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刘守建是万万没想到,在这么高端的一个地方陆峰直接破口大骂,整个人一时气急,说不出话来。对于这种守在门口等着挨骂的货色,陆峰见得多了,他得罪的人不少,暗中给他使坏的更是数不胜数,守在门口占点嘴上便宜,简直下贱!“怎么了?骂你怎么了?这么大个宴会厅,你守在门口干啥?老子看美女管你啥事儿?人家姑娘都没乐意,你哔哔啥?”陆峰呵斥道:“这他妈是你老婆啊?还是你女儿?”“你......。”刘守建气的胸口疼。“你什么你?看你那副寒酸样子,穿上貂皮也不像个人,跟他妈条狗似的,这地方有暖气,套那么个玩意站在门口,装狗熊啊?”“你年纪轻轻嘴怎么那么毒?毫无素质,简直不配站在这。”刘守建脸色发白,牙根紧咬,感觉快抽过去了。“我可去尼玛的吧,老子啥时候说过我有素质,再没素质也比你这种狗比强,站在门口等着找人茬,想干啥?天生一副狗奴才样子,只会摇尾乞怜,狺狺狂吠,你家里知道在外面这幅德行嘛?一天到晚蹲门口盯人找茬,狗东西!!!”刘守建大口的喘着气,用手指着陆峰像是要吃人,眼睛开始翻白眼,一口气没喘上来,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先生!先生!”“快叫预备医务队!”门口负责接待的几个姑娘乱成一团,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冲了过来,不到半分钟时间一副担架已经到了,刘守建被抬了出来。不远处就是商务区,一群人看着这边的情况有些傻眼,这也太那啥了吧,刚进门骂死了一个?陆峰黑着脸往前走,整个人身上充斥着一股气势,我这个人不好惹,谁要是话里话外想挤兑我,冷嘲热讽的,别怪我艹你祖宗。刚进门的下马威确实让不少青年才俊一惊,在场很多跟陆峰年纪差不多的,大多数都是名校毕业,要么就是海归,他们有着属于他们的骄傲,然而被陆峰这么一个不知道哪个县城钻出来的二混子抢了风头,自然是不爽。之前就有人说要跟陆峰好好聊聊电子专业,从电子发展史到现代电路材料,想要秀的无非就是自己课本上学的那点东西。然而这一顿谩骂,骂的这帮人后背生出一层冷汗,想想刚才自己若是在刘守建的位置上,怕是要跟他一样被气昏过去。这种场合遇见陆峰这种混不吝,也是让人头皮发麻。陆峰一路走过去,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多数了鄙夷,越是年轻才俊看向他的目光越是不屑。其实在行业内,焦恩凡一路骂着陆峰就能看出来,这些海归派已然成堆,他们有着属于自己的高傲,对于嘲讽谩骂陆峰这件事儿很一致,尤其是在公司、产品上面表现的都很不屑,认为佳峰电子科技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陆峰直接到了自助餐区域拿了个盘子,夹了点菜和饭坐了下来,不远处的求伯君几个人也到了,本来想过来打个招呼。可是看到陆峰现在的境况,就没过来。几分钟后现场的音响响起了声音:“感谢各位老总百忙之中抽空,参加这一次大会之前的小聚,现在人基本到齐,对于产业园下一步的科技发展,大家可以畅所欲言,今天工商银行的几位行长也到了,还有不少香江、海外的投资机构负责人,或者是驻大中华地区的代表人都到了,足以看得出国家对中关村高新科创园的重视,额....还有就是不要骂人啊!”“哈哈哈哈哈!”现场响起一阵哄笑声,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陆峰。陆峰环视了一圈,人声嘈杂,跟市里面的那些晚宴没啥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参加市里的晚宴,身边围满了人,然而今晚除了高志伟、杜琪峰外,方圆十米都没人。陆峰吃完饭,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坐了下来,这里的一切都写满了‘圈子’‘阶层’,今晚这里的人,海归是一个圈,高等院校毕业是一个圈,各大行业各自为圈!人分三六九等,面对三六九等的人有着不同的表情面具,陆峰坐在那十几分钟都每一个人走上前,至于主动上去说话,热脸贴冷屁股这事儿,他可不干。“走,回去睡觉。”陆峰站起身道。“陆总.........”“我也没招啊,人家看见你都躲着走,我又不是神,手里拿着个魔法棒,朝着这帮人一挥舞,他们都朝着我笑脸相迎。”