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于田是老江湖了,虽然他没去过香江,也不懂什么金融,可是直觉告诉他,韩穹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绣花枕头。狐疑的打量着韩穹,于田问道:“你家是做金融的,不懂人家说的这些?”“我不都说了嘛,很少管家里公司的事儿。”韩穹低着头不敢去看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那你来这边干什么?投资什么企业?”陆峰随口问着,见他这幅样子心里冷笑,当年自己去粮食局骗人的时候,可不至于这个样子,终究是火候不够。“就是投资那个佳美食品嘛!”韩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开口道:“我爸准备投内地的企业,让我来监督。”“是嘛?我怎么没听说过佳美食品有香江那边的投资公司参股,现在是有三家企业,不过都是国企、银行这一类的,还有就是管理层持股。”陆峰盯着他冷笑道:“你确定你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于田朝着瑶瑶问道:“瑶瑶你说实话,这么长时间,他出过钱嘛?带你去过香江嘛?”瑶瑶面色难堪了起来,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她为了面子想要撒个谎,可是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五六个月,她也一直在怀疑,很多次想去他说的香江豪宅住一下,见一下他父母,可是都被推脱掉了。瑶瑶抬起头看向这个她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开口道:“韩穹,你到底是不是香江的?”“我是啊,我粤语说的多好,就是家里出了点问题。”韩穹面色窘迫道:“公司没那么大,而且经营也出了点状况,有一笔钱被银行冻结了,需要一点钱周转一下。”在场的人纷纷看戏,大伯脸色阴晴不定,虽然这个结果有些不太容易接受,可也能接受,只要有钱周转开,到时候自然一飞冲天了。“把你护照拿出来我看一下,还有就是银行因为啥冻结你家的账户啊?”陆峰追问道。“就是因为账户存在风险,紧急冻结了,需要往里面打一万美金,就能解冻。”韩穹看着陆峰有些急躁道:“你不懂这些。”“账户存在风险?那就把钱取出来换个账户呗,朋友,再给你普及一个小知识,账户紧急冻结只能是因为涉及洗钱、运转非法资金、欠账被强制执行、企业申请财产保全等情况!”陆峰看着他笑眯眯的说道。“你是干啥的?”韩穹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看着陆峰咬牙切齿。“流水线小组长!”陆峰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说道:“其实有些事情很简单,不是送了爷爷一份茶叶嘛,打开让我们见识一下就知道了。”陆炳文坐在旁边桌子一直听着,急忙把身边的茶叶拿了出来,真假一看就知道。其实于田这样的老江湖心里已经猜测个八九不离十,韩穹的脸上闪过一抹慌张,开口道:“我肚子不太舒服,先去个厕所!”“干嘛去啊?”于田一步上前,挡着他的去路,说道:“不差这一会儿吧?”茶叶这个东西,一千块和两三千块的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几块钱的和上万的,傻子都能看出来。打开看了一眼,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茶饼,陆炳文脸都绿了,慌忙把盒子盖上,这么多亲戚在,这个脸可丢不起。这种时候韩穹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出来跑江湖,随时都有翻车的可能,他这一套手段还是第一次翻车,而且在这个偏远的北方小县城里居然真的有人对香江和金融这两种东西都了解。于田不让走,韩穹坐了下来,倒也坦然,瑶瑶已经怀上孩子,这一家人能把他怎么着,韩穹盯着陆峰看了好一会儿,直觉告诉他,这人绝不是一般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先说说你是什么人吧。”陆峰懒得多跟他说话,像他这样的人,现在不要太多,骗财骗色,很多姑娘都怀了孩子,家里的钱财被用各种借口骗走,接着消失的无影无踪。瑶瑶坐在那整个人都傻了,她这段时间虽然怀疑过,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还是无法接受,她一直觉得自己嫁给了一个王子一般的存在。家里不仅有豪宅,而且在国外还有庄园,出入都是豪车,甚至是直升飞机,瑶瑶还曾因为意外怀孕而偷偷窃喜,这一下生米煮成熟饭,他跑不掉了。大伯站在那脸都绿了,看的出来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已经是中午一点多,大部分人都在离场,只有这一桌人都坐在这。