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p>

“好的!”陆峰答应了一句,小跑着朝着包间而去。

</p>

“这个陆峰憨的跟个傻子似的,连个话也不会说,站在那看着就烦,就这还混进厂子了?”于田不屑的轻哼道:“我记得以前当二混子的时候不这样啊,变化这么大?”

</p>

“我也有好几年没见了,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会儿去见钱总的时候别带他啊。”陆金月嘀咕道:“看他那样子,别坏了事儿,给荣光的厂子拉点活儿,副厂长这事儿得抓紧了。”

</p>

“爸,我们厂长说了,谁能搞到订单谁就是爷,过完年就选副厂长,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于荣光紧张道。

</p>

“放心吧,以爸的关系,给你打几个招呼的事儿,你这么大个人了,不能一遇见问题就让我来解决,到了独当一面的时候了。”

</p>

“我儿子都是副厂长了,还不能独当一面啊?”陆金月看着于荣光满脸的宠溺之色。

</p>

包间内,众人已经落座,陆炳文是这两天的主角,自然是上座,二姑一众人坐在那聊着今年的事儿,大伯进进出出好几回,打了几个电话确定下来瑶瑶姐临时有事儿不来了。

</p>

于田推开门走了进来,二姑夫急忙站起身道:“于田,快坐吧,就等你们一家了。”

</p>

“你看这事儿弄的,让老爷子等我们,主要是没办法,来来往往的老总们太多,不打个招呼不太合适。”于田坐了下来,看向陆万财道:“万财啊,刚才跟那几个老总聊天,刚好有个老总在佳美食品当副总,一会儿我带着陆峰去喝杯酒,可别说我不照顾侄子啊!”

</p>

陆万财的目光盯着陆峰,颇有一种不成器的无奈感,让他过去显摆显摆,认识认识人,结果让人家提拔他。

</p>

陆万财一直非常深信一件事儿,那就是自己的儿子绝非池中之物,这种**自信伴随着陆峰给家里拿了六十万,他再没有半点怀疑。

</p>

“其实呢,陆峰这孩子,变化还是挺大的!”陆万财说道。

</p>

在场的人纷纷点头,他们的感觉不是变化大,就是活脱脱换了一个人,包括走路姿势都不太一样了。

</p>

江晓燕坐在陆峰身边,脑子里忽然想到了那一天他给自己做饭的情景,刚准备往下琢磨,陆万财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p>

“可能是因为走上了上层社会,现在很不愿意出风头,我跟他说,都是家里人,没什么关系的,听说瑶瑶嫁了个董事长?荣光也快当副厂长了?我们家陆峰啊,其实是那个什么食品厂的董事长!”

</p>

“呵!!”于田嗤笑一声,朝着旁边的陆金月道:“你二哥还是好吹牛逼,我都怀疑那六十万有没有,就他那儿子,董事长?他怕是不知道佳美食品有多大!”

</p>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儿,尽管说,能给你解决的全给你们解决了。”陆万财大手一挥很是豪爽道。

</p>

于荣光靠在那满脸的讥笑,开口道:“那一会儿,就更得见见钱总了,陆大董事长一声令下,我别说一个小小的副厂长,就是厂长都没问题。”

</p>

“你等着吧,能等到死!”

</p>

于荣光声音里满是调侃戏弄,冲着陆峰道;“老弟,我家的前途就全靠你了,别一会儿到了钱总面前露馅了。”

</p>

陆峰看着他这幅样子笑了笑没说话,别看现在一副玩笑样子,若是真的得知陆峰的身份,怕是会成为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p>

“我儿子这个董事长,跟他那个不熟悉,两套人马,这厂子大啊,不认识也很正常。”陆万财辩解道。

</p>

陆炳文坐在上首位置看着自己最不喜欢的儿子吹嘘着自己最不喜欢的孙子,老脸拉的很长,咳嗽了一声道:“好了,少说两句吧,就算是董事长,又能怎么样?”

</p>

陆峰心里直咂嘴,他见过偏心的,没见过这么偏心的,幸好自己并不是这个家庭成长起来的,要不然气也得被活活气死。

</p>

江晓燕坐在那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也没说啥,她性子弱,在这个大家庭里更没有发声的机会。

</p>

饭吃了一半,包间门被推开了,刚才说话的那个老总红着脸,探进头道:“吃着呢啊?”

</p>

“快进来,一块吃一口吧!”陆金月站起身道。

</p>

“不了不了,那个.....钱总来了。”

</p>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于田站起身朝着于荣光一招手道:“走,儿子!”

</p>

陆峰急忙闷头吃饭,免得被带过去,这个钱总是下面哪个部门的副总他还真不清楚,万一被认出来多尴尬?

</p>

于田本来也没想带他,可是这个钱总一听就不是简单的人物,陆万财怎么可能把这么好的机会让自己儿子错过呢?

</p>

“姐夫,你把陆峰带上,他董事长啊,去了肯定给你面子,虽然不一定认识,但是提职位肯定知道。”

</p>

于田看着陆峰冷笑一声,心里暗暗在想,上赶着丢人,那就别怪自己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