陆峰迈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容不进去圈子,咱就不如回省城。”“如果容进圈子的代价是低人一等,我支持你们回省城。”陆峰说道。现场所有人都回过头盯着陆峰,目送着他离去,没有一个说一句话,他们就看着这个不属于这个圈子的人离去。商务区一处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平头,白头发比较多,一双眼睛带着一股子锐气,拿起桌子上的话筒开口道:“陆总,这是要走啊?怎么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吧?毕竟今晚的晚宴是我发起的。”陆峰走到一半的脚步停下了,转过身大致的扫了一眼没看到人,掉过头继续往门口走。“陆总,怎么还走呢,这么不给我面子嘛?”现场哄堂大笑起来。一个男服务员小跑了过来,挡在陆峰面前说道:“陆先生,侯总请你过去,对于今天的怠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陆峰阴恻恻笑了两声,虽然心里很不爽,可他也知道,能留在这尽量让佳美食品留在这,掉过头走了过去。四个真皮沙发围成半个圈,正位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陆峰并不认识,不过他认识旁边的人,正是联想的柳总,柳总旁边坐着另一个男子,三十多岁的样子,陆峰也认识,叫朱立东,现在联想的总经理。旁边则是几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看样子应该是工行的几个行长,还有几个外国人,这一片的人可以算是整个现场最核心的人物了。“先说好,不能骂人啊!”平头男子略带笑意的说道:“你骂不过我的!”“是嘛,看来侯总也是个没素质人,我也确实感觉到了你的待客之道,是挺没素质的。”陆峰看着他说道。“哈哈哈,我好几年没被人这么当着面冷嘲热讽的,一个从偏远县市崛起的乡镇厂子,全靠薅国家羊毛走到今天。”侯总看着陆峰点着一根烟说道:“你看看那些跟你年纪差不多的,你应该为今晚感到荣幸,他们很多都是清华、北大,国际一流学府毕业的学生。”“我感到荣幸?”陆峰伸手从桌子上把话筒拿了起来,说道:“侯总说我应该为今晚跟你们这些人呆在一块感到荣幸,我想告诉你们的,请你们深刻的记住今夜,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想起跟我待在一起的这一夜,将是你们的荣耀。”这话一出,陆峰能听到不远处有人骂街了,本来这些人就看不起陆峰,甚至是看不起佳美食品这样一个从小地方崛起的企业。“不愧是年轻人,很狂啊!”“算不上什么狂,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干什么的?”陆峰问道。“你不知道我?”侯总很是诧异的笑了起来:“你搞电子行业不认识我?”“不认识你,不行嘛?”“华旗电子董事长!”陆峰一下子明白了,柳总代表的是成功的联想,这位代表的是失败的联想,现在华旗电子也算是响当当,他组局也说得过去。“陆总,最近几天大家谈论的都是你,科技日报更是给了你一个行业颠覆者的称号,我就是想请教一下电子行业未来发展在哪儿,希望你不要藏拙,我是很虚心的讨教的。”侯总笑眯眯的说道。周围的一些人们都笑了起来,这是拿陆峰当猴耍呢。一个行业大佬跟你说虚心的讨教,这就是在耍人。高志伟和杜琪峰站在那脸色很难看,站在陆峰身后小声道:“陆总,走吧!”陆峰没搭理两人,看着这些人,自己不露一手他们真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开口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也不好驳了你的面子,电子行业包罗万千,从电路板到晶体管、显像管一大堆,我今天教你家电领域。”侯总本来是逗傻子玩,没想到陆峰顺杆子就往上爬,现场甚至有不少起哄的鼓掌,结果掌声一片,不管是喝倒彩还是怎么回事儿,现场已经围绕着陆峰转了,主动权握在了陆峰的手里。若是以融入现场气氛,跟在场的人搭上话为胜的话,那么现在陆峰已经赢了。朱立东微微侧着头,小声跟柳总说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偏僻地方出凤凰,你觉得是一般人嘛?”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