“小子,我告诉你,不管是县里还是市里,我都有人,你混哪儿条道的,我打几个电话就问清楚了,你最好自己说,要不然老子打断你腿。”于田盯着韩穹威胁道。韩穹倒也坦然,直接把自己原先的名字、哪里人,一股脑的全说出来,结婚前瑶瑶把她赚的钱都被他以各种名义拿走,婚礼收的礼金、女方家的聘礼钱,全部被他拿去买了行头,花的一分不剩。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想打的话随意,我现在也是孩子的爹,结婚证也领了,我是混江湖的,出来混就想着这一天呢。”瑶瑶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渴望的一切都成了空,于田要把他拉出去揍一顿,被瑶瑶拦了下来。“那...那你能改好嘛?”瑶瑶哽咽着道。“当然了,有你有孩子,我肯定会变好的。”韩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很是温暖。“那就好,我愿意相信你!”瑶瑶抹了抹眼泪说道。江晓燕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总觉得是那么似曾相识,目光在陆峰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以前的他跟现在的韩穹是何等相像。江晓燕也知道,他改不了了的,只不过现在这么多人围着他,他怕挨揍才出的权宜之计,而瑶瑶已经深陷其中。本来就是家事儿,其他人也不好插手,大伯黑着脸走过来说道:“宴席都散了,该回去了,走吧!”韩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脸上再次挂上自信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比成功人士更加成功几分。临走的时候,他的目光在陆峰身上停留了一下,心里暗暗在想,回去后一定要打听一下这个人。拉着瑶瑶手,表现的格外亲密,朝着楼下走去。于田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朝着陆峰问道:“你懂得还挺多啊,懂金融?”“就是看了点报纸而已!”“报纸上有这个嘛?”“他懂个锤子,爸,回吧,这一大家子都什么人,除了混子就是骗子。”于荣光一脸嫌弃的拉着于田走了。陆峰坐在位置上长舒了一口气,这顿饭可算是吃完了,站起身说道:“回吧!”“爸说让回家,晚上吃完饭再回酒店。”江晓燕小声道。“行!”把饭桌上一些东西打包回去,江晓燕也开始帮忙,陆峰能够感觉到,江晓燕开始和陆万财两口子有了生疏,不像是刚回家的那几天,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自在。江晓燕的心中对于孩子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绪,然而今天陆炳文的一句话,彻底将这种情绪和担心引爆了。陆万财两口子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不说话就是最大的表态,她的心理压力不是陆峰能够理解的。下午,大伯一家回到家,家里的气氛说不出的沉闷,一切对于未来的美好幻想都破灭了,本想着去好好炫耀一番,没想到这么个结果。大伯坐在略显破旧的木头椅子上抽着烟,抬起头沉声道:“我告诉你啊,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别以为我陆家好惹,拿走的钱都给我拿回来,要不然我他妈要你的命,知道嘛!”“放心吧,我从今天开始就金盆洗手,自从认识了瑶瑶,我就一直觉得良心上对不起她。”韩穹说着话哭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瑶瑶的大腿说道:“老婆我对不起你跟孩子。”瑶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急忙把他拉起来说道:“没事儿,都过去了,你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好好的就好。”韩穹各种发毒誓像瑶瑶保证自己痛改前非,开口道:“我还有一千多块钱在另一个朋友手里,一会儿去找他要回来,也算是跟这一行做个了断!”大伯很是警惕道:“你跟着他去。”韩穹点头答应了,刚出了巷子没走多久,停下脚步看着瑶瑶道:“天气这么冷,你跟着我遭罪,我真的是于心不忍,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放一万个心,我就是再狼心狗肺,还能不要孩子嘛?”瑶瑶想了想点头答应了:“那你早点回来啊!”韩穹笑了笑,伸手摸着她的脸答应下来,目送着瑶瑶回去,韩穹掉过头就跑,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口中说道:“出来混就是要讲究个片叶不沾身,下一家!”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