑着抛开,陆峰被冰凉感刺激的吱哇乱叫,追了上去。大雪纷飞下这一刻格外美好,仿佛忘掉了一切,只剩下快乐,可是有些裂痕一旦存在,就永远存在,而且会越来越大。................大年二十九,大伯带着瑶瑶和韩穹来了,这一次韩穹显得低调多了,坐在沙发上很客气,之前这一家子的嚣张跋扈仿佛一夜之间去除了。茶几上放着一些水果什么的,陆万财看着这些东西有些发蒙,开口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是顺路买点水果,陆峰醒了没?”“这都九点多了,怎么能不醒呢?”陆万财敲了敲陆峰的门说道:“你大伯跟你瑶瑶姐、姐夫来了,快出来。”陆峰再次看到韩穹确实有些惊讶,没想到他没走,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打扮的开始低调了起来,穿着一身略显破旧的休闲装。“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韩穹急忙站起身,略微弓着腰,脸上满是歉意。“没事儿,你快坐,这是怎么个意思?”陆峰看着这情况有些发蒙。“陆峰弟弟啊,姐也没求过你啥事儿,今天过来就是想求你个事儿。”瑶瑶看了一眼身边的韩穹,回过头道:“你姐夫也没个什么正经活儿,想让你安排一下。”“韩穹不是董事长嘛?”陆万财纳闷道。“叔,我是骗子,那些都是假的,现在有了瑶瑶,有了家,我已经洗心革面,想安安稳稳的找个工作。”韩穹一脸痛改前非的样子。陆峰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这种浪子回头的事儿他听说过,但是这么快的回头,肯定有问题,略微一思量心里就明白过来。“去哪儿找工作啊?”陆峰坐下来为难道:“你不太了解佳美食品,裁员非常厉害,我过完年能不能继续呆着都不知道,可能要去南方的工厂干活。”“只要进去就行,我就是能不能打着你的名号去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好混一点。”韩穹说道。陆峰过完年也不会再多管佳美食品的事儿,他的想法陆峰很明白,想借自己的势横行霸道,以他这么多年招摇撞骗的手段,借着陆峰的名,别说什么吃喝不愁,发家致富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不过在底层的话,厂子里还真没多少人知道陆峰,过完年陆峰的整体重心也在往南方移动,有些事儿也没必要太在意。他如果用陆峰一个名,就能把这些大商人玩转了,那他确实有两把刷子。琢磨了好一会儿,陆峰开口道:“可以啊,佳美食品干的好,还是能赚到钱的,就是累点。”“到时候我去找你,直接进厂子?”韩穹问询道。“不用,我过完年可能真的就不干了,你直接去人事部招聘处,过完年肯定大量用人,厂子每天都有人走,每天都有人入职,多的是!”陆峰说道。“你有没有认识的领导啥的,多带带他,不要太累了,最好是管个人啥的!”瑶瑶开口道。“我就是个小组长,管不了几个人,怎么可能呢?”陆峰推辞道。“可我听人说你在那当领导........”“好了,不要瞎说了。”韩穹急忙打断了瑶瑶的话,他很明白陆峰不希望自己被人沾惹上,先混进厂子再说!客套了一番,中午也没留下了吃饭,十点多就走了,送走大伯一家,陆万财很是高兴,脸上满是笑容。没想到嫁了个董事长,还是冒牌货,按照这么比较,还是自己儿子最牛逼啊!对于陆万财的小心思,陆峰自然看的明白,只能在心里感叹,这么一个家里生长起来的人,不扭曲才怪呢。次日,家家户户贴上了对联,鞭炮声更密集了,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或许只是单纯的因为心情好吧。街头上的人们都穿的板板正正,脸上挂满了笑容,不管这一年好与不好,这一年都过完了,电视上到处都是拜年的。时间像个轮回,这一幕幕总是那么似曾相识,可又略有不同。1991年,羊年,年夜饭是饺子,当春节联欢晚会如约而至,一家人坐在那看的热热闹闹,陆峰看着这些以后不知道重播了多少遍的小品心里五味杂陈。“今年啊,不适合生孩子,属羊的,不好!”陆峰的妈坐在那嘀咕道。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