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陆峰这话不可谓不狂,现在的恩凡高端电视在各大城市遍地开花,定价高达八千九百九十九元,但是月销量已经破三千台,这是个非常好的开端。而现在佳峰电子连个产品还没见到呢。“之前陆总对于焦总的这种高端路线很不认同,但是现在销量还是挺不错的,这个跟我们写的软件有差不多的类比,比如我们写的软件,买一套现在是三千多,算是天价了,可是有些东西它注定是小众的。”“电视机不是小众的东西,只能是大众的,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依托现有市场,提高单价,从而提高利润,还有一种人,扩大市场,请一定要相信,明天比今天强,明天的老百姓比今天有钱。”陆峰看着在场的众人,他们都是先驱者,当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他们已经开始写代码的了。“如果一个东西无法从小众走向大众,那么迎接它的一定是死亡,任何行业都是这样,我可以在这里断言,彩电将会是家家户户必备的电器,就像是现在的缝纫机、二八车一样,甚至是电脑、互联网都不再神秘,走进千家万户。”陆峰沉声道:“我们要坚定的相信,我们总有一天生活会超过大洋彼岸,并且这一天并不会太久。”陆峰这一番超前的话语对在场的人都有些震撼,在场的这些人都知道现在的发达国家是什么样子,如果是国内的人口达到发达国家水平,那么消费力会催生出一大批疯狂的企业。再贵的东西一旦规模化后,都是白菜价!“佳峰电子要做的是什么?我们要做年轻人结婚时第一台彩电,要入侵到农村乡镇去,先把那种组装拼凑的电视机打垮,接着要产业化、规模化、要跟熊猫打、跟创维打、跟长虹打,先把这帮国企挨个揍一遍,就拿低价打,现在的电视机太贵了。”陆峰认真的说道。包间里的人已经寂静无声,在场的人都像是看疯子一样盯着陆峰。他要把全国的电视机厂家挨个揍一遍?这话绝对不是一般人敢说,现在整个社会的主体依然是国企,至于电视机价格,一方面是受制于原材料、制造工艺等,另一方面是因为不愿意降价。现在的市场很微妙,取消了粮票、布票什么的,但是市场大命脉捏着国企手中,这帮人不愿意展开市场竞争,电视机最便宜的还是五千多,六千块!“以前只是听闻过陆总干事儿不拘一格,今天听你一席话,才算是真正开了眼界,这两天关于你的讨论不少,都说你翻不起什么浪花,我以前也这么觉得,不过现在反而很认同科技日报的那片文章,行业颠覆者来了。”求伯君看着陆峰颇为赞赏道。一旁的雷军砸吧下嘴,似乎感慨陆峰的大手笔,开口道:“这种颠覆一个行业的感觉,不得鸟,不得鸟......”陆峰听到他这个口音笑了起来,拍了拍他肩膀道:“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记住,友商是傻比!”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三点多,关于互联网、it行业聊了不少,陆峰知道,这些人并没有站在互联网的潮头之上,反而是雷军后面创办了小米!陆峰出了饭店,回去休息一下就该准备今天晚上的晚宴,听求伯君说,今晚足足有上百号人,都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还有不少银行、投资基金的负责人。回到酒店,江晓燕打开电视给多多看动画片,开口道:“你有时候说话别太直,容易得罪人!”“我最不怕的就是得罪人,若是他有求于你,再得罪他也不敢说什么,若是没什么利益关系,得罪就得罪呗!”陆峰躺在床上看着外面压抑的天空说道:“来一趟不容易啊!”对于今夜的饭局陆峰还是比较期待的,尤其是见到求伯君、雷军这样的人物后,他也知道这个地方遍地是人才,现在陆峰最缺的就是人才。张凤霞虽然是海归,也跟在陆峰身边小一年时间,最近办事儿挺利索,但是这么大一家企业由她一个人来管理,是不太可能的事儿。陆峰还需要一个管理型的人才,并且是在市场上比较锐意进取,有拼劲儿的人,本来想把雷军拉过来,又一想他现在还年轻,人家主要还是玩编程。