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在场这么多大人物,陆峰不盯着看,偏偏盯着朱立东看,怎么能不让人生疑,不过朱立东长得也并没有多好看啊?

</p>

几个人窃窃私语了几句,只当是陆峰跟他认识,在这种场合帮忙打个掩护。

</p>

男厕所内,朱立东刚解开裤子,陆峰就迈步走了进来,站在了他旁边,侧过脸朝着朱立东露出个笑容。

</p>

朱立东被他笑的心里发毛,还没尿,提起裤子往旁边移了一下。

</p>

陆峰紧跟了过去。

</p>

“这么巧,朱总也上厕所啊?”陆峰笑眯眯问道。

</p>

朱立东被他看的尿不出来,脸皮都僵硬了起来,开口道:“我当着你的面说去厕所,陆总,我可没有什么特别癖好,你不要盯着我看。”

</p>

“你看这话说话,你尿你的,你比我大几岁,我叫你一声哥,没问题吧?”陆峰很是亲热道。

</p>

“这....行吧,有什么话咱出去谈。”

</p>

陆峰一手提着裤子,一手从兜里掏出烟,开口道:“来,抽烟!”

</p>

塞进了朱立东嘴里,又个点上,陆峰系着裤子问道:“柳总对你好不好啊?”

</p>

“啊?挺好的啊!”朱立东纳闷道:“问这个干什么?”

</p>

“一般老板对职业经理人越好,其实说明他越心虚,有些老总是因为能力不行,柳总显然不是这样的人,那就是另有隐情,联想去年集团化,你一手推动的,听说你们研发上有重大突破?”陆峰问道。

</p>

“陆总对我们很关注啊,确实从今年开始就从代理商变成自主研发了。”朱立东脸上露着自豪的笑容。

</p>

“那你有股权嘛?你加入这几年真的是立下了汗马功劳!”陆峰盯着他说道。

</p>

“这个....陆总咱出去聊。”朱立东说着话开始到洗手台边洗手,用卫生纸擦了擦手道:“厕所味道不好。”

</p>

“抽完这根烟,你还没说呢,咱哥俩没有不能说的话,这也不算什么商业机密,对吧?”陆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跟你是一见如故,刚才那么多人对我口出狂言,甚至是出言辱骂、讥讽,但是你没有,我这人心肠直,跟谁好就是跟谁好。”

</p>

“是是是,陆总是个实诚人,我说实话,没股权,干股都没有,也就是挣点工资、奖金啥的。”朱立东说着话面色发苦,现在联想是挺风光的。

</p>

“兄弟啊,出来混不能太死心眼,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别往外说,这都是小道消息。”陆峰神色紧张的朝着周围张望了一眼,压低声道:“联想马上要国有化了。”

</p>

“什么?”朱立东整个人神色大惊。

</p>

“小点声!”

</p>

陆峰抽了一口烟道:“联想最大的股东是谁?中科院啊,现在有了技术上的突破,万一被外资控制呢?你这个总经理现在就是个死干活儿的,活儿干完了,没你啥事儿了,人家跟那边一商量彻底国有化,手里赚一波钱,顺便把你往走一踹,出任国企董事长、总经理啥的,走走关系,那不就是妥妥的仕途嘛,这都不懂?”

</p>

朱立东背后生出了一层冷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这几年关于国有化的消息一直不断,各种声音听的人都快神经了。

</p>

“为啥不给你股权,哪怕给你个百分之零点一呢,也是个激励不是?”陆峰替他不爽道:“就是因为你手里捏着股权,到时候不好处理,现在对你越好,说话越温柔,就是为了以后图穷匕见。”

</p>

“陆总,你消息靠谱嘛?”朱立东狐疑的看着陆峰。

</p>

“大哥,小弟能跟你说不靠谱的事儿?你知道我怎么发的家不?”

</p>

朱立东对于陆峰还真研究过他的资料,毕竟前几天他挺火的,开口道:“我听说是在全国各地薅贷款?”

</p>

“当时差点被定个投机倒把,直接拉出去毙了,我说不行,我谁啊?西北小王子,我说我要打电话,咔一个电话打过去,第二天出来了。”陆峰面带笑容道:“电子厂那事儿,多少人去了摆不平,我一去稳当的,知道为什么嘛?”

</p>

“你有路子!”

</p>

“我是真的把你当自己亲哥哥才跟你说这些,兄弟我没有路子能走今天?在我们省,我是属螃蟹的,懂吗,至于这事儿虽然是小道消息,是我去某个省里领导办公室的时候,不小心看了桌子上的文件!”陆峰一脸神秘主义的朝着他点点头。

</p>

朱立东神色一惊,刚准备问点什么,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看到俩人在洗手台边站着,说道:“侯总要讲话了,二位还是快点出去吧。”

</p>

“好,知道了!”陆峰摆摆手,朝着朱立东使了个眼色朝着门外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