今晚这场晚宴注定要有一场口舌之争,陆峰并没有让江晓燕去,傍晚六点多,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虽然刚刚立春,可是空气中的冷冽跟春沾不上半点关系。饭店定在了国贸大饭店,下了楼,楼下已经停着三辆黑色的宝马车,高志伟和杜琪峰都在,旁边的人打开车门,陆峰坐了进去。高志伟坐在了另一边,上车问道:“陆总,中午聊了点啥?”“互联网、it!”“啥是互联网啊?”坐在副驾驶的杜琪峰一脸发蒙道。陆峰想跟他解释一下,想了一下又觉得解释不清楚,开口道:“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接触过联想的人嘛?”“联想的人倒是接触过,但是级别不高。”陆峰微微点头问道:“他们总经理现在是叫朱立东嘛?”“啊!对,对!”高志伟琢磨了一下连连点头说道:“是叫这个名字,听说这人有两把刷子。”陆峰对于朱立东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人在联想集团化后担任总经理,成功将企业从代工扭转成为自主生产,联想的牌子也是现在确立的,在扩大市场上面特别猛,早期的功勋人物。回忆了一下午,就想起这么个人,不过现在想要挖人确实比较难,还容易得罪柳总,最重要的是,电子企业里面联想是先行者,而且电脑比电视机高档,有逼格!杜琪峰和高志伟看陆峰坐在那一个人嘀咕,俩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他又算计谁呢?”“我哪儿知道,刚开始不是不愿意来嘛?现在看怎么像是有备而来似的。”“怎么又盯上联想了?”车子停在了饭店门口,陆峰才回过神来,车门打开,下车后入眼的是灯光璀璨,一片繁华,今天这场饭局还请了专业的安保人员,刚下车七八个穿着西装,戴着耳麦的男子走了过来。“您请这边走。”“报告,佳美食品陆先生到,做好接待工作!”“目前楼下闲杂人较多,注意做好安保工作。”陆峰迈步进了大堂,心里暗叹,论逼格还得是这里,这些人一路把陆峰几个人护送到了电梯。“这开了眼啊,这排场啊!”电梯里高志伟激动道。“确实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啊,京城是不是都这样?”杜琪峰好奇道。“有专门的安保公司,这就是个面子而已,只要你花钱,比这还夸张的排场都有,这就是一帮商人,你以为呢?”陆峰没好气道:“就算死上几个,顶多上几天头条,商界还能崩塌咯?”“就是觉得自己土鳖了!”高志伟嘀咕了一句。“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陆峰说完,电梯门打开迈步走了出去。宴会厅内房顶很高,灯光一层一层,宛如天上的祥云一般,地上铺着淡蓝色的地毯,门口站着几个礼仪小姐,光着膀子,脸上带着标准的微笑,不远处有商务区、休闲区、自助餐区,很是宽敞。这里的一切都透着一股子珠光宝气,包括礼仪小姐微笑时候露出的洁白牙齿。“佳美食品和佳峰电子科技,三位!”高志伟递出了请柬。“欢迎光临,陆总的到来是我们的荣幸!”两个小姑娘微微鞠躬,伸展出了洁白的臂膀。陆峰看着这种托着的晚礼服,心里也是好奇,衣服不会掉嘛?盯着看了两眼,迈步走了进去。本来就是个小细节,然而一切都落在了不远处一个四十来岁男人的眼里,这人叫刘守建,是恩凡高端电视的一个供货商,但是不太稳定,今天来这就一个想法,找陆峰的茬儿,骂他一顿,去焦恩凡面前博个笑脸。“陆总年纪轻轻倒是个小色痞,盯着人家姑娘看个没完啊?”刘守建往前一步挡着陆峰的去路说道。高志伟和杜琪峰俩人跟在后面小声商量着,今天晚上多学学陆总怎么跟人交际,怎么说话,人家以后就不管了,这种大场合需要的是端庄大气,能够镇得住场子的人,说话都很有技术含量的。陆峰打量了一眼这人,不认识,开口道:“让开!”“遇见这种找茬的,陆总就比较沉得住气!”“对,这种大场合还得看人家怎么优雅的去解决问题。”刘守建端着酒杯冷笑一声道:“怎么?被我说破了,脸上挂不住了?”陆峰盯着他喝道:“去尼玛的,死一边去。”高志伟:.............杜琪峰:...........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